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清多圖】港大生編畫鳥類圖鑑 生態學竟然係真.搵食科

撰文:溫釗榆
出版:更新:

為何長頸鹿的頸這麼長?原來大象的孤兒有創傷後遺症。修讀生態學考察這些彷似遙遠的生態知識外,還要讀甚麼?
兩位畢業生Charlotte和Henry因為愛自然,所以選修生態學,除了攀山涉水去境內外考察,更將知識融入生活之中,繪畫自家的卡通物種圖鑑,說說與微小個體於本土社區共存的故事。
攝影:林若勤

Charlotte和Henry畢業後創立了面書專頁RedstART,分享本地物種的小知識。
白頭鵯是本地常見雀鳥,喜歡吸食花蜜。(資料圖片)

點解讀生態?係愛呀!

對大自然沒有愛,大概很難投入生態學的學習。Charlotte小時候住在鄉郊地區,爬樹、看小鳥都是生活日常的內容,從未與大自然割裂,入大學順理成章選了香港大學的生態學作主修,觀察生物從此除了帶着愛和好奇,還多了一份專業。Henry則是個從小熱愛大自然的城市男生,生活環境沒有被大自然包圍,唯有多看紀錄片「補給」,中學畢業後,他立志要選讀「生態學」,延續知識的追求。

Charlotte上莊時遇見了相同主修的Henry,兩人說話投機,理想也接近,在大自然的撮合下走在一起。兩人畢業後在不同環保團體工作,工作內外都分享自己對大自然的認識。Charlotte說「畢業後,我在環境團體工作,負責對外處理公共事務,要緊貼時事和政府的發展政策,作出適當的回應。」 Henry則主要負責公共教育,在中小學舉辦工作坊、講座、導賞團,讓下一代從小開始認識大自然的微小個體,學會與牠們在城市共同生活。

+5

知識就是力量 保護生態不能單靠感覺

為何要學生態學?Charlotte自豪地說,「香港雖然面積很小,但有很豐富的生物多樣性,只是海洋生物都有超過6000種。以一個國際大都會來說,非常難得。而且,香港的城郊比例比很多大城市好,城市高度發展經濟的同時,仍然保留了大片的自然生境。當野外一旦被發展,就很難復原」。兩人希望大眾從認識這些小生物開始,意識到保育的重要性。

生態學並不是離地的學科。保育逐漸成為了全球趨勢,不少國家在發展和管理的層面上都要加入生態元素,盡量保持生態的完整,生態學的知識可以滲入很多不同範疇。「香港是非常發展主導的城市,因此更本地需要一群受過生態學訓練,很熟悉本地環境的學生。」這年頭很多人說要保護香港,如何保護,不但要有感情的投入,還需要紮實的學術背景、理論,提出有力的論據去支撐自己的理念,才能說服別人,自己捍衛的是什麼。

赤腹松鼠是香港唯一的松鼠品種。

生態要學乜? 攀山涉水去考察

概括來說,就是生物和生活環境關係的科學科目,處理人對生物的好奇心:例如為什麼長頸鹿的頸子會這麼長呢?為什麼黑臉琵鷺的喙構造會跟其他雀鳥有所不同?Charlotte解釋,「比方說,觀察一隻雀鳥,從生物學角度,會研究牠的結構,而生態學則是就會觀察牠們的獵物(食物)及其捕食者,亦會研究牠們的分佈和繁殖模式:為什麼牠會在這裏出沒?因為存在覓食的機會,還是其他吸引的因素。我們就是學習當中的關聯。」

風雨中更顯不羈

學習的理論範圍覆蓋全球,課程自由配搭,集中生物多樣性保育、保育議題與氣候的關聯、主要支撐生物多樣性的理論及介紹立法保育以及保育經濟。而作為香港的學生,熟悉本地的生態當然很重要。兩人難忘新生學年必修的5天本地野外考察。「港大的傳統是考試前有『Reading Week』,考察團會在這段日子舉行,我們以北潭涌為基地,駐紮在那裏,每天攀山涉水,到河流、溪澗、山坡、森林、天然沙灘裏考察,晚上回營後要分享,討論當日的所見所聞。」

