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組社區前進 深耕旺角南兩年 朱江瑋選戰如何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剛過去的區議會選舉中,民主派成功取得385席,當中不乏擊敗紮根在社區中多年的建制區議員例子,而「社區前進」的朱江瑋便是其中一人。以1977票打敗出任旺角南區議員逾廿年的建制派仇振輝,朱江瑋這場選戰一路走來,是如何部署?

分析對手 ─ 72歲的老牌建制派

朱江瑋「單挑」的對手,是現屆區議員、72歲的仇振輝,他形容對方應是香港「最早一批的區議員」之一。由1994年開始成為旺角南選區的議員,仇振輝擔任議員至今已有25年,更曾是兩屆區議會的主席,在過往連續六屆選舉中當選,成功連任。除了2000年及2015年兩屆的區議會選舉為自動當選外,仇每次皆能取過千票,而在2011年,他更以逾千票之差,擊敗當時的對手、民主黨的袁海文。

朱江瑋「單挑」的對手、現屆區議員仇振輝,由1994年開始成為旺角南選區的議員,至今已有25年。(資料圖片/羅國輝攝)

街坊讚對手做事穩陣

仇振輝參選時報稱獨立,但其九龍社團聯會及西九新動力的背景亦是人所共知,「在過去的立法會補選中,他會支持經民聯所支持的候選人,有很重的建制背景。」朱江瑋說。從沒有直接和對手接觸過,自己一直只有從過往的訪問、街坊口中,了解這個對手:「街坊普遍說他是一個好人,肯幫法團,做事亦『穩陣』。」

仇在區內紮根逾廿載,朱江瑋坦言對方對於旺角南這選區非常熟悉,亦在街坊群中建立了固有的網絡,但年紀始終是他在這場選戰中的一個劣勢:「他現年已72歲,在我落區時已年過70,他的活動範圍、情況已不頻繁。」縱然街坊對他沒有太大投訴,但亦觀察到他在過往2年已較少舉辦活動,在區內亦不常見到他的海報、橫額,估未計工作,朱江瑋已先掌年輕優勢:「先不說政治立場,要為社區做事也要有精力。」

仇振輝在區內紮根逾廿載,朱江瑋坦言對方對於旺角南這選區非常熟悉,亦在街坊群中建立了固有的網絡,但年紀始終是他在這場選戰中的一個劣勢,而對手近年在區內的活動已不頻繁。(李穎霖攝)

深耕兩年後出選

面對年邁,但仍具實力的對手,朱江瑋認為只能「鬥做」。兩年前與志同道合的民主派友人組成地區組織「社區前進」後,他開始在旺角南落區,展開地區工作。在區內深耕兩年再出選,不知不覺間為他的這場選戰打下基礎,他憶述,有和仇振輝相當「老友」的街坊曾向他指,如他在上屆出選,很大機會會輸:「原因是旺角的老街坊更希望候選人證明,他是值得被支持的,不是輸了一屆後,下屆就不再出來。」讓街坊認識社區工作者,以及其服務社區的決心在此顯得重要,而街站亦尤其關鍵。

針對私樓定策略 勤擺街站

旺角南是「私樓區」,區內並無任何公共屋邨,而私人樓宇就有約150幢私樓。「有名字的有3、40幢,沒有的有6、70幢。我落區一年多,才搞清方向感。」朱江瑋數着,續道:「但已經不算多了,鄰區有220幢。」在過往做社區工作、為其他人助選的經驗中,他觀察到屋邨樓宇座數有限,很快就可記清所有樓宇名稱,而居民的共通點多,形成社區的速度快,安全感也較強,有人突然出現擺街站也不會太意外,政治動員亦頻密。然而,旺角南這私樓區卻完全不同,劏房戶多,平均幾年就離開社區,再有一群新居民加入,而小業主則傾向留在家中:「公屋以我現在的擺站方式,一個月就熟了。」

和公屋區不同,旺角南是「私樓區」,劏房戶又多,要融入社區,朱江瑋指只有勤擺街站,接觸街坊。(李穎霖攝)

每日早上擺街站,由沒有街坊認識,到開始會因不同的活動、資訊,去找朱江瑋交談,因而慢慢變熟、建立信任,他說自已花了一年多時間融入社區:「由陌生到認識,慢慢變得像是一分子。到兩、三個月前開始,早上沒有出現的話,街坊會問為何不來。」

至10月底,確認候選人資格後,朱江瑋每日早上仍堅持擺街站。家住元朗,他每天早上5時許起床趕上巴士,七時準時到達旺角後,就前往領取寄放在朋友家中的直幡、宣傳品,前往開街站。早上的街站結束過後,下午稍事休息、處理個案後,朱江瑋晚上亦繼續其街站的工作:「旺角南這個區四通八達,例如我這樣擺站,街坊可以一年後都未見過我。」

