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交無障礙報告書4年、至今問題猶在 「輪椅人士也有郊遊權利」

撰文:黃妍萍
出版:更新:

又到秋冬,喜歡行山的人蠢蠢欲動,然而輪椅人士對郊區不得其門而入,因為門長期被封住——交通設施缺乏、傷殘廁所不足或未完善、山徑出現坑道或忽然升起一級、沒有電掣讓電動輪椅充電。
4年前,輪椅人士許毓青(阿青)和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一同推動那扇門,組成巡查隊四出檢視郊野及市區的無障礙情況,並發表報告書提交區議會。那次也是阿青傷了10年後第一次踏足郊野。4年過去,設施只有一部份有改善,而最重要的交通,始終未見改變。訪問當天來到北潭涌,是阿青巡查後第一次回到郊野,他笑着說:「在市區呆太久,呆到很悶了。」

來到郊外,阿青不時微笑。(羅君豪攝)

41歲的阿青從前也喜歡到郊外,「會行行山,跑跑步,坐輪椅後就少之又少。」14年前他遇上車禍,僅餘雙手可勉強移動,能操作電動輪椅,自此生活上要面對重重障礙。上山呼吸新鮮空氣,也不再像從前般容易。

訪問當天剛下車,阿青便駕着電動輪椅飛快地走遠,奔向一片綠色的樹林,就像出籠鳥。他一下子滑進傷健樂園,場內除一條平坦的石屎徑外,便是石砌地,阿青移到石砌地時明顯較小心,卻也不忘抬頭看看四周的樹,微笑起來。

4年前他當巡查義工,也是來西貢郊野公園,當時他很高興:「好像探險,又不知道前面是什麼 ,是否行到。」那次是他受傷10年以來,第一次到郊區。當時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的義工和一班輪椅、視障人士,分隊在西貢市區和郊外巡查,寫成無障礙設施報告書,內有地方簡介、巴士路線資料、設施點評和建議,出版成一本圖文並茂的書,除供傷殘人士參考,更提交西貢區議會。

自然教育徑部份路段較斜,而且又窄,雖有坑紋防滑,卻令輪椅變得顛簸,如加設欄杆會較安全。(羅君豪攝)

路又斜又窄 無欄杆幾乎掉下山

有次巡查阿青卻差點掉下山,「那條路又窄又斜,又要轉彎,車抓不住地,一直滑,幸好有義工頂住。」訪問當天遊走自然教育徑,地下設坑紋防滑,但如果天氣潮濕易生青苔,阿青認為還是應加上欄杆。

除了安全設施不足,走着走着,路也會忽然出現一條坑道,或突然有一級升起,「抬又抬不到,部車加人幾百磅重。」阿青說。「你們好像很簡單,行一行就過到,我們就因為那少少就過不到。都幾灰,自己的選擇少了,想去的地方又少了。」他頓一頓,換了個語氣:「這也不代表我們要放棄生活。如果各方面的配套做到,我們都想間中來走走。」

交通對輪椅人士而言是上山的第一道難關,這天協會安排了車,阿青才終於能上山呼吸。(羅君豪攝)

「不代表要放棄生活」 望配套做好

他甚至想,「可能我們自帶一塊板,纖維板承受力都大,幾百磅都可以,即使是有階梯,我拿條斜板,都可以通過。」然而上山求輕便,若是手推輪椅,多一塊板就多幾分重量。政府又有沒可能放一塊板在這些地方?阿青說:「應該都不會了,可能驚給人偷,又或者覺得傷殘人士都不會去行山。」記者就這個建議向漁護署提問,可是得不到回應。

訪問當天經過上窰民俗文物館,阿青遇上入口前的階梯,只是「哦」了一聲,似乎已習慣了這種情況。這個問題在4年前的報告書已提出過,事隔2年後區議會回顧,僅指建斜路需考慮對周遭環境的影響,鄉郊的改善需長時間商討及跟進。

除道路設施外,到郊區的巴士大多30分鐘以上才一班,而且只得一個輪椅位,如想約幾個輪椅朋友一起,要等幾個鐘才能到齊;若要乘復康巴,半年前就要預約。和常人一樣,他們也要去洗手間,「很多(郊區)都沒傷殘廁所,有的話那個尺寸又未必適合我們,(輪椅)要兜圈、轉彎。」訪問當天阿青興致勃勃地去看傷健樂園的廁所,卻發現空間還是太窄。

阿青一聽到有傷殘廁所,便興致勃勃地說要看看,結果卻發現廁所不夠大,轉彎較難。(羅君豪攝)

四大障礙:道路、交通、廁所、電力

電力也是一個問題,路向四肢傷殘人士協會總幹事陸嘉明說:「現在很多人都坐電動(輪椅),長者也是,卻見不到有位置可以給他們充電,其實很普通,只是一個插蘇,有電燈柱的地方就可以做到電掣。」有次他帶隊郊遊,因路程較長,而輪椅充滿電也只有4個多小時電力,他們甚至要租發電機上山。

面對種種問題,令阿青在平常日子,只能等到參加有復康巴接載的大型活動時,才能前往郊外。「我去過清水灣郊野公園、大潭水塘,那條路都幾大。」他最喜歡清水灣,「那裏的路全是無障礙設施,有傷殘洗手間,很多車都去到,我們所顧慮的那幾樣(設施),它都有。」

陸先生指,社會人士可能覺得坐輪椅就不要到處去,然而他說:「輪椅朋友也有去郊外的權利。」阿青更指天天在市區,很少機會看到這麼多樹,接觸到大自然,人也較開心。一般人求上山平衡生活,輪椅人士其實同樣需要。

阿青途徑上窰民俗文物館,卻因樓梯無法進入,這問題在數年前已提出,至今未見政府加設斜路。(羅君豪攝)

「輪椅人士也有郊遊權利」

因此當年巡查,阿青特別開心,「可以紀錄所有有障礙的地方,希望(政府)改善到,令我們傷殘人士都可以出來,去郊野地方走走。」如果發掘到無障礙的地方,又能通知朋友,知道有多個郊野地方可以去。

陸先生更提出政府可以聘請傷殘人士做顧問,「設計師不是傷殘人士,用普通人的角度去設計,未必顧及到一些細節。」例如桌子要有多高,設計師未必考慮到輪椅有不同高度,設計桌子時便只建一種高度。北潭涌傷健樂園的桌子便只有座地和架高兩款,前者太矮,後者高度劃一,不能滿足輪椅人士的實際所需。

阿青在4年前的巡查報告書指,因無障礙設施的不完善,令他對很多地方都望而卻步。郊野便是其中一個他難以靠近的地方,直到現在仍是。然而正如他所說,身體殘障者也同樣想去喜愛的地方遊玩,那麼,香港何時才能為他們打開那道封住的門?

傷健樂園的桌椅鋪滿落葉和塵埃,可見平日甚少人使用,阿青說如果配套做好些,他們也想多去郊外。(羅君豪攝)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