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議會選舉】升降機維修背後的長者問題 胡穗珊深耕油麻地南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跟着胡穗珊到新填地街一幢樓齡逾40年的大廈,迎面見到的是一部舊式的升降機,也是大廈中唯一一部的升降機。特首去年於施政《施政報告》中提出「優化升降機資助計劃」,資助大廈更換升降機,及加裝安全裝置,但維修期間,長者該如何生活卻是鮮有人提出的問題。問題的答案是否「束手無策」?胡穗珊說不是,只在於有沒有人做,而區內的其他問題亦然。

在這一梯兩伙的大廈中,居民出入靠的是大廈唯一一部升降機以及樓梯,如升降機需維修,居民出入就只能靠樓梯。(李穎霖攝)

在這一梯兩伙的大廈中,已退休的街坊何女士家住2樓,出入靠的是大廈唯一一部升降機以及樓梯。「每次升降機到了二樓就會停下來,然後一直上到四樓才打開門。」問及升降機的情況,何女士如是說。和大廈的一樣老舊的升降機,曾因住戶忘記關水喉而造成的水浸「壞𨋢」,打風水浸的日子曾壞,而即使是沒有意外發生的日子,升降機也需頻繁檢查。

特首林鄭月娥於2018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撥款25億元推出「優化升降機資助計劃」,為合資格大廈的每部升降機提供最高50萬元資助,以加裝安全裝置、更換整部升降機等。然而,對於居住大廈內只有一部升降機的街坊來說,伴隨這項「德政」而來的,是要每日爬樓梯回家的煩惱。

特首林鄭月娥於2018年的《施政報告》中提出「優化升降機資助計劃」,但對於居住大廈內只有一部升降機的街坊來說,伴隨這項「德政」而來的,是要每日爬樓梯回家的煩惱。(李穎霖攝)

長者難以外出

隔日到街市買菜,間中亦要到區內的診所求診、打流感針,何女士平日的生活就是如此簡單。住在低層,爬樓梯可當做運動,亦不算太辛苦,但大廈還有不少年紀老邁的鄰居。說着,她提起一位和兒子同住的伯伯。「忘了他住在九樓還是十樓,開業主會時見到他,好像不怎麼有精神。」數個月的維修期間,長者便要面對難以外出的問題:「和兒子同住又如何,難道每天背着他下樓嗎?」

胡穂珊指接觸到十多棟大廈正面對有關情況,而猶豫應否申請資助、進行工程,而區內有多少類似大廈,她亦指難以估計(李穎霖攝)

「每天走下來也不是辦法。」胡穗珊同意區內舊樓有需要更換升降機,但政府似乎忽略了配套,「很多時候都以為撥款就能解決問題,像是給了你50萬去更換升降機,其他的事你自己處理。」她指自己接觸到十多棟大廈正面對此情況,而猶豫應否申請資助、進行工程,而區內有多少類似大廈,她亦指難以估計:「有很多『雞先蛋先』的問題,大廈只有一部升降機的話,你也不會去申請。」

建議長者到市建局臨時房屋暫住

問題貼身,但解決方法卻不太難,胡穗珊建議維修工程進行時,政府可讓受影響的長者到豉油街的市建局臨時房屋居住,長者不願離開的話,亦可找家居照顧隊、外展醫療隊幫忙,「一些基本的醫療需要,例如量血壓、抽血,這些可以上門做到,亦有現行的外展醫療隊,這些服務會否可在升降機維修期間擴展到這些住戶的住處呢?」她說這些服務本來就有不少非政府組織在提供,而在油麻地服務的組織初步亦同意幫忙:「其實只要撥款、投標就能成事。」除了長者的生活,胡穗珊說居民年紀普遍較大的法團亦需支援,以協助格價、防止圍標:「要在各方面提供支援,事情才會順暢。」

大眾對胡穂珊的印象是關注工人權益的工作者、前工黨主席,她卻說自己本來的志願是希望當個記者:「當不公義的事愈來愈多,我不再只想做一個監察者,我希望成為一個推進者。」(李穎霖攝)

「我就是要揭開這塊遮醜布。」

大眾對胡穂珊的印象是關注工人權益的工作者、前工黨主席,更多人記得的是她曾出選立法會議員,但她說自己本來的志願是希望當個記者,沒有打算從政:「當不公義的事愈來愈多,我不再只想做一個監察者,我希望成為一個推進者。」這個外表幹練的女強人,和街坊打起招呼卻很熱情,像是是傾出一腔熱血。縱使區議會被不少人批評為沒有權力的諮詢架構,胡穂珊仍肯定着其重要性,說一人一票選出來的議員具民意授權,代表性甚至更大於特首。「在建制派是大多數的情況下,政府有很多欠缺legitimacy(合法性)的議案,都會交給區議會通過。」她頓了頓,續道:「我就是要揭開這塊遮醜布。」

胡穂珊2年前和幾位朋友組織「社區前進」,自已落戶油麻地南開展社區工作。(李穎霖攝)

退出工黨後,胡穂珊2年前和幾位朋友組織「社區前進」,自己落戶油麻地南「揼石仔」,甫落區就遇上中九龍幹線的隔音罩爭議。當時住在工地附近、駿發花園一帶的居民正希望興建全密封式的隔音罩,以工程帶來的隔絕噪音和空氣污染,當時有建制派的議員為居民進行聯署爭取。「他們寫是覆蓋式隔音罩,很多居民都不知道甚麼是覆蓋式。」不料「覆蓋式」是只有一個頂,並不隔絕四邊,和居民所爭取的大相逕庭:「街坊覺得很生氣,像是被離棄。」結果,要胡穗珊出手幫忙,和居民一同爭取。

說着在社區中被忽略的一群,胡穂珊提起在區內佔逾一成人口的少數族裔。「他們當中有些人的要求很卑微,說只要讓他們知道政府正在推出的政策就可以了,因為很多單張都是中文,他們看不明白,亦沒有人跟他們解釋。」說着,她提起了之前家訪遇上的一個尼泊爾裔媽媽。這位媽媽的小朋友有尿道炎,每日需更換數次尿管,但區內並沒有足夠乾淨的洗手間、育嬰室讓她使用,令她需要長期留在家中照顧小朋友:「那個媽媽有幾年都沒有回尼泊爾了。議會很少為女性爭取甚麼。」

即使今屆不幸落選,胡穂珊說早已決定在區內投放20年時間,將繼續服務地區:「其實20年不是很長,只夠我爭取兩次最低工資!」(李穎霖攝)

在反修例風波展開後,社會上分歧更顯巨大,對於溫和民主派人士來說,或多或少都會受到責難,但胡穂珊深信「兄弟爬山」,而民主派要在油尖旺區爭取過半議席,並非沒有可能。即使不幸落選,她亦早已決定在區內投放20年時間,繼續服務。「會說做20年,是因為我不想做成世!」說完,她哈哈大笑起來。20年聽上去很長,但對社區工作者來說卻不然:「其實不是很長,只夠我爭取兩次最低工資!」

2019年區議會選舉油尖旺油麻地南選區候選人為民建聯楊子熙及社區前進胡穗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