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兩度為郊野公園提司法覆核 陳嘉琳倡民主規劃西貢

撰文:曾雪雯
出版:更新:

清早六時,陳嘉琳(Debby)站在西貢大網仔燒烤場對出的迴旋處揮手。西貢被譽為「香港後花園」,每逢假日大批遊人到訪郊遊。但隨著西貢近年持續發展,加上遊客增加,後花園居民卻苦對塞車困境。
身為西貢離島選區候選人,她說:「入嚟玩嘅人唔會覺得西貢有人住。」街坊為了避開塞車,每朝提早出門,從早上八時漸漸提早到早上六時,周六日更寧願留守在家。在青山碧海之間,熟悉城市規劃的陳嘉琳希望與街坊聯手,把西貢規劃發展帶入香港的視野,並在區議會層面守護郊野公園。 
攝影:歐嘉樂

西貢離島區幅員甚廣,選民散落於不同鄉村。於是,陳嘉琳習慣在迴旋處揮手,接觸散佈西貢多處的潛在選民。(歐嘉樂攝)

為郊野公園發展提司法覆核

在網上輸入「陳嘉琳」與「西貢」,你會發現她早年曾先後兩次為西貢郊野公園一帶發展提出司法覆核。2014年,城規會提出將西貢海下、白腊及沙頭角鎖羅盤部分鄉村式發展用地重新規劃發展300多間村屋。當時,陳嘉琳任職城市規劃非政府組織,她認為當局錯估丁屋需求及其發展對環境、生態系統的破壞,遂代表環團組織「保衛郊野公園」提出司法覆核。三年後法庭判她勝訴,她人已遠赴德國唸與城市規劃有關的碩士課程。

城市規劃向來予人專業、艱深的形象,這與陳嘉琳的陽光形象大不同。(歐嘉樂攝)

大一遇反高鐵 初感規劃之難

城市規劃向來予人專業、艱深的形象,這與陳嘉琳陽光、跳脫的形象大不同。畢竟她對城市規劃的興趣源自社會運動而非書院。2009年香港爆發反高鐵運動,陳嘉琳還是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一年級生。當年,她和同學首次接觸天價城市規劃項目。眾人遂設計問卷,了解大角咀街坊知否高鐵將於自己腳下的地底通過,致當區舊樓沉降。她始發現市民與城市發展隔著極大的鴻溝。「高鐵係好大型、用好多錢規劃,但好多人都見唔到」,她說。

曾經她把繁瑣的規劃資訊製成懶人包,如今又把理念化成選舉單張。(歐嘉樂攝)

看不見或與本地城市規劃制度繁瑣有關。大學畢業後,陳嘉琳投身本地城市規劃非政府組織「創建香港」。文科畢業生面對城市規劃的專業世界,從零開始研究城規會圖則,頻繁出入政府會議,她像個初入大觀園的劉姥姥。「香港做城市規劃,要好熟個制度」,她默默啃掉文件,再將資訊消化成規劃懶人包,邀請市民向城規會表達意見。

西貢是鄉村與建制勢力根據地。當年,劉皇發史無前例於立法會提動議,要求把大浪灣西灣村剔除納入郊野公園的範圍。「我就知呢啲嘢會觸動好多鄉紳權貴」,她說。(歐嘉樂攝)

當年司法覆核報導稱她為環保人士,素食者如她固然不否認。然而,她的目光除了保衛郊野公園,更是整體西貢的規劃與發展。她嘆,「好多時係太遲,出面已經鑽緊塊地你先知要發展,呢個係你有警覺自己身邊的環境」。

陳嘉琳居於馬鞍山,她笑言自己自小就是西貢的鄰居。(歐嘉樂攝)
+6

西貢郊野公園內與鄰近地段有不少郊野公園「不包括土地」。由於土地鄰近郊野公園,發展相關土地往往牽一髮動全身。「好多西貢街坊唔想起咁多屋,因為多屋就多人」,她指,平均每個西貢家庭擁有兩架私家車。換言之,西貢每發展一座村屋,定必加重區內的交通負荷。

陳嘉琳喜歡西貢,曾為保護眼前的青山碧海申請司法覆核。(歐嘉樂攝)

區議會層面討論郊野公園發展 

多年來,西貢被港府定位為發展綠色旅遊的「後花園」,但西貢街坊的意願卻甚少被關注。她出戰的西貢離島選區幅員甚廣,從西貢半島的郊野公園到西貢海數十個小島亦屬其選區分界。她認為過往處理郊野公園發展,市民曾向郊野公園委員會入信,立法會內亦有關心環保議題的議題,卻從無在區議會層次討論過郊野公園發展。她解釋,郊野公園小型地區工程、設施都會在區議會討論,「北潭涌至西壩話起電車,但從未在市民眼中出現咁」。

