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圖‧尋找老麥】80後攝影師尋遍全港 麥當勞最後一棵蘋果批樹

撰文:黃泳樺
出版:更新:

「連麥記都執笠 你會否哭泣?」《新青年理髮廳》輕輕唱出,越多快樂的回憶的地方,要離開越傷心,對廢墟攝影師Stone來說亦然,他拍下的影像越多,代表他喜愛的香港消失得越快。一格菲林,就是一格的消失。鏡頭下,除了廢墟,他還走遍全港,紀錄最早期的麥當勞,並尋找傳說中碩果僅存的「蘋果批之樹」。
樹在何方?文末開估。

Stone說:「對我來說,麥當勞與童年回憶掛鉤。去得到代表你乖。」(潘思穎攝)

周末六時多,Stone匆匆收工,只為一窺傳說中的蘋果批樹。蘋果批樹放在麥當勞party room,派對以外,誰都不可內進。一門之隔,市民都以為蘋果批樹消失得無影無踪,訪問期間,Stone終可在蘋果批樹前肆意按下快門,「我細個會同棵樹傾計㗎,我真係想開party,一定會坐在樹蔭下面食漢堡包!」麥當勞指,全港只剩這棵蘋果批樹。蘋果批樹如伊甸園的禁果樹,誘惑一個又一個麥當勞迷全城尋樹,Stone的「線報」也來自網民在其專頁《無人之境》的留言,「早前出了post講恆生銀行的舊式大閘,朋友見到便說:『其實麥當勞叔叔也沒有,只剩幾個。』」

一句說話便觸動Stone四處尋覓,目標是影勻全港「老」麥,目標已達半,影了十多間「古早味麥當勞」,並在其專頁《無人之境》找數,包括新翠邨以紅底黃字寫着「麥當勞叔叔樂園」,專讓小朋友開生日會;青衣翠怡麥當勞則充滿香港特色,壁畫有麥當勞叔叔與一眾「打壞朋友」在維多利亞港玩滑浪風帆。

富昌邨的麥當勞叔叔「被雪藏」,被攤位遮住一半,狀甚淒涼。(受訪者提供)
被隔離麥當勞叔叔,有網民形容麥當勞叔叔晚年悽涼。麥當勞回應,麥當勞叔叔和吉祥物沒退休,只是換成親善大使走入社區。(受訪者提供)

80後對老麥的情意結

任何年代的小朋友都愛吃麥當勞。但情意結,大概是90後、00後沒有的。曾有朋友分享兒時回憶,他小學時拿着「紅簿仔」到銀行排隊,跟櫃枱姐姐說要提款20元,買一個開心樂園餐。一個漢堡包,一個偷回來的快樂。Stone亦說:「小朋友最喜歡,去得到(M記)代表你乖,係一個獎勵的象徵。」80、90年代,西餐廳不多,大多是酒樓,「小朋友唔可周圍走,去親都是M記,最開心見到麥當勞叔叔。」Stone長大後第一份工作,就是老麥,還當選最佳員工。

Stone與一般的麥當勞迷不同。有人愛收集玩具,有人愛快餐食物,Stone的情意結卻源自麥當勞過往的環境設計,和置身「開心樂園」的氣氛。「細個,每一區的M記總有一兩間有一些特色,不像現在。」Stone憶述,舊時最愛去杏花邨的麥當勞,那是全球第11,000間麥當勞分店,開業時風光,佔用整座單棟建築物,為全港最大的分店。杏花邨的麥當勞原是屋形,單邊的落地玻璃,加上走廊的透光的玻璃頂,透光開揚,但小朋友還是貪玩,「門口有柴灣漁邨模型和許願井,好鐘意爬上井扔錢。」後來,該店因不敵租金,宣告結束24年來的營業。

以前杏花邨麥當勞設有許願井。該店於2013結業,相隔大約半年後重新開業,許願井已消失不見。(麥當勞提供)
早年的沙田新城市廣場麥當勞,一列火車頭卡座成為餐廳的「焦點」。(麥當勞提供)
太和麥當勞餐廳為香港首間 家庭式旗艦餐廳,以鮮明色彩為主。(麥當勞提供)

太古城  天花的模型火車

Stone情迷的還有太古城的麥當勞,他愛抬頭盯着天花的模型火車,眼珠跟着轉了火車一圈又一圈。轉眼長大,太古城麥當勞早已結業,連小朋友的「遊戲設施」-扭扭凳亦一併消失,「細個我好鍾意喺凳上面扭嚟扭去,而家才發現原來冇咗。越去做呢個題目,就越發現好多嘢都消失緊。」

麥當勞叔叔與一眾朋友,你又認得多少? 薯條脆卜卜你又識唔識?(潘思穎攝)

