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大佬】加拿大一條街3間藥房 議員研究限每區連鎖店數目

撰文:林𡝴雯
出版:更新:

在銅鑼灣走一圈,祟光百貨、麥當勞、大家樂,沒有一間不是連鎖店。同樣的情況也在多倫多發生,有「多倫多的夜生活和娛樂中心」美譽的央街(Yonge Street),近年也有多家大型連鎖商店進駐,獨立小店賣少見少。
但當地議員並沒有坐以待斃,上月底參考三藩市經驗,研究限制連鎖店數目。到底禁止或限制連鎖店在指定地區開店,是否真的幫到小商戶呢?

香港地一街都是藥房。(倫星揚攝)
央街近年有多家大型連鎖商店進駐,獨立小店賣少見少。(Getty Image)

多倫多有老店即將結業,崛立在央街(Yonge Street)接近40年的搖滾樂餐廳(Hard Rock Café),下月(5月)將被加拿大最大的連鎖藥房啟康藥房(Shoppers Drug Mart)取代。雖然即將結業Hard Rock Café和啟康藥房也是連鎖店,但連帶在10分鐘步程內的兩家啟康藥房,央街一帶已有3家啟康分店。多倫多市議員Mike Layton批評藥房進駐央街的做法,「這樣做完全不能增加社區活力……和拿起一個大錘,對心口打下去無分別」。

加上即將開業的新店,啟康藥房在央街一帶已有3家分店。(Getty Image)

多倫多4個月內7個音樂表演場地結業

「我們的社區以前好好,可以走去屬於我們的豬肉檔口、我們的乾衣店,走去水果檔取回自己的東西……你會和那些小型、獨立的家族小店建立關係」,央街商業改善區的Mark Garner這樣說。70年代的央街除了容易買日常用品,還有不少音樂酒吧、賣衫舖、表演場地,但連鎖店、大公司廣告牌現在已把它們一一踢走。單單在今年,多倫多已經有7個音樂表演場地相繼結業。

為了「救回社區」, Mike Layton上月底在市議會提議,研究三藩市及其他城市限制連鎖店的策略,及提供誘因鼓勵不同種類和大小的店舖,在主要商業街道經營。Layton強調不可以把同一條發展方程式套用到每個社區,「我不是要完全對連鎖店說不,但應該考慮一下本地居民的需要」,並確保每個社區都有所不同,而非一式一樣。

三藩市殺錯良民  只剩貴而無當精品店

三藩市在2006年曾推出限制連鎖零售店(formula retail)的政策,限制在全球11個或以上地點也擁有分店的大型連鎖店,在部分社區開設商舖,以保持社區獨特性。「禁店令」推行後,成功阻止一些美國和墨西哥的大型連鎖店在部分城市開業。Layton認為其他城市對連鎖店的處理手法值得借鏡。

但在三藩市其中一個最嚴格的「連鎖店禁區」海斯谷(Hayes Valley),「禁店令」竟殺錯良民,將提供市民日用品的連鎖零售店都踢走。「你現在見到的很多店舖,也是非常高級、很貴的精品店或女裝店,賣一些超級貴的鞋、銀包」,三藩市商會政策副主席Dee Dee Workman批評「禁店令」令本來已在夾縫中求存的低收入人士,生活更困難。

三藩市海斯谷的「連鎖店禁區」殺錯良「店」 ,只剩下賣昂貴鞋子、錢包的精品店。 (Getty Image)

英國限店舖面積趕連鎖店 大企業開小分店接招

除了三藩市,英國也曾透過限制店舖面積(下稱「限舖令」),打擊市中心的超市巨擘,但結果只是促成大企業成立小分店,令獨立的小商戶受害。哈佛大學商學院助理教授Rafaella Sadun也曾以英國例子指出,「限舖令」雖然令大連鎖店不能直接進入市場,但會吸引他們投資開設一些較小和集中的店舖,最終會更直接地跟獨立的小店競爭,加速小店的衰亡。

「那些大公司店舖、大零售店,基本上已經取代了整個行業。他們可以創造就業機會,所以得到政府的支持……但小商戶就被人完全忽視,已經變得好罕有」,央街小商戶Pritchard感嘆。雖然封殺連鎖店是否解救小店和街道的良方仍是未知之數,但Layton限制連鎖店數目的建議成功引起加拿大國內居民的注意,也許這正是一個好機會,讓大家思考我們到底需要一條怎樣的街道、我們的社區又需要什麼樣的店。

資料來源:衛報/Metro News/BlogTO

市議員 Mike Layton認為主要商業街道應有不同種類和大小的店舖,配合本地居民的需要。 (Getty Image)
香港連鎖藥房的數目又是不是符合市民所需?(倫星揚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