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山王」黎志偉坐輪椅爬獅子山 40人支援:「也是獅子山精神」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黎志偉曾經以不足10秒攀上長洲太平清醮的包山奪冠;在攀石牆上,他是亞洲冠軍,外號「蜘蛛俠」,在高牆上左跳右爬,輕易得猶如在地上行走。2011年12月9日,一個月全蝕凌晨時份,因一場交通意外導致下半身癱瘓。5年過去,「蜘蛛俠」沒有被輪椅結的網困着。他攀過上樹、連人帶輪椅做引體上升、上過擂台打拳賽。5年後的12月9日,他再做蜘蛛俠,騎着輪椅爬上獅子山,過程更拍成紀實片《結 · Crux》。

完成以下步驟即有機會獲得《結 CRUX 紀實電影》門票!

1) 讚好01社區專頁 
2) 填妥以下表格 (https://bit.ly/2C4hOpy)

完成以上步驟的朋友即可獲得《結Crux》戲飛最多兩張‬,共40張門票先到先得,完成時間以網上表格的時間為準。
我們將以電郵或Whatsapp通知得獎者,入場時以姓名及手提電話號碼核對身份。

場次:
.日期: 2018年1月4日(星期四)
.時間: 6:00pm-9:00pm 
.放映時間:7:00pm開始
.地點: 銅鑼灣掃桿埔大球場徑一號奧運大樓

黎志偉在Facebook上寫道:「五年啦!承諾咗自已慨目標。我要攀爬獅子山 我做到啦! 9/12/2011 當年我凌晨時間我遇到交通意外做緊手術。五年後的呢一晚,我上咗去攀獅子山!總於完成創舉,我再次坐在山頂上。」(受訪者提供)

+11
+10
+9

復元的動力:迎接太太從產房出來

他的攀石公司於2002年成立,車禍後他繼續當輪椅攀石教練,帶住全港數十間學校都由他訓練的教練教攀石。「有時出席商業活動,別人問我做什麼的,我說我是攀石教練,他會問『攀石?你坐輪椅㗎喎』。我不太介意,商業活動我沒什麼興趣,無必要將我的故事告訴他。以前火爆點,想東西個人一點,沒現在的開通。」(曾梓洋攝)

包山王黎志偉一直過着過山車高低起伏的人生。他屋邨出身,自小是運動精英,17歲由屋邨攀出世界,奪亞洲青少年運動攀登錦標賽速度賽冠軍;5年後更於世界攀石巡迴賽,獲得世界排名第8;2008年以不足10秒,攀上長洲太平清醮14米高的包山奪冠;連續11年拿着體育學院的全職獎學金運動員生活,風頭一時無兩。可是,真正讓他經歷過山車人生,是5年前的車禍。

那夜他駕着電單車,在屯門公路被兩架私家車撞倒,墮地重傷。脊椎第十一及十二節移位,神經線重創,導致下半身癱瘓。為了固定脊椎,醫生在他體內安裝了6粒螺絲釘,從此要以輪椅代步。蜘蛛俠由攀石牆頂俯視眾生,變成坐在輪椅仰頭看世界。一直攀來為獎牌而活的他,一時之間失去生存的意義。

蜘蛛俠由攀石牆頂俯視眾生,變成坐在輪椅仰頭看世界。但他沒有被輪椅結的網困着。(曾梓洋攝)

當時唯一能讓他抖擻起來的,是懷孕8個月的太太。他希望用兩三個月時間復元,坐上輪椅,看見太太和兒子從產房門口推出來。蜘蛛俠又怎會做不到?三個月後,三口子齊齊出院,連醫生都覺得他住院時間太短。

黎志偉用三兩下功夫便說完如何由傷痛和自卑中走過來,猶如說的是別人的故事。他自言,從前不是那麼健談。曾經,火爆的他只會在比賽中尋找認同和刺激感。車禍後,他經常到學校、保險公司分享人生經歷,更寫了一本自傳名為《翻越生命的高牆》。

「天不讓我死是有任務給我」

不能再像蜘蛛般自由地飛簷走壁,他一度失去牽着生活的繩索,在醫院常常失眠,惟有將自己的時間表填得滿滿,早午晚都鍛練。努力學生坐下來的基本生活知識,令自己的生活過得充實。(受訪者提供)

