補習名師林溢欣逆市自立門戶 高峰期開131班全爆滿學生視為偶像

撰文:大學線
出版:更新:

平日下課,大型補習社外總會有學生排起長龍,為的只是進入課室聽課,一睹名師風采。凌晨時分,有學生照樣在補習社門外排隊,甚至有人體力不支而暈倒,為的只是等到天亮,能報讀下個月的補習班。走在街上,沿途看見的巴士車身、大街小巷的廣告牌,均不乏他的身影。
他是補習老師林溢欣,人稱YY Lam,2011年剛畢業便投身補習行業,口碑載道,成為中文科補習界的傳奇人物。DSE中文科被稱為死亡之卷,考試愈難,他便愈紅。2015年,當時仍在遵理學校教學的他,被現代教育登全版廣告出價8,500萬年薪挖角,創下補習界最高薪金的紀錄。2018年精英匯(遵理學校的控股公司)的招股書更披露,林溢欣的收入比重佔集團三成。在遵理學校工作10年,名利雙收,他甚至已可以直接退休,卻在此時自立門戶,逆市開設新補習社。
今年8月,林溢欣與遵理的合約期滿,宣布不再續約,並自行創立凝皓教育。今後不再只坐在講台上授課,所有事情都要一手包辦,平日精神奕奕的林溢欣,接受訪問時亦面露疲態。但當談起人生新一章,他的語氣依舊雀躍不已。
記者|徐澤欣 編輯|黃穎欣 攝影|黃穎欣

今年34歲的林溢欣出身於基層家庭,一家六口僅住在400呎的單位內。父母皆要為口奔馳,媽媽在麵包舖工作,爸爸則是裝修工人,平日沒時間照顧林溢欣。他從小沒有太多玩具和娛樂,更別說購買課外練習和出外補習,這卻誤打誤撞地培養了林溢欣對語文的興趣。

夏天時,家裡不能經常開冷氣,當他百無聊賴時,便會到有冷氣供應的公共圖書館消磨時間。林溢欣最喜歡閱讀武俠小說及科幻小說,特別是衛斯理系列。當看到小說主角能成就大事,自己亦有憧憬:「小時候會幻想自己是武俠小說裡的人物,因為男生有一種建功立業(的憧憬),想滿足人們對我的期望。」

得老師鼓勵 接觸文字工作

初中開始,正因對書本的熱愛,中文成績不俗的林溢欣開始創作武俠小說。每次寫完小說,他都會給當時的中文老師閱讀。林溢欣特別感激老師的鼓勵,令他鼓起勇氣向報紙投稿,更第一次成功賺錢,於是對中文的興趣更濃:

那種快樂難以言喻,小時候便賺到90元,還是透過寫字,會感覺有人欣賞你。

林溢欣自此投放更多時間於中文之中,例如參與中國文化學會的刊物編採工作,負責排版、寫稿和寫專欄等工作。雖然對語文有興趣,但他指自己並非勤奮的學生,在會考只取得4B的成績,稱不上特別優秀。有時放學後,只顧與朋友打牌玩耍,甚至流連於遊戲機店,回家時更帶有一身煙味,令母親擔憂不已。直到有一次母親跪在他面前,求他莫要荒廢學業。於是他向母親許下承諾,希望母親相信他。林溢欣指,這段經歷啟發了他日後處事的原則:「提醒自己一直做好自己的事,不要令人擔心。」

為實現父母的期盼,林溢欣終在高級程度會考(A-level)考獲3A2B的佳績,成功獲中文大學中文系錄取,後來以一級榮譽畢業。他隨後升讀同校的研究院哲學碩士,期間有接私人補習。因為喜歡補習教學的靈活度,畢業後,他選擇從事補習老師。

背負他人期許 名氣伴隨壓力

林溢欣入行之際,正值文憑試推出之時。中文科被稱為死亡之卷,及格率只有50%。中文科未達3級,令幾多人望大學門而興歎,林溢欣適逢其會,學生幾何級數倍增,高峰時期,一星期有數以百計的班,真人上課外更多是播放錄影,超過12間遵理分店亦有他的課程。

初踏入補習界,林溢欣依稀記得當時尚未有成名的包袱,只抱着放膽一試的心態。當時的課堂章程不會印上老師的模樣,報讀的學生寥寥可數,有學生報名時因為他的名字,更誤以為他是女老師。

隨著在行業默默耕耘,林溢欣的補習班由原本只有20多名學生,到三個班房也不夠容納,2016年的高峰期,12間分校開設的中六課程、總共131班均爆滿,需要加設新班。一本厚重的《林場必備》筆記成為考生的「天書」,每年近2,000位的學生於文憑試考獲5級或以上,約200位學生考獲5**的佳績,10年來的耕耘,令「林溢欣」三個字幾乎無人不曉。

