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郵差叔叔】單車穿梭新界七條村 見證農田變丁屋 派信變派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剛才我撒了謊。」劉喜有一邊把信塞入信箱,一邊說,「剛才我亂說以前做工廠,其實我以前做警察,因為一個人才轉做郵差,那個人叫葉繼歡。」他沒有和葉大賊駁過火,只是隔著電視看見機關槍橫掃的殘酷,原來人可以那麼殘酷,他想起家中老婆,不想如成龍《警察故事》中那句歌詞:生命作賭注。

攝影:余俊亮

1989年劉喜有25歲那年,他入郵政工作,先是在紅磡舊總局做了一段時間,再調往長沙灣郵局派信,接著申請做鄉村郵差,被派往上水,每天踩一輛單車、車尾放個郵箱就出發,鄉間來回走了25年。

郵政局指,截至今年4月前,全港總共有2880個郵差,其中有80人是女郵差,最年輕的只有21歲。徒步派信的路段有1500段,至於單車派信路段,現在有超過100段,劉喜有那段是其中一段。

鄉村郵差多數踩單車派信。(余俊亮攝)

每個郵差出發前先要在派遞局按派信先後次序分信,一疊疊用橡根紮好。(余俊亮攝)

舊時農田 如今丁屋處處

「我派信有七條村,塘坑村、祟謙堂村、麻笏圍、老圍、祠堂村和永寧圍。每條村的路線也不同……當日我來派信,腳下踏的都是農田。」現在農夫都老了,沒有人耕田,地產蓬勃,個個用農地改用途起丁屋。「前面這間白色丁屋是新起的,這十年多了很多丁屋,門牌也增加,每加一間新屋,差餉物業估價署會給我們一個新的門牌,讓我們在路線上加插。」

「旁邊這些舊的寮屋、鐵皮屋存在10多年都沒有門牌。村裡以前有士多,村民都叫它舖仔,舖仔賣糧油汽水啤酒,寮屋的信都是存放在這。大約10年前士多生意不好,業主收回地方起丁屋了。村裡以前還有雪糕車,下課時候雪糕車在村口、遊樂場四處兜,後來也消失了。這些能聚集村民、小孩的地方都消失以後,我和他們溝通的機會也少了,尤其逗小朋友,現在派信的老村沒以前熱鬧。」只剩下老人坐在村口的寧靜。

派信=派藥、簽名見證退休公務員在生

舊時不用電腦放榜時,聯招9點開門,村裡等放榜的學生一大早拿好身份證和地址證明,站在門口等待劉喜有遞一張成績單,看完大多數立刻上的士。郵差在那個年代多麼重要。村裡後來很多人去外國留學,多數剩老人家在住,有時劉喜有收到一些英國寄回來的學歷證書。最近有個村民從英國回流,「他說香港的藥吃不慣,寫信叫英國醫生寄藥來,一大個鞋盒裝著2個月的劑量。」聽說北歐那邊買葡萄糖胺便宜很多,有些村民叫親戚寄過來,100樽吃半年療程。

「唔好走住﹗」一個村民叫住劉喜有,「你幫我簽個名。」這種文件劉喜有簽過幾份了,退休公務員拿長俸每年也要填一份表格證明自己仍然在生,表格需要找人簽署見證,不可找老婆親戚簽,一定要第三者如樓下看更,劉喜有通常是被村民選中的第三者,「即席揮毫啦有乜所謂﹗」

我們邀請劉喜有寫一封信,事前準備信紙和筆,卻忘了郵票又忘了信封,訪問過後劉喜有傳了個電郵給我,他說很久沒寫信但還是寫電郵比較方便,書信來往在我們的生活圈中已被遺忘,如我忘了郵票又忘了信封。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