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佑寧堂重建】神學者:教會從來都有同發展商合作 但須透明公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位於半山區堅尼地道的香港佑寧堂堂址已有68年歷史,將與發展商恒基合作將教堂重建成22層高的綜合大樓,最低5層將保留作教會之用,其餘發展成高尚住宅,決定引起爭議。2014年佑寧堂內部以僅高於三分之二門檻通過重建方案;有反對教友指至今仍不能理解教會決定,憂慮重建變相成賺錢工具。1979年開始在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擔任牧師、前中大崇基神學院院長院長的盧龍光牧師則指教會與發展商合作是常見做法:「教會從來都有同發展商合作做生意,之不過唔可以分紅;教會就係做生意,將啲收入要嚟資助返自己嘅服務 。」

攝影:顏寧

盧龍光牧師:「教會從來都有同發展商合作做生意,之不過唔可以分紅;教會就係做生意,將啲收入要嚟資助返自己嘅服務 。」

盧牧師解釋教會教會服務能獨立運作才是最理想狀態,不依賴公帑才能保持主動性。他指,現在講求Self-financed(自我融資)的價值已成為社會共識。他解釋,大學現在都要自己籌錢,「政府自己都鼓勵緊大學都要自己搵錢,又話你有冇咩發明。」

【教堂重建】佑寧堂將變豪宅 歷史研究者:屬少數戰後代表性建築

【社區異想】馬鞍山礦場女人「不得內進」?靠嚇背後原來有法可依

【唔隱世唔打卡】行屋企個後山 發現社區專屬秘境 為生態留記錄

單靠奉獻難應付重建開支  土地升值以換取資源

位於堅尼地道和皇后大道東交界的循道衛理會國際國際禮拜堂亦正進行重建。很多人或會以為教會奉獻收入能應付重建開支,但是,盧牧師舉例指其教堂重建所需的4億5000萬即使由全港一共約1萬名校友一起籌款,便每人需付出4萬元;但現時現在教會計合其他儲備、奉獻後仍欠1億8000萬。

盧牧師指土地是教會有商業價值的財產——尤其現在土地的價值隨著周邊地區發展後升值不少,「教會擁有嗰啲地,啲建築物又老,你又唔夠錢去起 ,咪用土地搵錢嚟去起樓。」他舉例指其中一個最早的項目是位於沙田道風山的曉翠山莊,由道風山基督教叢林與新鴻基合作改建而成,於1993年建成。他指:「30年前開始傾合作,嗰度本來係荒郊,種下田。」

盧牧師形容自己如同教會的「管家」,並不擁有這些財產,「上帝畀咗塊咁嘅地你。點呀,仲係3層樓係度吽?呢啲資源應該好好運用。」

例如浸信會神學院前址在何文田山道,後來與新鴻基合作將原址重建為何文田山一號,並由新鴻基負責神學院在西貢西澳新校舍的地價和興建費用。而循道衛理於80年代末期與恒隆合作重建海陸軍人之家(又稱水手館),後來改做青少年中心;直至1988年,教會與恒隆合作改建成衛蘭軒;項目部分收入已撥入資助中大崇基神學院,以及每年到柬埔寨的宣教工作。

教商合作 應更看重服務價值

即使教會與地產商合作的做法不算罕見,但盧牧師認為教會應有堅守的原則,「教會嘅錢用返係教會服務就係原則 。」而且,教會提供服務看重精神價值和社會價值,與發展商看重商業利益截然不同。

香港佑寧堂將重建成22層高的綜合大樓,最低5層將留作教會用途,其餘17層將用作住宅用途,共提供45個單位。

盧牧師指做生意不是教會最核心的使命,所以不會營運酒店或商舖。他憶述當年與新世界簽訂合作重建位於灣仔軒尼詩道的循道衛理香港堂時,香港堂擁有最低的10層,新世界擁有另外13層20年;新世界希望能擁有地下那層,提議教會搬上上層,當時盧牧師拒絕指:「唔得,最好嘅地方我哋要嚟做教會;佢話要來做舖頭,我就話唔得,要來做公共空間。」

香港堂在2009年灣仔維景酒店酒店發現豬流感個案和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曾經開放予警察和公眾人士使用;現在香港堂在午飯時間的提供地方供灣仔上班族作飯堂,期間有演講和音樂表演。盧牧師解釋,從商業角度是無可能用這些地方作以上用途,「佢認為最有商業價值嘅地方,我就認為最有服務價值。」

根據去年法庭就豁免執行《佑寧堂法團條例》的文件指,香港佑寧堂將重建成22層高的綜合大樓,最低5層將留作教會用途,其餘17層將用作住宅用途,共提供45個單位;其中19個由佑寧堂所擁有,當中7個單位需用作「政府、機構或社區」用途。鄰近教堂的堅麗閣建築面積呎價已達四萬多元,有反對教友指屆時教堂的收入將非常龐大,但是並無交代將如何運用住宅單位及其收益。

位於半山區堅尼地道的香港佑寧堂堂址已有68年歷史,其中於1955年建成的聖所和鐘樓被古諮會於今年三月初會議確定為三級歷史建築。

教會分裂須付代價 說服教友需資訊透明度

反對佑寧堂重建的教友亦表示,教會並無交待將來重建後所得的地方和資金將如何運用、重建草圖、相關建築師報告等,由始至終都看不到重建的原因和需要。盧牧師認為重建決定需資訊透明,亦要開大會討論,讓教友可以面對面質詢,例如請建築師在大會上解釋重建計劃,「圖則、報告印晒出嚟,講晒點樣做、用幾多錢、啲錢點樣分、點樣收到錢,一毫子都數埋比佢睇。」。

教會面對重建有意見分歧,盧牧師認為好正常,教友未必明白重建的原因,「其實講到尾都係佢點樣說服到啲人,最重要是解釋『點解要拆? 做咩要起?為咗做咩?』」。有反對佑寧堂重建的教友認為「合一(Unity)建基在真理和透明度之上」,將來重建後將會離開教會。若在有分歧的情況下繼續重建,盧牧師認為教會可能會因此付出分裂的代價。「呢個好傷,計唔到值幾多錢,傷痕係好難修補。」他續指,由一開始的猜疑,到後來會出現指控,「以後離開我都周圍講你壞話架啦。我走咗你都唔會開心,嗰班人本來係老友。『你哋班人牙擦擦,就係為咗錢、有錢亂洗。』呢種指控係一世。」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