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富邨8,000神像坐鎮  關公耶穌薯片共存 管理員黃伯:乜教都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清晨,冷風挨近海岸,偶然有船緩慢駛過。黃伯來到華富邨一處沿海的狹路,狹路之上的斜坡竟然放滿8000尊神像。菩薩低眉、羅漢怒目、關公威武、財神爺頭頂官帽,手扶腰帶、壽星公敞開肚皮,面朝大海,咧嘴而笑。

黃伯頭髮灰白,咬破香的包裝,點火焚燒數不清的一堆線香。香的邊緣熏黑,慢慢生起縷縷輕煙,飄過整個斜坡,黃伯向滿天神佛遙拜三下。他這一拜,每日如是,如此重複18年。

「這麼多年,政府有沒有發現這個地方?」記者問。

「就算知道,政府哪敢有動作?得罪神靈可不是開玩笑。」

「入屋叫人,入廟拜神」,這個地方沒有廟,卻隨時比一般廟宇供奉更多神像。那裏沒有香油箱和住持,偌大的斜坡有矮身的石級,走到正中間,會見到石壁塗上「佛」字。那裏播放的也不是佛經,反而是八、九十年代的流行歌曲,響遍譚詠麟、張學友的歌聲,到底這是個甚麼地方?

親臨現場,這個滿天神佛的角落頗為壯觀。遠遠看去,密密麻麻數不清有多少尊,黃伯粗略估算目前有8000尊,猶如華富邨的異境。(鄭子峰攝)

滿天神佛與靈異傳聞有關?

今年85歲的黃伯是此地的「管理員」,每日清晨6時至8時現身,焚香、拜祭、打掃,風雨不改。他身形瘦削,沒想到退休前是「豬肉佬」,過的是手執屠刀殺生的日子,「退休後搬來華富邨,住了18年,就拜足18年。」

換言之,那個滿天神佛的角落,早在黃伯到來前已經建立。他聲音沙啞,說起一件華富邨的往事,可以與這裏的由來有關。於1968年落成的華富邨,面朝無敵海景,素有「平民豪宅」的美名。然而他說,屋邨前身其實是雞籠灣墳場,臨海處是日治時期的亂葬崗,以前不少屍體或埋葬、或拋到海裏,過去經常有鬧鬼傳聞。那些神像所注視的同一片海,昔日血染海水,現今則變成居民游早水的去處。

也不知道是真有人把薯片叔叔當神來拜,還是隨手拋棄垃圾,這薯片桶剛好立在觀音像與壽星公中間,看上去好不有趣。(鄭子峰攝)

十字架、四面佛、薯片罐也是「住客」

黃伯的回憶像線香的輕煙,不着眼地纏繞、穿過一尊又一尊神像。能有今天8000尊神像「居住」,全因為附近居民送來,後來這裏薄有名氣,也有人遠道而來送出不要的神像。他自言甚麼宗教都信,只因心存敬畏,亦同意宗教導人向善的理念,於是每天定時到來焚香,儼然一個另類管理員。那麼佛像都屬於黃伯嗎?他乾笑一聲否認,「有人送來,也有人取去,這裏等如神像的中轉站,我絕不介意,最介意是它們變成垃圾送到堆填區。」

走上斜坡探看,關公、觀音等神像重複得較多,其中有幅令人噗哧一笑的景像──品客薯片桶居然放在觀音和壽星公中間。既有「薯片神」,似乎見到耶穌像也毫不意外。黃伯說,除了中國傳統神像,亦有十字架、耶穌像、泰國四面佛等「各國來賓」,同樣因為有人不要,卻不敢隨意拋棄而送來。

單看外表,很難想像黃伯年輕時是「豬肉佬」,每日手執層刀屠宰豬隻。如果說前半生的黃伯手持屠刀,那麼現在的他,便是每天手持線香,過著放下屠刀、焚香的餘生。他坦言這裏甚麼神像都有,自己也甚麼教都信,彷似迷信之語,卻見到他對宗教導人向善,行善積德的信念。(鄭子峰攝)

放下屠刀的餘生

黃伯堅持拜神至今,他覺得動機不在於退休後沒消遣,而是一份無可名狀的使命感。當過半生豬肉販,殺生太多,他說第一次見到斜坡上都是神像,就決定要侍奉衪們,算是為餘生積功德、積福降祥。神好像虛無飄渺,而他確信這種行善積德,因果循環的道理,以前宰豬,現在以焚香作為償還,「雖然我們看不見,但是舉頭三尺有神靈,不到我不信,要敬畏衪們。」

「全港九得華富邨有(斜坡藏有滿天神佛)!」黃伯一臉自豪。明天、後天、寒天、暑熱,你只要來到這裏,就會見到焚香的手,遙拜的老人。

一雙焚香的手。黃伯說除了清晨,午間也會再上一次香,每天如是。現身時間有遲有早,他笑說最近因天冷而較晚起身。(鄭子峰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