【外傭曙光】中介公司竟然不收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人們相信,只要努力工作,就可以擺脫貧窮,但因為中介公司的榨取,外傭非常努力,卻無法改變自己的生活。付出與收穫的不對等,將「公平」二字劃出了外傭們的生活詞典。同時,僱主也難以享受到「公平」,花了7至10萬元請一個工人,卻摩擦重重。2013年有Facebook專頁「家傭黑名單」供僱主上載外傭「罪狀」。

有人相信這個困境可以解決,於是創立了一間不收取外傭中介費的僱傭公司,同時仔細匹配外傭和僱主,讓公平變為可能。(攝影:鍾偉德)

公司兩層辦公室中忙碌的都是年輕面孔。

僱主高價難請好僱傭 

Scott在美國長大,大學讀金融,最後一個夏天,他來到社企「再皂福」實習。那時,他與「再皂福」的創辦人、港大教授David Bishop的討論中,意識到了外傭中介的做法如何背離了公平。中介服務的一端,僱主要負擔高昂的中介費用,卻難買來滿意的服務。Scott說,香港中介公司只是給僱主一張名冊來揀選,並且誘導他們僱用沒有工作經驗、未來港的外傭,藉此收取簽證服務等費用。

另一端,外傭被中介和放貸者聯手剝削。根據《職業介紹所規例》,外傭中介收取外傭的佣金不能超過外傭第一個月工資的百分之十。同時外傭要寄錢給家用她們被迫負債,有些債目高達兩萬,放貸者還要收取高達50%的利息。

放棄了大銀行的工作機會,研究運營模式,還拉來了David合作,在2014年9月,創辦了FEA。現在,兩層辦公室中容納近20位年輕員工。公司對僱主收取市場價,介紹一個外傭收7000到1萬元,對外傭則不收費。開業近兩年,已經為775位外傭介紹了工作。

Scott解釋公平的職業介紹服務如何可能。

揚言不收費 外傭難以置信

成立之初,FEA名為「公平」,旨在「公平」,不收費的服務對於外傭太不真實。最開始兩三個月,為了散佈消息,他每個週日在外傭集聚的公園派卡片,借用外傭的手機,幫她們在Facebook上讚好。難免有外傭對他起了疑心,問背後主使者是誰。小伙尷尬地回答:「嗯……我啊。」

為了樹立在外傭網絡中的名聲,為了保證對僱主公平,Scott邀請僱主和外傭填寫問卷,描述自己的經驗、需求。匹配是件微妙的工作。Scott笑笑說:「如果有外傭曾經照顧過小孩,但現在不想,你可不想讓他們來照顧你的小孩。」

匹配完成之後,還要通過郵件和短訊跟進,中介必須充當外傭和僱主間溝通的橋樑。Scott回憶,曾經有個外傭,告訴他們自己吃不飽、週末要加班。他們和僱主談過之後才發現,原來僱主從沒留意過這個外傭吃飯,因此沒意識到她沒吃飽;她週日自願做工,僱主欣然接受,並給她加班費,但她累垮了卻不敢向僱主坦白。最後,FEA為這家僱主重新尋找了一位外傭,讓僱主和原來這位外傭各得其所。

Scott與同事為僱主和外傭提供服務。

公平地做大生意 香港作為一種方法

目前,他們已經為今年目標數目一半的外傭介紹了工作。他們還計劃在新界設立分部,以覆蓋到更多說中文的僱主,和印尼來的外傭。

談到未來,Scot計劃,將這個模式複製到世界的其他角落,比如大酒店的僱員、泰國運蝦船上的工人,都是被中介壓榨、承受高利貸的受壓一群,以公平作為服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