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區冇睇頭】當吉野家也成了烏托邦 馬鞍山被剝奪的「宵夜權」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聽過一個說法:現時的城市發展模式正在抹殺味蕾的需要。

不少新市鎮也有「美食沙漠」之稱,皆因商場林立,無論商舖抑或食肆,通通鑽到商場裏,使社區缺乏個性小店,冷氣環境代替街道,成為街坊的核心活動範圍。

早前高登網民集思廣益,討論哪區能奪得「美食沙漠」之譽,不少馬鞍山人撲出來認頭,認為「馬鞍山輸嘅機會係零」。又有人投訴,與住在馬鞍山的女生拍拖「冇啖好食」。

馬鞍山中心商場、馬鞍山廣場、新港城廣場及新港城中心是當區的市中心,隨着近年陸續有新樓落成,加上海澄軒海景酒店又住了一批內地旅客,商場餐廳的格調愈來愈高,從前稍為「性價比」高的小店漸漸消失。

恒基兆業於2011年底斥資1.3億元翻新商場,整體燈光效果參考日本六本木商場的「型格」概念。商場從此格調「升呢」。(梁雪怡攝)

商場翻新餐廳升級 街坊冇啖好食

位於市中心的新港城中心是由恒基兆業地產發展的購物商場,以行人天橋連接新港城第三期商場、馬鞍山廣場及富輝商場。4年前尚未翻新,那裡對比沙田的新城市中心,算是有個性的商場,內裡幾度出現賣平價生活用品的「十蚊店」;食肆方面,除了麥當勞、溫莎餐廳、味千、金滿庭等連鎖食肆,還有如築地鐵人料理,這類相對有個性的食肆(雖然它也不算小店)。

不過,為加強競爭力,恒基兆業於2011年底斥資1.3億元翻新商場,整體燈光效果參考日本六本木商場的「型格」概念,於廣場加設環狀LED顯示屏,在簡約的背景展現出不同的顏色變化,帶出豐富鮮明的視覺效果。翻新尚未完成,但場的格調已大大提高,但對街坊而言,其性價比則「跌watt」。 每逢假日,商場餐廳如和民、板長、翡翠拉麵小籠包、香港地等連鎖餐廳,在開飯時間每每要等上兩、三小時。

食飯時間在商場中「搵食」,閒閒地要等兩、三小時,惟商場外的選擇並不多。(梁雪怡攝)

商場裝修後,幾間連鎖食肆增設「露天茶座」。人們在遊人如鯽的空間中享受膳食。(梁雪怡攝)

身為提供地區資訊的 facebook 專頁「馬鞍山人,馬鞍山事」版主之一的鍾禮謙,在城市大學修讀公共政策學系,家住新港城附近的福安花園,也覺商場自「優化」後,選擇比從前少,「以前好鍾意去金滿庭,其實都不是特別平,但偶爾與家人外出食飯,已是不錯的選擇。但後來它結業後,在附近開了更貴的翡翠拉麵小籠包,一家人去到都覺得不化算,好多網友都話要食吉野家。有時我們post新開的餐廳,但開來開去也是連鎖餐廳,那些冇可能日日都去吃的地方。」

「馬鞍山人,馬鞍山事」版主之一的伍善恆,是傳媒工作者。有時深夜兩、三時才歸家,夜歸人唯一可以依賴的是的利安、恆安和頌安24小時營業的「老麥」,吃最抵食的「豬柳強」(豬柳蛋漢堡)。(陳焯煇攝)

宵食時段 劣食都冇得揀

商場的平民選擇較少,要外出食餐街坊價飯,便須到富輝花園、福安花園的「限量地舖」。有街坊更形容,馬鞍山新港城已變成另一個沙田新城市。

曾一度流傳吉野家進駐馬鞍山,被連鎖快餐店寵幸,竟也令當地居民欣喜若狂。一直關注馬鞍山「搵食難」的沙田區議員(利安選區)麥潤培曾說:「馬鞍山有樣嘢好得意,係幾劣食都要排隊。」後來麥潤培向吉野家行政總栽查證,發現開在馬鞍山的,是其飲食集團旗下的超群麵包西餅 (恒安店) 。 

為什麼馬鞍山友非要吉野家不可?麥潤培認真道:「不是因為它特別好味,我們也不擔保它是良心集團。但在市中心,樓價貴、租金貴,小店無法生存,只能靠連鎖快餐廳。市中心一般的餐廳起碼一個人70幾蚊落樓,不想太貴,要不去譚仔,要不去大家樂、大快活,就差一間吉野家。」

當吉野家也是一個烏托邦,大概可以感受馬鞍山人的絕望。但還未算慘,假如在宵夜時段,馬鞍山人更要麻痺味蕾搵食。

當食肆與商場共生,就等於10點打後沒什麼好吃。街道上的食肆本來已經不多,要開至凌晨的,更是稀有物種。住在馬鞍山的記者,經常接近12時才回到家。下了班,想在附近吃個飯,選擇非常有限。僅有數間更是鄰近垃圾房,邊吃邊有蚊子飛過,有的廚房連門也欠奉,邊吃邊把廚房的油煙一併吃進肚子裏。糖水舖倒是有的,但連晚餐也未吃,把糖水倒進胃裏也不是樂事。

21歲的鍾禮謙一個月大約會吃兩、三次宵夜。有時因為跟朋友喝完酒想吃點東西,有時因為到合一堂馬鞍山堂團契或查經至10時多,「完咗乜都冇得食」。

入夜後選擇少,伍善恆(左)和鍾禮謙(右)愛到新創發食宵夜。一般而言,一碟炒河便要六、七十蚊。(陳焯煇攝)

商場林立 甚少開至凌晨的餐廳

「只有一、兩間餐廳開至零晨兩點,市中心有間食雞煲的,但我通常會去新港城三期的新創發餐廳,但都唔平,一碟炒河都要60蚊。其他大集團都不會開通宵。馬鞍山是以商場為主,好多商舖都上咗樓,本身地舖的選擇已經不多。地舖又要係餐廳,仲要開通宵就少之又少。之前馬鞍山開酒吧(Blur),但始終這個區多中產,好多人留言,話驚有人醉酒,引一些唔三唔四的人來。」

「馬鞍山人馬鞍山事」問有乜宵夜推介,有網民答:「死心啦。」

鍾禮謙認為,新市鎮沒有夜生活不是必然。幾年前他常常到福安花園的鴻發餐廳晚飯小菜,「鴻發開至凌晨兩、三點,有很多夜更司機來買外賣,但早幾年業主想賣舖位所以執咗。」

沙田區議員麥潤培亦指,馬鞍山自兩、三年前開始多地產舖,使不少小店結業。對比有140公頃土地劃作住宅地帶、人口有29萬、共18間地產舖的天水圍;馬鞍山的住宅地帶比天水圍少,約111.4公頃土地,人口有20萬,卻共有27間地產舖。(資料來源:城規會、GoHome)

但麥潤培覺得最近地產舖似乎有減少跡象。他一直寄望,馬鞍山會有吉野家的一天。不過,他覺得每個社區都有自己的優缺點,而馬鞍山的規劃已經很好,小小的地方有體育館、游水池、海濱長廊等,馬鞍山「搵唔到食」,便出大埔、西貢等美食天堂食宵夜。

入夜後味蕾冇得揀,去7-11叮燒賣亦是夜歸人的共同回憶。(陳焯煇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