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凳去野餐 西貢商戶、居民自發「佔領」公共空間

一家大小在樹下唱歌喝酒,享用公共空間。(郭雅揚攝)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西貢每天充滿遊客,戶外、海邊吹着微風吃飯、飲酒,十分寫意。上周五晚(12日)有個別開生面的景象:以洋人為主的西貢居民自己檯凳自己帶,粗略計有200人在沙咀遊樂場空地一齊野餐,響應Facebook活動「FEHD apprication dinner」(FEHD:食環署),沒有搞手沒有大會,僅有共同目標:爭取戶外用餐權。

一家大小在樹下唱歌喝酒,享用公共空間。(郭雅揚攝)

西貢碼頭附近的廣場聚滿來「野餐」的人,為要爭取戶外用餐權。(郭雅揚攝)

野餐氣氛 不比高級餐廳遜色

野餐會現場沒有組織叫咪、沒有程序,但有聲有色。有人拿張椅子坐在樹下,抱着一把結他便自彈自唱起來,身旁的人拿着酒杯隨音樂擺動;也有人連桌帶椅搬了過去,煞有介事地鋪上格仔檯布,點上蠟燭,紅白酒就在冰桶裏;更多的人只是鋪了一塊桌布席地而坐,吃着附近買來或自家製的食物,小孩和大狗小狗在凳與人之間穿來插去,一片歡鬧。期間,記者看到3名警察經過,但他們並沒有干涉。

西貢老街坊Mike Kennedy主動向參加者收集簽名,準備向區議會反映居民在露天用餐的訴求。(郭雅揚攝)

「或許我們可更常來!」住了西貢12年的Mike Kennedy除了來野餐,也不斷穿梭於餐桌間,收集居民簽名,希望保留西貢戶外特色,如露天茶座、在店外售賣戶外活動用品(船票、行山裝備)等。

觸發此次行動是因自9月24日起,政府實施店舖阻街定額罰款1,500元新例,部分商戶不滿食環署嚴厲執法,打擊西貢經濟,故「要求政府容許西貢商店在舖前有2呎至5呎空間擺放貨品或桌椅」。他們收集簽名後會交給西貢區議會主席吳仕福。

不滿食環打擊本土經濟

左邊的餐廳沒有露天座位牌,右邊的就有。(郭雅揚攝)

在西貢經營小食店的陳凌慧(Vicky)指新例實施後,食環執法的次數愈來愈多。為保西貢特色,她自行做統計,向敬民街附近店舖詢問新例生效前一年及法例生效後收告票次數,又印發傳單講述理據,希望將部分居民聲音帶給政府。

Vicky從英國讀書回來後便住在西貢,為保留西貢特色,自發印傳單、做統計、收集居民、商舖簽名,望政府關注西貢需要。(郭雅揚攝)

「我不是說我們沒犯法,但這是市民需要的配套。」Vicky指西貢作為香港人的後花園,坐在戶外用餐是西貢的特色,加上很多居民都養狗,而狗隻不能進入餐廳,故有露天座位的需要。她續指在零售方面,因西貢遊客流量高,把水泡、鹹魚等的貨品放到店外售賣是有效銷售模式,希望政府可給予像全港另外5個地點(如旺角花墟、屯門新墟)的酌情權,即商戶使用空間可延伸至舖前2呎至5呎。

Vicky當晚亦有參與戶外野餐,是少數的「黃皮膚」,「西貢有很多白人聚居,來這裏住的白人大多希望融入社區。」因為當晚的野餐,Vicky認識了關心戶外露天牌照的「Occupy Seating in Sai Kung」群組,望彼此可合作,共同保護西貢特色。

不過,有些居民並不支持餐廳及商店佔用公共地方。當晚有份野餐的西貢居民Carol指,她曾將野餐活動放上《西貢日報》Facebook,卻遭到其他西貢居民批評而最後將帖子刪除;亦有自稱西貢居民在「Occupy Seating in Sai Kung」Facebook指罵部分餐廳在公共地方做生意是自私,不滿戶外用餐的人造成噪音,影響樓上居民。

阻街新例實施不足兩個月,在全港各區已引來多次爭議,如西貢此次「佔領行動」;又如日前大圍小食女店東因紙皮箱擺出界而遭3警按在地上,惹來各方批評。

商戶、居民均為社區持分者,公共空間的使用需要充分討論和協商。Vicky表示理解其他居民的意見,「有些市民不明白公共空間為何給地舖使用,但樓上的人就不能使用嗎?所以我認為,公共空間depends on city planning、town structure。」

就如並非商戶的Mike,來「野餐」本來只為告訴政府戶外用餐(alfresco dining)的好處,卻意外發現可更好地使用公共空間:「我們可以來這裏認識鄰居、朋友,小朋友在旁邊踢球玩耍,大人吃飯聊天,那不是很好嗎?」

很多西貢居民養狗,盛事少不了牠們的蹤影。(郭雅揚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