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新年】深水埗快閃街店(上) 露宿者一大車的「新」衣

最後更新日期:

新年穿「新」衣?「做善事」在大眾眼中離不開「施與贈」,慈善團體分發食物、保暖衣物,讓有需要人士得到溫飽。但在基本需要之外,我們會否輕易忽略了他們的選擇及喜好?

一班有心人把網上籌集的衣物放在深水埗通州街臨時街市對外的位置。籌集過程引發網路和社會迴響,而現場鐵絲網上的衣物分門別類,掛有男、女裝上衣及外套。鞋、頸巾、手套等則井然有序放置係不同地方,猶如一間戶外Pop-up store,讓附近的露宿者及有需要人士隨意選擇。

(龔慧攝)

(江智騫攝)

一對露宿者:行乞的選擇

一雙露宿宿友並肩而行,阿華用哮喘藥往口一噴,輪椅往前一推,阿dee拿起厚實衣物往輪椅一掉,像在超市購物般等閒,卻流露幾分基本的穿衣態度,「最重要穿上身後不會(凍到)震!」一個「震」字在阿華口中份外有力。

阿華(左)與阿dee,二人自二十年前相識,一直相依為命,露宿至今。(江智騫攝)

穿衣有選擇,露宿如是。即使找區議員協助申請公屋20年不果,對於露宿的選址仍然有要求。曾在通州街橋底露宿,卻被鄰居欺騙,「當有人每天問你借幾塊錢買飯,卻發現原來他在儲錢買毒品,除了感到被出賣,更覺自己害了他。」當然,也有種種偷竊、騷擾等複雜問題,但相比睦鄰的誠信破產,其他問題都不算甚麼,這也是他倆後來搬到東京街露宿的主要原因。寧可清靜,也不願再受騙。

 

推着一輪椅的衣服,二人打算找「東哥」(社區組織協會吳衛東)跟進公屋申請事宜。途中阿華忽然想起有名的「深水埗明哥」(北河燒臘飯店陳灼明)今天派飯,阿dee卻不以為然,說倒不如自己多乞食幾小時。「明哥派飯很好,但你看看排隊的人,很多根本都不窮,卻特地乘車來要飯!他們會搶飯盒!會搶!你去看看!我不去啦!」乞食對他們而言,是一種選擇,是對不勞而獲的不屑一顧,用勞力去換取所需。

 

「會不夠吃嗎?」

 

「多乞一點囉。」

 

記者彷彿問了個蠢問題。

 

最後,二人還是往「明哥」飯店的相反方向進發,繼續搵食。

一大車「斬獲」,除了義工們的積極協助,也有二人的精心篩選。(江智騫攝)

阿志的型格斗篷

露宿者阿志的衣著實在不差,大概是有刻意配搭過——一件深綠色的連帽外套和杏色頸巾,配上一條暗黑色綿褲,Crocs涼鞋裹著一雙白色襪子,一頂黑色的冷帽及一個外層已經剝落的口罩掩蓋了他大部分的面容,但令記者印象最深刻的是他左右肩各背着一個藍色斜揹袋,即使試衫或訪問期間,他也不肯除下,袋裏應該裝着他全部家當。

(龔慧攝)

這天他來到現場,拾了三袋衣物,袋裏還有兩個蛋糕。一如其他露宿者,他的故事不算特別,「做過倉務員,裝修,後來失業了」。他坦言,租不起劏房,就算想租,許多包租公包租婆都會百般刁難,「深水埗多毒友,許多人見你是單身男人,都不會租給你」。問他露宿多久,他不願直說,但訪問期間,幾個同伴經過,和他談笑風生,又有幾個女孩過來找他,說要幫他看守他的位子,不難想像他在此紮根已久。

 

「好像行街,感覺不錯」

 

兩三日前他收到街招,知道這裏會辦一個贈衣活動,便過來看看。「身上的衣物都是有人送贈的,一袋一袋運去收容中心,我去拿衫,對方問我穿什麼碼要什麼款,便一件一件的塞過來,你不能揀,如果收到不合適的,結果也是送給人」。他接着從袋裏拿了一件大衣,「我在這裏揀了幾件衫和一些頸巾,都是保暖的,冬天要穿多點,這件大衣我挺喜歡」,他頓了頓,「好像行街,感覺不錯」。

 

他手上的大衣,一看便知不是便宜貨,攤開後發現是一件型格的斗篷大衣,連記者也覺得十分漂亮,叫他試穿看看,他躊躇一會,還是穿上了。隔着口罩,看不見他的表情,但透過他已經有幾道裂痕的眼鏡,不難看出他眼睛裏的一點笑意。

這件斗篷大衣與保暖其實並不太沾得上邊——雖然是羊毛材質,但風會輕易從袖子和衣腳的空隙中透入身體。(龔慧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