朱江瑋亦指善用通訊軟件和街坊溝通,是他的優勢之一。(李穎霖攝)

對長者、年輕人採不同宣傳策略

因反修例事件而引發的社會運動,在6月至7月上旬掀起了登記做選民的熱潮,油尖旺旺角南選區在2019年亦新增了787名選民,佔區內選民總數13.5%。在各個年齡組別中,18至20歲的選民增幅最高,有60.9%,其次為21至25歲及31至35歲組別,各增長逾兩成六,而增長最少的組別為71歲或以上的選民,只有約一成八。

年輕新選民的增長幅度雖高,但此並未對區內的選民比例造成太大影響。在旺角南選區5819名選民中,71歲或以上的選民佔兩成,為最多的年齡組別,若計區內的60歲或以上的長者選民,則佔36.9%。相反,18至20歲的選民只佔全區選民的2%,21至25歲選民佔4.8%,而26至30歲、31至35歲的選民則分別佔7成2及7成6。

年輕新選民的增長幅度雖高,但此並未對區內的選民比例造成太大影響,長者選民仍佔區內兩成人口。(李穎霖攝)

在逾兩成選民都是長者的選區,選戰會否變得對建制派有利、更難打?朱江瑋聽罷,笑道:「但其餘8成人不是。」長者在區議會選舉中的優勢穩定,他解釋指,因長者一定會投票:「多年來也是這樣做。」而過往,他的對手仇振輝亦着重「箍實」老街坊。「我理解的是他只做某一群人,那群人就是2、30年前認識的老街坊,可能這樣已夠他贏,但新加入區內的人,他其實都不理。」

在那兩成以外,旺角仍有不同年齡層的居民,而他不時強調區內劏房戶多,可能稱建立起關係,住戶就會離開社區「上樓」,然後再有新居民加入社區:「因為對他(仇)來說,這些人是過客,但這些人在旺角區中佔的比例很多。」

在街頭派發的宣傳單張面向中、老年居民,但朱江瑋指對年輕街坊的宣傳策略並不一樣。(李穎霖攝)

站在街頭向經過的街坊打招呼、派發宣傳單張,但初期的單張上除地區設施、民生、民主議題外,較多提及長者、兒童議題的政綱,到後來慢慢多了提及青年發展,至近選舉的一、兩星期,社交更多上載了幾條宣傳片:「社交平台上的片主要用來和年輕人溝通。」朱江瑋解釋,以他和團隊的理解,年青人在差不多投票前一兩星期,才會看相關資訊。「他們的愛恨分明得先要認清是自己友,再看你的資訊,所以網上宣傳是較後期才有較多。長者或像我一樣的中年人,需較長時間去認識一個人,所以策略不一樣。」「年輕人愛恨分明」,這句話指的除了是政治立場是否一致外,更是指候選人會否背棄選民的信任。「他們的世界需要的是質素、真相,很在乎、着重的是不要騙他們。」朱江瑋如此分析。

投票日不告急、不洗樓

在反修例運動帶來的思考變動,加上對手年紀大,朱江瑋在選前認為,種種都構成了街坊投票予他的原因,亦有街坊曾為他分析選情:「街坊就會覺得正常來說,如年紀不是特別大、特別重恩情的街坊,都會考慮投票給我,認為我贏面高於一半。」

選前預測「贏面」只有五五波,但到投票日,各區不斷傳來投票率持續上升的消息。(李穎霖攝)

選前預測「贏面」只有五五波,但到投票日,各區不斷傳來投票率持續上升的消息。旺角南選區的票站至下午12時許,門外仍有長長的人龍,至下午5時半,該票站的投票率已破五成。「簡直是癡線,從來沒想像過香港的投票率會過七成。」朱江瑋直言,此情況有如奇蹟。在傳統想法中,不少人認為投票率高,對民主派的選情有利,他強調未開票箱,仍不會知道結果,但在此情況下已不需「洗樓」,亦不會告急:「投票率穩定地上升,市民表達、投票的意欲超過你打擾他,在這情況我們就不需再上樓打擾。」最後,旺角南選區票站的全日投票率為64%,而朱江瑋亦得1977票,以逾200票之差勝過對手。

朱江瑋最後以逾200票之差勝過對手。(李穎霖攝)

仇振輝在2003年的選舉中取得1044票,至2007年的1426票、2011年的1610票,得票每年都有所增長,而至今屆雖然敗陣,但仍得1747票,比上次有競爭的選舉中的得票量更高。朱江瑋在勝選後發表感言時,直指在現在的社會氣氛下,仇仍能取得比之前更高的票數,是「很癲的一件事」,然而他未有將勝出全歸是自己的努力:「是香港人再次創造奇蹟。」

記者曾就選舉結果,聯絡朱江瑋的對手仇振輝,惟至今仍未能接觸他。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