所謂的消失並不一定是指結業,Stone解釋是麥當勞翻新後如同「倒模」,沒有什麼地區特色。「以前(店內)有壁畫、扭扭凳、麥當勞叔叔、小飛飛等等,有一種歡樂和童話感覺,如小朋友的樂園。現在,(裝修用上)黑色地磚、高枱高凳,還有吧枱,壁畫買少見少,感覺想(將店)包裝成高檔路線。」

香港麥當勞企業傳訊高級總監林婉梅接受《香港01》訪問,公關的答案屬預料之內--麥當勞會因應不同餐廳需要,按時為餐廳換上全新形象。當中考慮地區、商圈、顧客群和社區特色等因素。例如金鐘海富中心首間概念店,因該區較多上班一族,故設有無線充電服務和自助水機;而屋苑的餐廳較多家庭顧客群,多增設家庭適用的設施,如太和的家庭式旗艦店,有香港麥當勞第一間育嬰室、自動洗手機和汽球天地。

Stone指新翠邨麥當勞有紅底黃字寫着「麥當勞叔叔樂園」,還有飲筒和紙巾分發器,是以前麥當勞常有的設計。(受訪者提供)
Stone愛影廢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歷史痕跡,如裝麥樂雞的發泡膠盒。Stone第一次迷上是醉酒灣防線的二戰遺跡,「嘩!好奇怪、好奇妙。為何二戰已過了那麼久,這個地方仍存在?好像坐了時光機回去,停留在1942,時鐘就沒再走動。」(受訪者提供)

黃埔老麥80年代馬賽克風格 港鐵通車upgrade裝修 

然而,對很多人來說,新面貌增設施,卻失去一個開心樂園。其中一個將會改頭換面的,就是黃埔的「老.麥」。

最近一張黃埔麥當勞相片在《無人之境》上引起網民關注,其櫃枱下使用仿花窗玻璃裝飾,右邊牆身仍有仿玻璃假窗,Stone形容為「超有藝術氣息」。這其實是指80、90年代裝修的風格的一大特式--當時麥當勞正是利用這種西方家庭式的裝潢,吸引當時大眾到此家庭樂,感受一下「西餐」的氛圍。黃埔麥當勞餐廳於1991 年開業,而麥當勞指隨著黃埔港鐵站開通,顧客流量亦見增加,故黃埔餐廳擬於年中進行裝修,以全新面貌迎接更多的顧客。Stone慨嘆:「覺得麥當勞變左質,你去一間餐廳,好少在設計上係為小朋友,但以前的麥當勞做到。」

黃埔麥當勞1991年開業,西式彩窗是其一大特色,可惜該店即將裝修。(受訪者提供)
黃埔的麥當勞叔叔與一眾好友如為小朋友奏起生日歌。除了壁畫,整間店仍保留初期裝潢,如立體M記Logo。(受訪者提供)
漢堡神偷貼紙是「麥當勞哥哥」特意為小朋友生日派對做的裝飾佈置。(潘思穎攝)

後悔未拍下太和屋仔老麥

Stone本來專影廢墟,由影無人之境到吵吵鬧鬧的麥當勞,Stone說其實都一樣。「影開廢墟,本來對一些『使用中的東西』沒有興趣。原來那些都是大家習以為常的生活碎片,我不可能等到麥當勞消失了才影,其實與影廢墟的道理一樣。不過,我是在它拆之前影,把時間線推前。」他最後悔沒為太和的屋仔麥當勞留下紀錄,「我沒想過這麼快,『BOMB』一聲就拆了。」

「這幾年,香港失去太多,消失得太快,唯有以影像保存。」Stone慨嘆。如果影廢墟是回到過去,影麥當勞則是紀錄當下。

未見面,以為Stone大概是個寡言、有點歷練中年人,才如此愛懷舊,「我28歲,其實好多人都想不到,《無人之境》背後是個年輕人。」訪問時愛咧嘴笑的Stone說,拍廢墟照的最大原因是他熱愛這片土地。

拍久了,放下相機,回到當下一刻,現實的無力感俱增?美好只可懷念?「好多嘢..........」Stone頓一頓,冷笑一聲,「我都唔知點講。」他坦白承認無力感,「眼見好多野正在崩壞,但無為力去扭轉。」,「我又冇錢買起舊物,只好用相機記下。我怕後代不知香港是怎樣,當留一點血脈,因為自己真係好喜歡香港。」

Stone留下的影像愈多,代表香港逝去的愈多。(潘思穎攝)
全港只剩下一棵蘋果批樹。細心看,樹頂的確掛着蘋果批。(潘思穎攝)

開估:最後一棵蘋果批樹位於大埔廣福道麥當勞, 隱身於Party Room之內。房間平日上鎖,只有在開Party時才能一見真身。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