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務翻譯.上】少數族裔不懂中文難言衣食住行 港人WhatsApp即時解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這不是周星馳電影的粗口,但中文字對在香港生活的少數族裔婦女來說,看起來就是這個樣子。她們每天都面對鋪天蓋地的「外星文」,大廈停電、學校通告,看不懂便略過,卻因而錯過了很多本應知悉的資訊。此時卻有一班參加了「Translate for her」(TheM)計劃的義工伸出援手,無論一大早還是深夜,都藉WhatsApp群組為婦女即時翻譯,「我現在不再那麼憂慮了。」巴基斯坦裔婦女Nargis笑說。

TheM創辦人之一家玉(右)跟Nargis(左)體驗平日的生活,隨便走進一家連鎖時裝店,發現衣服標籤只有中文。(黃妍萍攝)

「我們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不能緊貼事情,迷失了。」Nargis說起從前在香港生活的感受。她來港十年,一直在少數族裔服務中心工作,今年剛轉到主流學校任職教學助理,才有機會接觸說廣東話的人,因此多年來一直也看不懂、聽不明中文。

檔主不願溝通 停電通告讀不懂

無論是逛街、吃飯、小孩讀書,甚至待在家中,少數族裔婦女都處處碰壁,尤其是中、英文都不懂的人。買衣服看不懂標籤,只能把衣服放下,或試着去明白,不明白也得買;到露天市場,有些檔主卻不和她們說話,「他們覺得浪費時間——等我們明白了之後,他們已經能做很多生意。」更嚴重的是,大廈停電她們都因為看不懂中文通告而不知道。

她們不希望自己的孩子面對同樣困境,於是把他們送到主流學校,然而通告也是中文的。Nargis在服務中心工作還好,有人間中幫助,但中心亦有時間限制,她的朋友常常去到已沒有翻譯服務,「而且也不方便,每次都要去那裏,只為了一張紙。」Nargis說。即使Google翻譯網站有翻譯照片文字的功能,Nargis卻說很多時都不準確。

Nargis說:「你看都是英文。」有些少數族裔不懂英文,便只能放棄,有時沒辦法惟有硬着頭皮購買。(黃妍萍攝)

「我們的小孩要犧牲」 語言影響學習其他科目

她們只能請求老師幫忙,「有時你被接受,有時你被忽視,老師很忙,我們要等,有時要犧牲(權益),有些活動、計劃已完了,因為我們不懂中文,不知道有這事,我們的小孩也要犧牲。」

「香港學生學英文,也有NET(Native-speaking English Teacher),教他們如何發音,一步一步教,人們怎會覺得少數族裔學生可以輕易學懂中文?」Nagris說。而且所有科目都用中文教,語言本身已阻礙了他們學習。

為孩子找學校時,Nargis和朋友興致勃勃地去英文小學,那裏卻連壁報都是中文;有間小學的入學表只有中文版本,請職員幫忙填,他卻叫她找朋友,她憤怒地放下表格,「你現在也不能幫我,我怎能期望將來?」

社區中心的各種通告例如興趣班消息都是中文的,其他族裔的婦女無法接觸到這些資訊,被迫放棄權益。(受訪者提供)

因平等之名 拒絕進一步支援

同樣的情況在幼稚園已開始,TheM創辦人Gigi曾做過一個試驗,電郵給一個網站上沒有英文資料的幼稚園,詢問英文資訊,結果沒有回音,「現在常說平等,但很詭異的是,人們不提供協助的原因就是『平等』。」Gigi說。為了「平等」,面對有需要的人卻不願提供「額外」服務。

Gigi兩年前發起TheM計劃,決定以少數族裔婦女為服務對象,「男性多會去工作,較易接觸廣東話,學生在學校也會接觸到,卻沒有人談及女性。」她曾和巴基斯坦裔的Bushra一起教少數族裔婦女英文,「她不懂中文,有次搬家時傳了張租單給我,租單上的銀碼竟用了中國數字。」

由是Gigi發現生活上許多看來微小的東西,原來都是少數族裔婦女的障礙,便與Bushra和其他香港朋友一起申請賽馬會MaD(創不同)資助,開展TheM計劃。他們一開始用網站做平台,發現不夠便利,便轉用WhatsApp群組。婦女只需拍下看不明白的文字,傳到群組中,便有義工為她翻譯,現時已有超過100個義工與約70個婦女。

Gigi說當初創辦TheM,是因為和巴基斯坦裔同事的一段友誼。(黃妍萍攝)

義工隨時隨地翻譯 婦女:不再擔憂

TheM開始後不久,Nargis遇上其中一個創辦人,終於撥開雲霧,「我一大早或很夜傳出通告要人翻譯,總是有人即時幫忙,他們不會覺得現在是夜晚,這只是義務工作,他們不覺得麻煩。」義工甚至會用廣東話錄下日常用語,如「多少錢」,方便她們和人溝通。「少點憂慮了。」Nargis笑着說。「他們很友善,即使我們不曾見過面,但每次我們問問題,都有人很積極地回答。」Nargis說這讓她放心求助,「不會再擔心如果我有些事情,誰能幫我。」

另一方面,她也由受助者變成「義工」,成為其中一個群組組長,當有只懂烏爾都語的婦女傳出照片、經華語義工翻譯為英文後,她便會作二次翻譯,她也會教華語義工烏爾都語。

改變這班婦女生活的,全在一部手機。TheM計劃中,婦女只需拍下看不懂的中文,傳到WhatsApp群組,便會有義工即時翻譯。(黃妍萍攝)

只要讓少數族裔婦女重新掌握資訊,她們就能找回權益。(受訪者提供)

藉着群組結交朋友 互助解決生活所需

除了翻譯,這班婦女也因WhatsApp群組而多了一個和人溝通的渠道,「我們會閒聊,又會分享資訊給大家,有節日時會互相祝賀。」她們更會相約去一些活動,訪問當天下午她們便相約前往清真寺開放日,有時更會有義工一同前往,不分種族。

此外,Gigi不時會辦簡介會,教新入組的婦女使用TheM服務,也令婦女多了認識朋友的機會。甚至有婦女曾在WhatsApp群組說很難為孩子找補習導師,很快便有義工幫她找。

從前少數族裔婦女面對語言不通、支援不足的環境,要犧牲自己和孩子的權益,現在因著TheM的義工支援,終於抓回本來屬於他們的權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