成名後,他的包袱亦漸漸變重。剛入行時,林溢欣每天都會留意學生人數的升跌,他認為每多一個學生,好像多一份認同。但隨著人數漸漸增加,長期背負着學生的期許,同時面對網民不明所以的抨擊,更要在行內保持領先地位,不免有無形的壓力,但這反激勵他要做得更好。林溢欣笑言,自己從小到大都有個特點:

我有個優點,亦是缺點,就是在意別人的眼光。當你愈在意,就會愈不惜一切,想去完成那件事。

小時候背負著老師和父母的期望,他努力讀書,如願入讀中文系。現在,他則承載着學生和外界的期許,努力為學生爭取佳績,為團隊保住工作,而面對批評時只能無奈調整心態,希望做得更好:

沒有人特意要給我壓力,但每個人都覺得林溢欣應該會做到,這也變成我對自己的期望,我認為不要令人對你失望很重要。

成功在於拼博 有賴團隊扶持

為了工作,林溢欣每晚凌晨三、四時才休息,僅睡四小時後,早上八時多便要回辦公室繼續工作。他指自己幾乎全年無休:「第一年做補習,沒有任何休息時間,連正常思考時間、坐下來也會感到很奢侈。」為了不要令別人失望,林溢欣總將自己放到最後,形容起初是「搏了命」地工作:

首先要不惜一切,你想做那件事,就追問自己的底線可以去到哪裡。

要教導數以千計的學生,他每日仍能精神奕奕地講課,歸功的是背後的教學團隊。團隊有40多人,不少曾經是他的補習學生,負責製作教材。他形容自己是完美主義者,笑言團隊恰巧大部分都是處女座、「工作狂」,因此大家一拍即合,對工作的要求甚高,有時甚至會互相挑剔,誓要製作完美的教材,不惜通宵達旦。林溢欣慶幸有團隊的幫助,形容他們為「出生入死的戰友」,疫情前他更會與一眾同事外遊,每晚工作後又會於辦公室吃火鍋,在工作路上互相支持。

雖然林溢欣的學生眾多,真正會見上一面的亦寥寥可數,大多不過是隔著屏幕的錄影班學生。但每年文憑試前,他亦會與團隊用一整晚的時間給學生打氣:

整晚不斷接電話說:『要比心機,上你身!』不斷重複。

獨特教學方式 拍音樂影片打氣

有別於傳統的補習,林溢欣的獨特教學方式大受學生歡迎。他的課堂每月都近乎爆滿,想報讀面對面授課的課堂幾乎一位難求,需要通宵排隊報名。他指自己怕悶,所以在設計教程時,會構思有趣的形式。他曾在YouTube拍攝短片,教授成語和文言文,加上效果和插圖,令學習中文的過程更加有趣。甚至會製作遊戲節目,例如以重組句子作為遊戲項目,與其他導師比賽,又會設下懲罰任務,吸引學生觀賞。另外亦會拍音樂影片,未來更打算籌備以文憑試中文科12篇範文為劇本的舞台劇。

他每年亦會抽時間自學一種樂器,例如打鼓、彈貝斯、吹色士風等,希望學生覺得自己會一同學習,與他們同行。林溢欣每年更會自掏腰包,耗資數十萬,在伊利沙伯體育館舉辦聖誕派對,吸引近3,000位學生參加。雖然是吃力的額外工作,但林溢欣希望能拉近和學生的距離:

希望補習不只是上課、互相利用,給錢,那個人就會教你,而是可以建立某些連結。

擁有「補習名師」的光環,教材封面均是林溢欣的肖像,學生自然會把視他為偶像,會不時送禮物,為他錄製歌曲及慶生等,更有學生在社交平台私訊他,說幻想他為交往對象。這些如「追星」的行為,令他被坊間批評猶如「邪教」,補習老師的形象已被過分偶像化。林溢欣表示初時也會很介懷,不過得到學生崇拜,不會虛偽地說不開心。有時亦會自嘲:「是邪教就好了,你們就全聽我的話。」他指,若自己能成為學生的心靈導師,亦未嘗不是好事。

完成一個十年 重新出發求變

在遵理學校任教10年,照道理已可以退休。林溢欣選擇自立門戶,開創自己的補習品牌,一切也要重新開始。訪問當日,新校舍尚未裝修完畢,一下子設下三間分校,他表示:「10年要報的恩都報了,應該做到的事都做到了,想嘗試營運一間公司。」而啟發他展開人生新一章的竟然是球星美斯,美斯與林溢欣同年出生,因此令他特別有共鳴。正當人人都以為美斯永遠不會離開巴塞隆拿,他卻離開了,這決定亦鼓勵林溢欣踏出第一步,實現自己的目標:

原來人生有些事不是永遠,如果你不嘗試,你下一步可以如何?好像沒有什麼可以做。

【本文獲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實習刊物《大學線》授權轉載,原文:中文補習名師名成利就 自立門戶——專訪林溢欣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