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翻譯.下】港義工因翻譯走進少數族裔社群:少少人就能做到大事

撰文:黃妍萍
出版:更新:

一個決定,讓一班香港人走進少數族裔的世界。兩年前Gigi因為看見少數族裔同事的困境,與幾個朋友一起創辦了「Translate for her」(TheM)計劃,以whatsapp作為義工和少數族裔的橋樑,不分時地,為婦女即時翻譯。想不到改變的不只是婦女的生活,還是他們自己的眼界與想像,「現在在街上看到少數族裔婦女都覺得很親切。」Gigi說。

TheM創辦人Gigi(右)和Nargis(左)現在已經是好朋友。(黃妍萍攝)

「以前我也很少接觸少數族裔婦女,現在我發現我真的很喜歡她們。」現職教學助理的Gigi說。WhatsApp群組中,除了翻譯,婦女和義工還會分享各種文化資訊。每逢少數族裔的節慶,婦女都會在群組中互道祝福,並向義工解釋節日的意義,甚至教他們說節日的烏爾都版慶賀語。

赴清真寺聚會 獲邀到婦女家享用茶點

Gigi還參加了巴基斯坦獨立日聚會,「有超過400人,我變了少數。」她笑說。角色掉轉了,那次她也感受到平日少數族裔婦女的迷茫,還好她有個巴基斯坦學生幫她翻譯,而且那裏的人都很友善,「我沒感覺到敵意,他們很願意和你說話。」

Gigi和少數族裔婦女也成為了朋友,當天一見Nargis便興奮地揮手。「我去過另一個少數族裔婦女的家,她給我們很好的茶點,她的咖哩角很美味!」她還幫過Nargis的女兒補習,訪問當天不忘關心她現在的情況。Gigi的男友更曾穿上少數族裔的衣服,和小孩打成一片。

TheM的另一個創辦人家玉也很高興地說學懂了一兩句烏爾都語。在幫助婦女的同時,也讓她們發揮自己的長處,「聽見她們說沒那麼憂慮,為她們充權,我也覺得很開心。」

訪問當天TheM另一創辦人家玉(右)與Nargis (左) 體驗「目不識丁」的生活。(黃妍萍攝)

創辦TheM​只因「方便」 不論時地伸出援手

一開始,家玉決定一起創辦TheM卻是因為方便,「可以在任何時地做義工,而且如果我日間沒空,可以在夜晚做,有些人則相反,如有些已退休的義工。」Gigi也說:「有試過自己很忙做不到,那段時間便放下一點,由其他義工互補。」義務工作的致命傷從來都是時間,TheM卻因要求的時間、心力不多,而能維持下去。

家玉從前也接觸過少數族裔——研究青少年夢想。她本身是社工,或者本身工作忙,又或者研究者的身分太抽離,之後也沒進一步思考如何幫助那些青少年,到了這個計劃,「一開始聽她們(婦女)說困難,沒什麼感覺,直至有位婦女將四個小孩的功課傳給我翻譯,我才知道語言影響了他們學習整個科目。」

TheM另一創辦人家玉直言當初加入是因為方便,後來親身和少數婦女接觸,發現她們的困難真的很逼切,於是更加投入於這計劃。(黃妍萍攝)

深信資訊是力量 望進一步教授廣東話

真實的接觸和經驗,令她下定決心,更投入翻譯,還想做多些事情,「我很喜歡這句information is power。」家玉說。「做很少事就能幫到她們很多。很直接地去幫到一些女士,令她們得到些資訊,而那些資訊是幫到她們的。我自己也很有滿足感。」她和其他義工正計劃教婦女廣東話,「很多婦女也說想學,現在也有個群組,但打算想更有系統地教。」Gigi說。

積極幫忙的不止家玉,約70人的義工團隊還有來自教育、翻譯界別,以至住在加拿大的香港人,「原來香港有很多的愛。」Gigi說。「很有趣,這個計劃連結起不同的人。」她由衷地笑着說:「幫人原來不是太困難,看見問題和人的需要,就會有人來和應。」家玉說:「少少人就能做到大事。」

Gigi不忘為Nargis帶來計劃的單張和貼紙,讓Nargis將計劃推廣給更多朋友。(黃妍萍攝)

拉近兩個種群

她們自己也變得大膽了,「不會害怕去說英文。」家玉說。經過這個計劃,Gigi和家玉接觸多了少數族裔,變得放擔去溝通。從前可能會對少數族裔視而不見,現在看到她們,卻覺得很親切,兩個種族的距離拉近了。

這一切或者只需由一份表格開始,「WhatsApp我們後,我們會叫他填一份表,之後就可以成為義工。」家玉說。填了這份表之後,或者你也會有意想不到的經歷。

「Translate for her : community information for ethnic minority women」
登記:
http://goo.gl/5tzr5z
聯絡:Whatsapp 5691 4974

TheM的成員不時會辦簡介會,教少數族裔婦女使用WhatsApp群組拍下不懂的中文。(受訪者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