住在醫院期間,他認識了一個老院友,讓他明白何謂以生命影響生命。「當時我決定重生,每天早上5時左右做引力訓練,改裝病床方便鍛練。對面床的是個外籍老人家,他的傷勢比我輕。但物理治療師幫他鍛練時,他都好慵懶。有日我們閒聊,他說『仲練乜鬼,醫生話你有98%機會無可能再行,神經線都斷哂,瞓多兩個鐘好過啦。』我話,『無計啦,我廿幾歲,又唔想死住,一定要練手力。』誰知翌日他比我早起床鍛練,我才知道自己可以感染其他人,天不讓我死是有任務給我。」

如果天確有任務託付給黎志偉,這個任務一定已經超額完成。他不曾讓自己將「坐低」作為藉口不做運動, 更積極打破傷殘人士的限制,希望以運動復康和建立自信。

「我好想做回我以前做到的。以前一星期幾天上山下海,游水、釣魚、潛水…為什麼坐下後不可以做?做自己做之餘又可帶來正能量,鼓勵其他朋友不要因為遇到意外便放棄,躲在家不敢見人,每天只是吃和睡,傷殘人士不一定要以弱勢姿態示人。」

他體會到輪椅人士只能接觸傳統的劍擊、籃球、射箭等運動,選擇非常有限。於是本身是攀石教練的他,聯同攀樹專家舉辦攀樹工作坊,輪椅人士以繩索及滑輪吊上高空,「四、五十個單手單腳的、坐輪椅的、截肢的都玩過,每一年最少做兩次這些免費活動。只要做足準備,離開輪椅是安全的。」

嘆香港缺少輪椅運動選擇  創辦輪椅拳擊總會    

輪椅人士上擂台對打要輪椅扣輪椅不能走動,所以不能閃避,只能不停對打。(受訪者提供)

他又在網上看到外國的輪椅人士打拳,曾向多個機構求助,希望得到協助,引入輪椅拳擊,但通通被拒絕。於是,他靠自己引入輪椅拳擊, 在2015年成立香港輪椅拳擊總會。

香港沒有先例,他唯有透過網絡收集傷殘人士打拳要注意的細節。譬如他下半身癱瘓,需以腰帶固定腰部和雙腳,以免打拳時,上身左搖右擺而失平衡;又參考了單車的防翻器,設計了卡在輪椅輪下的防翻工具。打拳是一項非常有效的復康運動,就像人跑步一樣,不斷出拳、扭腰,幫助輪椅人士提升心肺功能。「打拳時需要用腰力,肌肉有很大的張力。每次打完起碼要兩三日,肌肉酸痛和撕裂得好厲害,但我知道是好事來的,起碼肌肉在生長。」

2015年他創辦香港輪椅拳擊總會,獨自鍛練,拍片做宣傳,找教練當義工及提供場地,最後吸納到數名傷殘人士參與。他亦辦了一場輪椅慈善賽拳擊賽,希望挑戰受傷的英軍或美軍,結果因為財政考慮沒有邀請他們到香港,但拳賽還是繼續舉辦,藉此鼓勵傷殘人士投入社會。

意外後5個365日再登山頂

攀山前,他一直擔心自己無法完成。完成登山後,他有幾天未能平服心情。(受訪者提供)

打拳之後是攀上獅子山。由獅子山頭游繩下降,再從山腳爬上山頂。十多年前,他選擇專注攀石運動,是因為這是一項很自我的運動:「我不需要顧及其他人,只需要處理好自己。你愈爬愈累,誰能捱下去,爬得更高,就是意志。」只是,現在的他不能再憑一己之力到達山頂爬下來,而是有40名隊友支援,背他上山的,是從前毅行者的隊友,「這也能獅子山精神。我想做這件事好耐,一直想再坐在山頂上,結CRUX其中一個意思,也就是解開自己的心結。」

蜘蛛俠永遠是蜘蛛俠。儘管那些年,一個人登天的日子被一場車禍吃掉,但他跟往日一樣,可以爬得更高。

完成獅子山後,他下一個目標要飛起來,玩滑翔傘。(受訪者提供)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