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GV男優剖白】赴日拍片為搵客 承認硬不起來:但我還有性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赴日拍G片(Gay video,男同志色情片,Adult video-AV的相對)的台灣男優阿空,因為擁有先天優勢--17.5厘米長的陽具,又喜歡在人前展露自己的身體,矢志當性工作者。在上集:【台GV男優剖白】自忖有本錢 志願當男妓:大家也在消費自己身體提到阿空近年有勃起障礙,如此喜歡性愛、當性工作者的人,卻硬不起來,猶如鋼琴家沒了雙手般痛苦。他說,也許太在乎自己能不能勃起,引起焦慮。談他如何面對「軟弱」之前,先看看他在性工作行業中遇過的種種。

「情色按摩這掛羊頭賣狗肉的方式反而成為我的掩護,如果真係勃不起來,就說對不起,我們真的只做按摩。但我還是有給他挑逗,用手解決。」(梁雪怡攝)

從台灣交通大學的音樂研究所畢業後,他在某幢唐樓的按摩店工作。按摩店內設有一間一間小房間,客人從櫃台登記後,就直接走入房間中按摩。

記者問:「所以你真的會按摩?」阿空仰頭大笑,「不會啦,學過一點而已。如果對方肩頸痛,我就只會按按肩頸,但按肩頸哪個位置會發生什麼效果就不知道,哈哈!我的定位也不是按摩,所以就沒關係。」

客人「按摩」後接孩子放學

阿空覺得在按摩店工作既輕鬆又自在,從前想像過從事性工作會遇上可怕的事,例如暴力、性病等等,但他覺得這些情況都是非常罕見。有時更會遇到帥哥,他心裏暗忖:「你來幹嘛呢,又有肌肉又帥,我跟你做完也不想收錢呢!」他又遇過已婚的男士,「他結束之後要去接小孩,孩子好像是剛上完補習。有些又會提到那一代同志面對的壓力,他們很難想像現今世代竟然可以在學校有同志社團、同志組織,有空間讓同志認識彼此,他們那一代只知道某些公園可以發生那些事情。他們壓抑了四、五十年,才透過網絡或朋友知道情色按摩,又可以保有隱私,又可以談同志話題,可以說是一種救贖。」

在按摩店,有人來解決性慾,有人來找慰藉,竟然也有人真的來為按摩。有一次他開始按到客人大腿內側比較敏感的位置,客人尷尬地縮起來,並問:「這裏不是只做按摩嗎?」害得阿空想當場痛哭呢!「慘了,只做按摩是不是比較輕鬆?但對我來說按摩就是不輕鬆,我心裏還比較想做其他工作耶!」

語言不通不能做「1」 拍G片當「0」不享受

在阿空拍攝的影片中,他躺在床上,被三個男人圍著。拍攝期間,當0的一方也要硬的。阿空一度軟掉,工作人員提供了偉哥,但他並沒有吃,要靠自己重新振作。(網上圖片)

當情色按摩員滿足不了他當性工作者的慾望,所以去年將自己的裸照和做愛影片等履歷寄到日本的G片商,成功赴日拍G片,片商標榜他為「17.5cm筋肉Banana」。不過六場戲中,五場也是當「0」,即是受方,被幾個男士進入,在現實世界中當慣「1」(攻方)的他不特別享受過程,「因為1號通常是引導劇情節奏的那個,我語言不通所以不能當,只能看對手的身體語言做,拉一拉我的腰我就知道要趴着,但這種要猜對方意圖的狀況反而有點像做愛。」另外為了影片的張力,演員要調整出一些被拍到的姿態,但對被拍的人來說並不舒服。例如如果情侶做愛,會喜歡抱在一起。但拍片就不能抱,抱就不能看到樣子,連交合的位置都看不到,所以大部份時間身體都是分開的,「不過這一點我去日本之前已經想過,所以實際做時沒有驚訝。反正工作本來就不是每個環節都喜歡呀!」

拍G片為宣傳 不知未來去向

日本片商標榜他為「17.5cm筋肉Banana」。(網上圖片)

G片的片酬其實不足以維持生活,所以阿空對自己的定位很清楚,就是靠影片宣傳自己。他覺得成人影片跟一般影視產業一樣,影視產業主要收入不是賣片,而是周邊的收入,即是演員其他商業活動。「如果要在東京生活,大概一星期一部,大概兩天拍一段,兩天做一次愛,對身體的負荷還好,問題是片商不會一直找同一個人來拍片。所以拍片的真正用途是,拍了片就有客人來找你做性交易。」

即使一炮成名,性工作還需要面對年齡跟收入成反差的殘酷命運。他也觀察到35歲之後的吸引力的確會明顯下降,而男性工作者的黃金時間其實在20出頭,既年輕,又有經驗。有些同行也真的會正式轉行做按摩呢。至於今年31歲的阿空,放空半晌,還是想不出將來的路。

勃起障礎的領悟:性慾跟性能力分開

阿空現在有穩定的男朋友,但也會間中約炮。他認為性愛就像運動,打羽毛球也不一定要找自己的伴侶打,性愛也一樣。他跟男朋友已有一年沒有性生活,但彼此仍然很愛對方。(梁雪怡攝)

也許是這幾年積下的工作壓力,最近三年他在做愛期間的硬度不夠,或者會軟下來。

他承認,大概是自己太在乎能不能勃起而焦慮。但這段期間他總算領悟出另一個道理:性慾,是想要做愛的慾望,跟身體狀況能不能做愛可以分開。即是想做愛時沒有反應,但性慾還是有的,所以公公婆婆也能進行別種方式的性交。

他將陽痿之事不痛不癢地說出來,也不知道他有沒有為此事痛苦過。他希望透過公開分享,令更多男士願意承認,並尋求治療,「男性好像不太接受這樣的狀態,覺得沒反應就是沒性慾。幾乎沒有人主動承認有勃起障礙,不說就自己找偏方去醫。我覺得男士若跳出要『勇猛,就要硬得起來』的框架,勃起障礙反而更易渡過。如果我現在約炮,也會直接跟人家說最近的狀況不太好,對方通常都會說,沒關係呀,這樣我也會輕鬆一點。」

阿空一直有望台灣能合法娼嫖。(梁雪怡攝)

台灣的刑法第231條〈引誘容留媒介性交易營利犯罪〉,「意圖使男女與他人為性交或猥褻之行為,而引誘、容留或媒介以營利」即違法。本意是處理妓院與皮條客,但成人片商也符合這狀況。不過,曾研讀法律的阿空認為就拍片而言,有兩個情形不符合這一條件:(一)手槍片、(二)片商只有一個人,而演員就是跟導演兼攝影師做愛。

阿空是剛過去的基督教性/別文化節的其中一位嘉賓,主題是同志色情影片。其他主題包括殘疾人士性需要、兒少性罪行、BDSM綑綁工作坊等。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