憑借大象的輪廓弧度可亦分辨其性別。
Henry的菲律賓海洋考察筆記。

水上來山裡去 南非驚見大象孤兒有PTSD 

修讀時,他們亦有不少機會參加海外野外考察,在南非草原看見非一般的大象亦非常深刻,「當地的大象由於過度獵殺,遺下的孤兒患有創傷後遺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簡稱PTSD),行為和性格都與平常的不一樣,牠們會自相殘殺、和其他物種發生性行為,帶有攻擊性。」

他們還到訪印度的環境保護區和菲律賓觀察海洋生境,「在印度考察時我們全程都坐在吉普車裏,因為保護區的環境盡量保持原始開放,當中又有不少獵食性動物,例如老虎等。我們沿着指定路線考察,把看到的物種、牠們的特徵、當時的行為記錄下來。而在菲律賓時每天凌晨5點多起床,天剛亮就出海觀察,中午1、2點才上岸食午餐。」

患有創傷後遺症的大象會自相殘殺、強暴其他物種。

學科冷門人數少 市場需求大 

生態學每一屆只有十來個學生,畢業後8、9成都是從事與環境相關的工作。學科的名字聽起來冷門,但社會對生態學畢業生需求比想像中高,「出路大概有幾種類型:繼續追求科研的同學,大多會在不同大學做研究助理或進修碩士。商業類的有擔任企業的環境顧問;環境保護團體的工作也分很多類:包括公共教育、保育上的研究考察、自然生境的生態狀況監察,以及如何改善當地的生物多樣性等等。」行業有前景,不少同學剛畢業就被聘請擔任助理主任的工作。

繪本土物種卡通圖鑑 以畫說故事

在Henry的考察筆記中,幾乎每一頁都有精美的插圖,輔助解釋,繪畫一直是他的興趣和筆記方式。Henry學生時期擔任香港大學學會會理學會環境生命科學學會宣傳秘書,包攬了大部分的設計工作,還為觀鳥會設計一系列本地雀鳥圖畫。「在這些圖畫的世界觀中,相信自然萬物都有各自的守護精靈。」既然喜歡畫畫和生態,不如「溝埋做瀨尿牛丸」。

他與Charlotte在面書上創立了專頁RedstART,一人畫圖,另一人蒐集資料,不定時介紹本地原生物種,「RedstART這個名字的靈感來自於北紅尾鴝 Daurian Redstart (學名:Phoenicurus auroreus),是一種香港常見的冬候鳥,我們很喜歡牠的外型,希望以牠做開始,分享大自然的有趣發現。」

新年時,他們推出了雞類圖鑑,卡通化後大眼睛和長嘴巴的特徵更加明顯,「香港有超過500種雀鳥,很多品種的名字都有雞字,但其實只有鷓鴣、鵪鶉這兩種雀鳥和原雞同一科,是雞的近親。」Henry把這些和雞有關的雀鳥都齊集在一張福字圖中,藉此介紹香港雀鳥的有趣命名。

兩人強調這不是一個教學,而是趣味分享,「高清的圖片,像真的繪圖在坊間比比皆是,我們不是站在高地上要教大家什麼,而是希望好像說故事那樣,分享有趣的小知識和見聞。」

社區觀鳥小貼士 社區與生態互動

觀鳥除了留意外型特徵,還可以觀察牠們的行為,進食什麼東西、求偶的姿態是怎樣的,牢記雀鳥叫聲能幫助分辨品種。宏觀地思考,還能分析附近的環境吸引該品種的原因。一隻小小的雀鳥,也能成為大自然這本百科全書的小篇章。兩人提醒觀察時應儘量不騷擾,減少人為的滋擾。


特別鳴謝:RedstART
了解更多生態學課程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