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產片】入行跟徐克 為完美執導 劉健倫學潛水跳舞賣樓去到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修讀電影特技出身,劉健倫在香港從事電影行業近20年,「啱啱開始拍紀錄片,之後嘗試劇情片,今次係第一次拍實驗電影」。為追求最佳的拍攝效果,他常在拍攝過程中「技能解鎖」,學跳舞、學水底拍攝、學洞潛,上山下海在所不惜。《The Cube Phantom》是藝術發展局「計劃資助」的電影之一,獲20多萬元資助,但劉健倫坦言,「拍兩日實景就用完」。為成就這齣作品,他忍痛賣樓套現,又與監製二人兼任剪接師,更請來編劇太太為每個章節創作詩句,扭盡六壬節省製作費用。撇除資金問題,拍攝也屢遇困難,電影每個取景地均是他精心挑選,惟拍攝部分外景時,屢遭保安員驅趕,加上題材敏感,笑言不知自己日後能否順利北上。劉健倫慨嘆「香港地,做藝術創作真係好難」。

攝影:孔繁栩

入行跟徐克 參與《蜀山傳》電影特技

「我讀Animation,做電影特技,一開始幫徐克手,入行後拍紀錄片先,之後再嘗試拍其他類型」,劉健倫是個勇於挑戰自己的製作人,入行近二十年,他由參與徐克的《蜀山傳》電影特技部分,到拍攝紀錄片,再執導劇情片,到今天首次創作實驗電影,經驗豐富卻不甘原地踏步,在香港這個理想沙漠之城,實屬難得,他謙稱「喺我哋呢行冇刻意分片種嘅,講到個故事先係最重要,只要有創意,可以打破好多框框」。

「吾家‧露宿者攝影展」片段截圖。 (網上圖片)

露宿者、少數族裔成拍攝對象

劉健倫在作品中多次展現他對社會的人文關懷,2010年,他與製作團隊拍攝以四川大地震遺孤為題紀錄片《我要回家》,及後入選阿姆斯特丹國際紀錄片節及中國(廣州) 國際紀錄片節。2013年,他為社區組織協會舉辦的「吾家‧露宿者攝影展」擔任導演,與資深攝影記者雷日昇及資深傳媒人何美華合作,日以繼夜深入社區黑暗角落,探討露宿者在繁華背後掙扎求存的故事,「我自己都係出身基層,透過呢個project,接觸到社會上最低下階層嘅人士,知道原來有人窮到咁樣,好心痛」。

荒誕手法描繪社會「失敗者」心理狀態

2015年,劉健倫執導的電視劇情片《紅棉花》,在香港電台及無綫電視播出,故事講述一名巴基斯坦少年與中年吸毒的露宿者相遇的故事,反映本港對兩個弱勢社群的政策支援不足,節目更獲得第52屆台灣金馬獎及第53屆芝加哥國際傳播影視展提名;2017年在VivTV播出的黑色喜劇《賤民20》,由王宗堯、吳海昕及陳炳銓主演,寫出三個背景不同的香港人結伴搗蛋的故事,以荒誕手法描繪社會上「失敗者」的心理狀態。 

為舞蹈電影上課學現代舞

為了追求最佳的拍攝效果,劉健倫的認真程度更令人望門興嘆。2008年,香港電台電視部製作紀實節目《海底歷奇》,劉健倫當時學習水底攝影,追蹤海底深處一段段已被遺忘、關於香港的歷史真相,藉考察引起大眾對文化及保育的關注及反思;2015年,他執導由顏卓靈主持的紀錄片《天坑》,介紹位於中國廣西的天坑,拍攝團隊需學習速降及洞潛等技術進入洞底,拍攝洞內的稀有動植物品種,劉導演也是其中一位。到今年上映以舞蹈形式表達的實驗電影《The Cube Phantom》,劉健倫坦言對跳舞一竅不通,故特意上課學習現代舞,「雖然我到依家都係唔識跳舞,但至少知道點樣透過肢體動作表達情感」。

為了學習肢體語言的運用,劉健倫特意上課學習現代舞;圖為《The Cube Phantom》劇照。(索卡羅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圖片)

獲藝發局資助20萬元 製作費大幅超支賣樓套現

在香港做藝術創作,決心、資源缺一不可,即使團隊獲藝發局資助20多萬元,製作費仍大幅超支,劉健倫坦言,20萬資金對製作藝術電影來說如九牛一毛,「拍兩日實景就用完」,為了實現創作夢想,他不惜賣樓套現,在私人放映會中,有觀眾笑言「幸好你的太太沒有因此離開你。(Luckily your wife didn't leave you.)」

為了籌集足夠資金拍攝《The Cube Phantom》,劉健倫不惜賣樓套現。 (孔繁栩攝)

資金不足兼任剪接

由於資金緊絀,製作團隊不得不想盡辦法開源節流,他與監製兼任剪接工序,「請一個剪接師可以好貴,有得揀當然想畀人剪,自己拍又自己剪返,冇人幫手篩選,太主觀」。劉健倫在與觀眾對談部分中,笑言選角時也「碌盡人情卡」,很多舞蹈員都是在facebook上尋找,有些則是從前他在演藝學院任教的學生,「在《淵源》章節中,背景音樂有鎖吶部分,吹奏者是一名演藝三年級的學生」。電影中共分十個章節,每個章節之間均有如幻似夢的詩句,這些優美的文字出自任職編劇的劉太之手,「佢一開始都唔知我想要啲乜,哈哈!有同佢講我嘅idea,佢再透過畫面想像我要嘅感覺出嚟」。

香港雖有電影之都的美譽,惟很多地方並不方便拍攝工作,令劉健倫慨嘆「香港地,做藝術創作真係好難」。(孔繁栩攝)

外景拍攝屢遭驅趕 嘆香港不便藝術創作

訪問當日,記者相約劉健倫在上環一間咖啡店的露台進行訪談,豈料職員上前表示,若在該處拍照需收取費用。劉笑指,電影的取景地方包括墳場及下水道,在拍攝時也常遭保安員驅趕,慨嘆香港雖有電影之都的美譽,很多地方卻不方便拍攝工作,「香港地,做藝術創作真係好難」。台灣電影《返校》近月在香港上映,有院商懷疑自我審查,致上映的戲院數目並不多,劉健倫不諱言《The Cube Phantom》探討社運及個人政治立場等問題,題材敏感,他未有估計來年在香港正式上映時會否遭到院商審查,但坦言不知自己日後能否順利北上。香港地,做藝術創作難,說真話可能難上加難。

《The Cube Phantom》探討港人身分認同危機,導演劉健倫坦言題材敏感,未知下年在香港上映時會否遭院商審查。(孔繁栩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