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洲點只太平清醮】跟炮會舞麒麟採青飲酒 直擊水上人的天后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提起長洲的節慶,大家總會想到一年一度的太平清醮(農曆四月初五至九)。遊客興高采烈地湧到長洲看飄色巡遊和搶包山,吃數粒芒果糯米糍,買個平安包鎖匙扣回去做手信。據長洲漁民指,太平清醮多是島上海陸豐人的傳統,參與慶典的以陸上人為主。那麼水上人呢?據《長洲鄉事委員會》記載,百多前長洲的陸上居民人口約3,000人,艇戶則有5,000人。長洲本以漁港聞名,島上漁民又會在哪天祭祀天神?

誠心社等人浩浩蕩蕩地「請」自己在家供奉的阿媽到西灣,祈求一年風調雨順。(鍾偉德攝)

每年農曆三月十八就是長洲人的天后誕,比其他地方的三月廿三正誕早五天,稱為「頭誕」。長洲廟宇眾多,當中最多的是天后廟,小小島嶼竟有四間之多。過去長洲以漁業為主,即使上了岸的水上人也特別尊敬海上守護--天后。傳說天后姓林名默,自童年起已有預測天氣的異能,在海難中救人無數,沿海鄉民和漁民均視她為海上守護神而建廟奉祀,祈求風調雨順,漁獲豐收。

相關文章:【長洲點只太平清醮】三代漁民難捨海闊天空:香港不能沒了漁農業

不過,不是說陸上人就不拜天后,水上人就不拜北帝或觀音,香港史地掌故周樹佳解釋,香港拜天后的族群是水陸齊飛的,在新界內陸居住的圍頭人,同樣有拜天后的悠久傳統。長洲漁民之所以說太平清醮多是島上海陸豐人的傳統,要追溯其歷史淵源,長洲玉虛宮是太平清醮的祭祀「主場」。玉虛宮建於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是全港最古老的北帝廟之一,廟內北帝是由鶴佬人請來,所以後來太平清醮便採用了鶴佬人的的傳統祭祀儀式,除了由鶴佬喃嘸負責祭祀儀式,醮場佈置和神祇巡遊亦充滿鶴佬色彩,鶴佬人的參與比例亦較多。但事實上,廣府人(包括水上人)、潮洲人等,其後都有參與太平清醮。

炮會

這天長洲街上雖然沒有飄色巡遊,也沒有特色天后誕紀念品給你帶走,但舞獅、麒麟或貔貅隊伍穿梭大街小巷,相比起太平清醮,參與天后誕的以本土長洲人為主。。(鍾偉德攝)

+32
+32
+32

農曆三月十八,各個炮會(社團)的舞獅、麒麟或貔貅隊伍穿梭大街小巷,記者隨炮會「誠心社」搖着大旗、打鑼打鼓地走到北帝廟參神(到北帝廟是參神,到天后廟是賀誕),沿途將賀帖派到相熟小店,告知待會來「採青」。(「採青」所用的「青」多以生菜為主,有生財之意。)中午稍作休息便拉大隊到西灣的天后廟賀誕。明明從市區出發時天陰微雨,豈料甫下船踏上長洲碼頭,竟晨光如沐,「你話我哋長洲人迷信又好,但逢係大時大節就會好天。」看著舞獅隊伍出發賀誕的長洲街坊自豪地笑着說。

啤酒當水飲

記者問,你飲咗幾多罐啤酒?「今日飲咗第8、9罐呱,冇認真數喎,唔飲點頂落去呀,要蒙敝自己意志, 話比自己聽唔辛苦,唔辛苦!」小肥說。(鍾偉德攝)

長洲約有三、四百間炮會,成立了20年的誠心社,歷史不算悠久,社員也只有30多個,相比起有幾百人的炮會,誠心社算是中小型炮會,每年籌集約五萬元來賀誕。誠心,意思是誠心上香給阿媽(即天后娘娘)。因為每家每戶都想在天后誕捧自己家供奉的阿媽到天后廟,但總不能這樣做,要不然不知何年何月才擠到西灣。於是,相熟的水上人家會自組一個炮會,改個好意頭的會名,弄件簡單的T-shirt就成事。每年天后誕,誠心社的壯丁會用小車載着阿媽,加隻乳豬、舞隻麒麟、擔幾支大旗,浩浩蕩蕩地出發。有隊員遇到在路邊牌檔喝凍檸茶的老友,便隨手拿起老友的凍飲,呷一口降溫,又大步大步的向西灣邁進。

