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涯規劃電影學生自製「殺父母大全」 導演:原來現實更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趙羅尼(Ronnie)說,當初想拍攝一齣有關香港學生的微電影,原因之一是2015新學年伊始,那10條逝去的年輕生命所帶來的震撼。

寫下《我的生涯規劃》這個劇本,是為了警惕社會不要走向電影中的悲劇。原來現實卻早已超越電影,每日上演着更荒謬的戲碼——微電影出街後,Ronnie收到一名補習老師的訊息,對方說在5年前教過一名小二生,經常測試能否將媽媽推落街,因為「父母死我先可以瞓」。

有人看畢影片後,留言斥片段意識不良、「教壞細路」。難道別過臉不去看,問題便不存在?

Ronnie說,拍攝最困難的是尋找小演員及場地,因為大部分學校讀畢劇本後,都不願借出學校作拍攝,部分家長又認為劇本「過激」;最終他在找場地和演員方面,各花了近兩個月。(受訪者提供圖片)

「本身諗住誇張少少拍出來,點知原來事實仲癲好多。」接受訪問前夕,Ronnie說他收到一個facebook訊息,對方任補習老師10年,但在5年前發生過一件事,在看過《我》短片後,重新勾起了這件本來就很深刻的回憶。

一個小二學生對她說,他經常高空擲物到街上,是為了測試「啲嘢係點樣跌爛、係咪一定會跌爛晒」,如果東西會破爛,便可以將媽媽推落街。學生那時說,「父母死我先可以瞓」。該老師其後向學生家長提及其子女情緒有異,但對方未有多加理會,未幾她亦已被辭退。

Ronnie直言,開拍微電影前,覺得劇本有七、八成貼近現實,現時卻發現「事實上係有十五、六成。」原來情節早在5年前已上演。

有補習老師在看完《我的生涯規劃》後傳訊息給Ronnie,分享她在5年前一名小二生曾說想推母親墮樓的事。(網上圖片)

拍攝前思考應否有下一代  拍完堅決在港不生仔

現時33歲的Ronnie說,約於兩年前,由於自覺也到了「要唔要生小朋友」的年紀,便開始觀察香港的小孩,發現他們「行為好異常」——街上的小孩由3、4歲到10歲,長期都盯着手機、平板電腦的屏幕,一旦被家長沒收便會當街哭鬧。

其後他再觀看一些探討教育的電視節目,他記得有一個節目中,學生被問到有多不想做功課,立即回答「有一億個唔想」;更令他震撼的是有一次看到節目訪問自殺不遂的學生家長,在家長的身影旁邊有一張桌子,桌上擺滿了該名學生過往奪得的獎盃。直到15年9月新學年開始,便先後有10名學生自殺,泛起的卻只有少許漣漪。就如在近日鬧得沸沸揚揚的特首選戰、七警判囚及2,000呎高潮等熱話之中,也有5個年輕生命悄然離去;他希望能藉着短片引起大家的重視和討論。

在拍攝期間,Ronnie和4名小演員「玩到癲」,自言很喜歡小朋友的他,卻說拍攝過後,愈來愈了解本港學生所面對的絕望真相;加上社會環境、金錢和時間等因素,故即使喜歡小孩,亦堅決不會在香港有下一代。他說這一代有如此想法的人不少,亦是一種無奈。

【生涯規劃】應屆DSE學生 終日埋頭追逐分數 反問:仲可以做乜

Ronnie(右)自言喜歡小朋友,拍攝時也不時和他們玩。在拍攝完成後,亦將作為道具的卡game送給他們。(受訪者提供圖片)

小演員們在拍攝空檔時也玩在一起,甚少如現時不少學生般「機不離手」。(受訪者提供圖片)

在「從來唔會諗要死」到「學生頻頻輕生」之間

Ronnie說,在他讀書的那個年代,身邊從未聽聞同學想過為學業而輕生:「直情無概念要自殺。」他記得小學時一次水浸,學校宣佈學生可自行決定回校與否,但他堅持要上學,因為當日原定同學可帶自己的貼紙簿回校、在課堂尾聲與同學交換欣賞。他說由於自己儲了很多「好勁嘅貼紙」,遂堅持上學,詎料回到學校發現只有他一個,同學都沒有回來。

雖然他記得那天很失落,但他認為,那時至少上學會有令學生期待的事。走到今天,卻是學生在大假之後、新學年展開前頻頻去尋死,在這之間到底發生了甚麼?

現時部分學生每天無論上學下課,做的、學的都不是喜歡的事,更沒有喘息空間:「你打工都至少一個星期可以放一日,但佢哋可能七日都要做嘢,仲要七日都做緊自己唔鍾意嘅嘢,咁我做人有咩意義?」而部分家長、老師都忙,忽略了學童感受,只記得要學生專注學業:「屋企本來係避風港,但返到屋企仍然好大壓力,咁我仲可以去邊呢?」

【生涯規劃】兩個社會新鮮人 在人生走着的分叉路

Ronnie(右)在開機拍攝前,曾向小演員叮囑不要模仿微電影內的情節。(受訪者提供圖片)

拍攝時曾被7歲小童劈頭第一句問收幾多錢

片段中小學生放在桌上那本疑似「毒殺父母大全」的自製筆記,名叫《我的生涯規劃》。Ronnie說,很戲劇性地,當他去年甫將劇本完成後,隨即讀到有關教育局局長吳克儉的學生自殺源於缺乏生涯規劃論,觸發他將那本筆記改名。

影片中小學生的生涯規劃,是如何出來找份人工高的工作、如何炒賣致富,甚至如何將父母慢性毒死,以取得遺產,同時擺脫父母對他們施加的壓力。事實上,Ronnie亦曾在街上拍廣告時,被一名7、8歲的小童上前搭訕,第一句便向他「問價」:「你拍嘢收幾多錢㗎?」又追問他為何賺錢不多還肯做拍攝工作。學習本身的意義,亦已被部分學生已扭曲的價值觀所模糊。

被問到如何從絕望與灰暗中尋找出路,Ronnie直言:「無呀,無出路。」但影片出街後,確實有不少正面反應,亦有任職老師的人傳來whatsapp訊息,睿會將片段傳給校內高層看,期望可帶來改變。《我的生涯規劃》是Ronnie編寫「瘋狂城市三部曲」的第一集,其後兩部曲將繼續探討買樓、援交等社會議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