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GV男優剖白】自忖有本錢 志願當男妓:大家也在消費自己身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問一對香港男同志情侶有沒有看過男優阿空的G片(Gay video,男同志色情片,Adult video-AV的相對),一個說聽過,但沒看過;一個說:「有,正喎!」結果二人便開玩笑般鬥起嘴來。看來阿空不只是台灣男同志的寵兒。

架着金絲眼鏡,一副書生相的阿空是個奇男子。他說,可能因為以前太壓抑自己是同性戀,出櫃後就「爆發」了,總希望別人注視他的身體。幾年前上傳自慰影片(下文用台灣叫法:打手槍)上網,一打成名,點擊率近40萬成為網絡紅人。吸引情趣用品商複製他的陽具和臀部作模型,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作宣傳語。之後,他做過情色按摩店員,更自薦到日本當男優。

情趣用品商「異物」複製他的陽具和臀部作模型,以「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作宣傳語。(異物網)

下集:【台GV男優剖白】赴日拍片為搵客 承認硬不起來:但我還有性慾

阿空是資訊工程系的本科生、音樂研究所碩士生。畢業後,他跑到情色按摩店工作;去年他更將自己的裸照和做愛影片等履歷寄到日本的G片商,成功獲邀赴日拍G片,片商標榜他為「17.5cm筋肉Banana」。在現實世界中慣做「1號」(即攻方)的阿空笑說:「拍片時叫得很慘,因為是做『0』(受方)真的不太享受,是有點可惜,但任何工作都是這樣呀,不是每一個環節都喜歡。」現年31歲的阿空,從高中開始,志願就是當男妓。性,就是他的工作。

當初萌生從事性工作的慾望,其實是因為在高中時,男生們都愛比拼「弟弟」的長度,他自覺水平不錯,不想浪費本錢。因此他並不介意「男妓」這稱呼,對他而言,「男妓」與「性工作」其實沒差別。

阿空其實不太滿意自己的身型,覺得肌肉不是很夠。(異物網)

小時太壓抑 長大後愛展現身體

很多人批評他高學歷,卻在消費自己的身體。他辯解,每個人都在消費自己的身體,利用自己比別人有賣點的地方工作,而剛好他將賣點定位在性活動。阿空皺起雙眉說:「為什麼學歷高不能做性工作?這問題的背後有兩個預設:一是沒有辦法的人才去做的,因為性工作的工作環境不好。但這是到底性工作的本質不好,還是大家一直不討論怎樣讓性工作的處境變好?二是你學歷那麼高,你就應該做順着做。可是我並沒有放棄學位,還有幫人寫程式,有跟人討論法律。」

不過,他想當男妓又怕被抓,自言膽小怕事,所以讀碩士期間,竟然又跑去念法律學士(但讀了一年沒有完成學位),為的是鑽研如何不犯法地做性工作,這也解釋了為什麼他選擇到日本拍色情影片,而不是直接做男妓。

在2011年時台灣修正《社會秩序維護法》,在性交易區域內開設性產業或進行性交易者,娼嫖皆不罰,區域外則娼嫖皆罰。但由於目前尚未有任何地方政府設立專區,故實務上性交易是不合法的。

愛在人前展示自己,在同志遊行中也不例外。(受訪者面書)

不希望新一代再受壓抑

除了在網上世界赤身露體,平時出席同志遊行、婚姻平權等集會,阿空大多只是在胯下圍一小塊布,赤條條地在大街行走。為什麼如此希望被注視?阿空頓了一頓才答:「我是21、22歲時認識同志圈,進圈沒多久就放打手槍片上網。那時候有朋友跟我說,可能是我小時候太壓抑,不接受自己是gay,不想自己變得『奇怪』。從14、5歲到20歲出頭也沒有好好發洩,到認識圈子之後就爆發了。從處男變到一星期三、四位(性伴)那種。」

他亦認同朋友的看法,因為不接受自己是同性戀,阿空曾經跟數個女生交往,試過後才確定不合適,也一直沒有性生活,現在想起來也覺得對不起那些女生。台灣的《性別平等教育法》在2000年發生「葉永鋕事件」後才在2004年立法通過。葉永鋕因為舉止不符合既定的男性形象,所以一直被欺凌,有天獨自上廁所期間發生意外、失救致死。但推動《性別平等教育法》時,阿空已是高中生,在此之前,他接受的教育都是「gay就是不好」,所以一直壓抑自己,「有很多反同志的人都覺得同性戀就是性變態,覺得我們希望在學校延伸這種變態想法。但我認為不應該讓小朋友那麼壓抑,不希望他們像我們般受煎熬……也不算是煎熬,我們受過的苦吧。所以同志社群常常提倡性教育,但不是希望讓更多人變成同性戀。」

阿空在情色按摩店工作過,遇過不少已婚男士。(梁雪怡攝)

男優承認硬不起來  鼓勵更多男士承認「軟弱」

不知是因為壓抑,還是阿空的性慾本身就很強,他最誇張曾試過整個暑假、每天都做兩三次。23歲時,阿空交了第三任男朋友。有一天突然像個快要「谷爆」的汽球一樣,忍不住了。他打電話跟爸爸說:「爸,我交了男朋友。」索性一次過說明兩件事:我是同志、我有男朋友。當時父親倒是冷靜回應:「對我來說是不能接受啦。」但阿空笑說,老爸聽起來還蠻鎮定的。阿空自覺很幸運,父母情感上不能接受,但理智上知道同性戀沒有不對。碩士畢業之後,他主動跟父母說,自己在做情色按摩,父母也只叮囑他要好好保護自己。

到底情色按摩是什麼?「對外頭說是按摩,但房間裏發生什麼事就不知道啦,但也不知道為什麼小房間裏有浴室呢!(笑)」

也許因為工作都以性能力為重心,由按摩到後來拍G片,他都要有「勃起來」的心理壓力,曾經每天做兩三次愛的阿空,近年有勃起障礙。他透過公開表示自己有勃起障礙,鼓勵被傳統價值鎖着的男士跳出「男士就要勇猛,就要硬得起來」的框架。

近年有不少報導紀錄了AV產業對演員的剝削,你快樂,演員卻在螢幕上幽幽地灑落血汗。那麼,GV男優又如何?阿空在日本拍G片愉悅嗎?他如何渡過勃起障礙?詳看下集:赴日拍片為搵客 承認硬不起來:但我還有性慾

阿空是剛過去的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的其中一位嘉賓,主題是同志色情影片。其他主題包括殘疾人士性需要、兒少性罪行、BDSM綑綁工作坊等。

阿空來港出席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的活動。訪問當天也順道看看旺角的性工作文化。記者說:「放心呀,我不會寫你去召妓的。」阿空聳聳肩道:「就算你這樣寫我也沒關係啊。」(梁雪怡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