除了祭祀用品,還有補充體力的汽水和提神啤酒,大家邊行邊「灌酒」。十幾年前「上了岸」的小肥,是創會元老之一。說話豪氣,就是那種隨時都可以跟你乾十幾杯威士忌的義氣仔女。這天他負責「揸頭旗」,記者一直見他喝完一罐又一罐啤酒,才下午兩時多,好奇問他到底喝了多少,小肥想了半晌,「今日飲咗8、9罐啩,冇認真數喎,唔飲點頂落去呀,要蒙蔽自己意志, 話畀自己聽唔辛苦,唔辛苦!」

這天風大,「揸頭旗」的他要控制左搖右擺的大旗行上西灣,好不吃力。不過他說現在的旗已輕巧多了,「以前支旗有成30呎,即係3層樓咁高。𠵱家就係20呎,因為年紀大,冇咁好力,但後生太重又未識揸。」

會獅

舞獅和麒麟相遇時會砌磋切磋,要舞得威武來炫技。舞完後,旁邊的人都會拍掌。(鍾偉德攝)

各炮會都有自己的傳統,有的喜歡舞獅,有的愛麒麟,有的愛請來貔貅。誠心社20年來都是舞麒麟。慶典期間,舞獅和麒麟相遇時會切磋切磋,要舞得威武來炫技(這天路上有很多舞獅和麒麟,所以短短的路程便行了個多小時)。別以為隨行的音樂都是亂來的,這天負責舞麒麟的樹哥形容他們是一隊band,「啲打(即喇叭嗩吶)其實好好聽,有快、中、慢節奏,每一首都唔同。例如會獅時,就會吹快啲,有氣勢啲嘛。我哋聽住啲打就知道要快定慢,個個band唔同,要默契。」

西灣天后廟已有逾200年歷史,廟內存有乾隆時代所鑄的銅鐘。廟後的小涼亭坐擁西灣及避風港。每年天后誕,居民都會到來進香。(鍾偉德攝)

長洲有個黃飛鴻傳人?

麒麟比舞獅舞得高。邊舞邊步行到西灣,咪話唔攰。(鍾偉德攝)

樹哥20多歲學舞麒麟,他說麒麟的特色是比跳得高,主要花式有「咬膝」和「殺四門」:咬膝即是麒麟蹲低,咬自己的尾巴;殺四門則是在四個特定方位舞麒麟。問他覺得自己今天表現如何,他尷尬地笑說,舞麒麟不是自己的專科。旁邊的老友小肥大聲說:「佢係黃飛鴻第五代傳人嚟㗎!」咁堅?原來樹哥12歲拜洪拳泰斗梁鑑光為師,梁鑑光則師從王利,王利師從林祖,林祖的師傅則為林世榮,林世榮的師傅就是無人不曉的黃飛鴻。

採青時遇上樹哥(左)的師傅梁鑑光(中),大家不斷說:「你好彩喇,一定要搵師傅影相呀!」(鍾偉德攝)

樹哥尷尬地笑說,舞獅是為興趣,不能為生,所以不是正職。他入門頭幾年,也不過是個打雜,「只係幫手湊吓𡃁仔,執頭執尾,煮大鑊飯紮穩個馬,再學洪拳,學咗幾年,之後先可以掂條獅皮咋,邊有得咁快你舞。嗰時冇諗過乜回報,有人肯教仲要諗回報?以前唔似而家咁要收學費嘛,跟師傅唔使錢。」

叫梁鑑光師傅紮個馬拍照,他邊拿著一根煙邊紮馬步。81歲的梁鑑光師傅說:「1974年有人搵我入長洲教拳,教教吓搵唔到食就出返九龍,做咕哩囉,個個都知啦。之後先返長洲之嘛。」(鍾偉德攝)

採青

「搶錢」還「搶錢」,都要付出你的胃,大伙兒蹲在麒鱗身下大口大口的喝啤酒。(鍾偉德攝)

賀誕的最後一個節目是採青。炮會到過西灣天后廟賀壽,就回派過帖的小店採青。原來長洲人俗稱採青為「搶錢」,小肥扯大嗓子道:「採青我哋俗稱搶錢!通常會放生菜,加封利是,利是最少有300蚊,識得人多人緣好,分分鐘行一轉有一萬。都未必間間放利是,有啲就擺啤酒,兄弟走入麒麟身一齊飲。有次呀,有人放白蘭地呀!」

由早上10時多到北帝廟參神,到下午上西灣賀誕,3時多開始採青,大約採了一小時。來到最後一站永佳茶檔,茶檔老闆是誠心社的社長,準備了一打啤酒給麒麟隊伍。大家蹲在麒麟身裡大口大口地喝啤酒,喝完之後大家拍手大喊:「好嘢,又一年!」

延伸閱讀:隘洲天后、三角天后、三洲天后 估吓係香港邊區嘅天后娘娘?

有年他們採了幾杯白蘭地,飲飽「舞醉」,又一年。大家也寄望來年天后娘娘繼續關照。(鍾偉德攝)

(鍾偉德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