今屆西貢區區議會選舉,西貢區曾因白沙灣選區候選人「西貢鄉民」何偉航遇襲而備受關注。與之相反,同為西貢鄉民成員的陳嘉琳卻笑言常被人無視,曾有人製大字報攻撃西貢區民主派候選人時忘掉自己。(歐嘉樂攝)

嘆香港規劃去人性 倡民主規劃西貢

她認為,區議員有責任與西貢居民商討應如何發展郊野公園。尤其,西貢區內交通問題已是街坊的共同苦境。她指,本地規劃習慣拋出一個願景圖,街坊的意見往往被視為不專業,被排拒於專業、「理性」的規劃願景內,「香港規劃是抹去人性」。於是,「民主規劃」成為她參選口號,也是選舉工程的理念。

陳嘉琳的選舉義工都是西貢街坊。她說,「我唔想做代議士,而係想一齊打,佢哋唔郁,我就唔郁」。(歐嘉樂攝)

陳嘉琳目前有不少選舉義工,也是她這五個月來招回來的西貢街坊。西貢長大的街坊Ruby目前是陳嘉琳選舉義工之一。Ruby過往從未為任何選舉助選,如今卻為西貢離島候選人的選舉團隊。她解釋是多年來對西貢發展的不滿,例如區內的塞車困境。她質疑區議員早知西貢發展,卻未有早早認真規劃當區交通發展。「以前8點出門口,𠵱家要6點起身出門。」她嘆,「就嚟5點出門不是夢。」

Ruby過往從未為任何選舉助選,如今卻為西貢離島候選人的選舉團隊。她指,山竹颱風時苦尋當區區議員無果,結果得親自移除門外小路的塌樹。(歐嘉樂攝)

廿年來首位民主派候選人:我只是一個媒介

自西貢離島選區成立以來,一直是鄉事與建制勢力根據地。過去20年來,從沒民主派候選人到西貢離島披甲。陳嘉琳因情意結出戰西貢離島,意外吸納當區的民主派支持者。義工Ruby坦言,過去從沒選擇的權利,因此當陳嘉琳出現,便馬上成為她的義工團成員。

同為「西貢鄉民」的何偉航早前在西貢區遇襲,自此義工們便不讓陳嘉琳獨自出動。(歐嘉樂攝)

陳嘉琳坦言,自己僅是一個媒介。「我唔想做代議士,而係想一齊打,佢哋唔郁,我就唔郁」。她認為,西貢居民是有自己觀察,「只係佢哋唔知點做,一個區議員就係要將呢班人聚埋一齊,再去傾未來」。目前,她政綱內的地區倡議大多是西貢街坊提出的需要。例如,西貢區社福服務長期依賴將軍澳區,長者、幼兒需長途跋涉跨區才獲得所需服務。義工們認為區內需增設西貢區社福中心及託兒所。陳嘉琳便把此訴求放進自己的政綱裡。

西貢離島幅員極廣,市中心卻是西貢街坊常到之處。區內相熟的「黃店」貼上陳嘉琳的海報。(歐嘉樂攝)

然而,區議會選戰伴隨持續多月的反修例運動並軌齊行,選情自必難以脫離社會大環境。陳嘉琳以民主派候選人出戰西貢,她承認運動令更多街坊關心當區的區議會選情。反修例運動以來,西貢是與催淚煙隔絕的地區。「西貢好似獨立咗咁」,她笑言。過去五個月,她與其他「西貢鄉民」候選人在西貢市中心舉辦多場放映會,包括《凜冬烈火:烏克蘭為自由而戰(Winter on Fire: Ukraine's Fight for Freedom)》,吸引近200名街坊聚於西貢市中心街頭。

「想將西貢帶返入香港」,陳嘉琳說。西貢不只是香港後花園,西貢有西貢的街坊與生活。

「想將西貢帶返入香港」,陳嘉琳說。(歐嘉樂攝)

西貢市中心選區有兩個候選人,一號民建聯吳仕福,及二號候選人西貢鄉民梁衍忻。
白沙灣選區有兩個候選人,一號候選人工黨、西貢鄉民何偉航,及二號候選人民建聯陳權軍。
西貢離島選區有兩個候選人,一號候選人西貢鄉民陳嘉琳,及二號候選人民建聯李家良。

十八區區選西貢區候選人一覽。

「2019區議會選舉專頁」集合18區區議會資訊,今年更特設「01選區搜尋器」幫你搵到自己選區!

參加埋《區選有冇常識問答比賽》,賺盡「01積分」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