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殖條例.上】 當寵物成為「工具」 繁殖者:不能抹殺我的愛

撰文:柯詠敏
出版:更新:

我們把動物看作什麼?玩伴、家人、工具還是娛樂節目?在眾多動物之中,我們與狗隻最為親近,但同時對牠們又極為殘忍。人們在寵物店外,看着名種犬擠眉弄眼,但是對地盤的唐狗卻不屑一顧,恍似血統純正才配擁有姓名。我們所愛的是牠的品種,還是牠們獨有的性格?每個人都手執一把天秤,狗隻在眾人心中的分量自然不盡相同。繁殖者與動物義工之間,誰又可以批判誰的愛?
曾家榮飼養寵物多年,他早已視家中十多隻狗兒為家人;可是,以繁殖作為專業的曾家榮亦把牠們視作資產。「我是以賣狗的錢換取照顧牠們的費用,這不代表可以抹殺我的愛。」
攝影:高仲明

柴犬是曾家榮的寵物、家人及資產。

「Dyson BB,過來錫錫!」曾家榮捧着柴犬Dyson的面龐,與牠惹人憐愛的目光對望。他牽着Dyson穿過深水埗元州街,六條腿在人來人往的街道中穿梭,即使途人嘗試與Dyson逗着玩,牠的眼神也沒有離開過主人。除了Dyson,曾家榮的住所還有四隻柴犬、一隻中國冠毛犬、都柏文等約十隻狗—牠們是他的寵物、家人以及資產。

曾家榮七年前在深水埗開舖,售賣自行繁殖的柴犬。家中的愛犬,就是他的「生產線」來源。新聞報道中的繁殖場往往猶如人間煉獄,狗隻的生活空間大多僅是一個十多呎的鐵籠,而曾家榮的居所則有700多呎連天台,十多隻狗需要「放電」時,便走上天台曬太陽、嬉戲;晚上,牠們會與曾家榮大被同眠。「牠們的生活與寵物狗沒有分別,只是牠們會生BB。」他說。

在深水埗街頭,柴犬Dyson依舊緊貼曾家榮的步伏。

12年前,曾家榮購買了第一隻柴犬,牠的名字叫波波。當時他帶波波參加狗展,在200多隻狗中脫穎而出,獲得全場幼犬總冠軍,是全港首隻柴犬贏得這項比賽。當年柴犬還未在香港流行,曾家榮純粹希望為波波「留一點後」,延續牠的優良血統。「覺得牠的品種那麼好,可試試繁殖,不要浪費了牠。」自此,曾家榮開始研究柴犬的標準,與外國專家交流;並從日本、澳洲等地購入柴犬,研究如何繁殖出優良的品種。

繁殖本是動物天性,但不少犬種要迎合人類的喜好或生活習慣,就要與指定特徵的狗隻交配,改變體格。現今流行的貴婦狗、八哥等就是多年來的「實驗」成果。曾家榮所奉行的繁殖,套在人類社會當中形同「優生學」,分別是人類擁有選擇權,犬隻沒有。曾家榮解釋:「(狗)BB會各自遺傳爸爸媽媽一半的特點,直至可以將品種改良到最接近世界標準。」世界畜犬聯盟(FCI)為國際間最具代表的育犬協會,去年發布了一套對柴犬體格及性格的標準,詳列由耳朵到尾巴總共43個身體部位的要求,如雙眼不能太細小,眼珠需呈深棕色、頸部需與頭及身軀平衡。曾家榮手執這套標準,一代接一代將柴犬繁殖為世界認可的模樣。

喜歡狗隻的人,恍似不會在乎牠的血統、體格能否符合世界標準;但曾家榮則以此為繁殖的目標。「每個人的價值觀不同。繁殖是優質生育,與商業繁殖不同。我不是單純為錢,而是希望將品種改良至最優良。」每隻經曾家榮繁殖的柴犬,定必嚴格審視血統,避免出現近親繁殖導致的遺傳病。可是,棄養狗隻的數字與日俱增,我們有必要繼續繁殖純種狗嗎?「狗不是玩具,而是跟牠生活,難道選擇隻自己喜愛的都有錯嗎?當然有人退而求其次領養唐狗,有些人是沒有要求的。」

牠們的價值誰人可以決定?

賺錢不等於不愛

媽媽懷胎10月誕下小孩,而母犬則平均懷胎63天,同樣要經歷陣痛、穿羊水,曾家榮每次都會通宵陪伴在旁接生,接過一隻又一隻滑溜溜的幼犬,牠們在手上微微抖震,嘗試呼吸着第一口空氣。於曾家榮而言,牠們是生命,同時亦是機會。

曾家榮家中飼養的四隻母狗,每年可以生產四次,每胎的數量平均三隻。他購入一隻母犬的價錢則高達六位數字,他說:「狗是我們的資產,買隻入口狗回來,一隻10萬,兩隻20萬,我們可以收支平衡已經好好彩。」曾家榮所售賣的柴犬,價錢平均要兩萬元。由於每次的幼犬數目都不穩定,所以他亦會提供寵物美容服務及售賣其他產品。曾家榮堅稱:「我們不止賣生命,更是整套服務—教你如何做好主人,養好隻狗,就是我們值錢的地方。」

當幼犬出生後,曾家榮會觀察牠們的毛色、體態及性格,留下合適的繼續當繁殖犬,其餘的便會放在舖內售賣。母犬曾經誕下質素並不理想的幼犬,曾家榮便將牠們轉贈給朋友,並繼續照顧母犬直到終老。「要照顧那麼多狗,當然希望將最好的給牠們。我們並非不愛,而是割愛。」

愛與不愛,從來沒有標準可以量度。繁殖場視狗隻為生產機器,置牠們的健康於不顧,冷血行徑令人齒寒;曾家榮售賣柴犬,但他對自己的小狗確實投入真摯的情感。多年前,他養過一隻惠比特犬Speed。因為品種稀有的關係,他花上七年時間鑽研血統的特性。每晚他跟Speed睡在一起,嬉戲、玩耍,度過了16個春夏。Speed 16歲時,因年紀老邁,身體日漸消瘦,連站起來的氣力也沒有。「當時牠什麼都不能做,我跟牠說:『如果你辛苦到不食東西,我便送你走。』」

曾家榮會訓練具潛質的柴犬參加狗展。
+1

Speed像是聽懂曾家榮的話,每天都有進食,可是身體卻不吸收;加上患有腎衰竭,毒素未能排出,導致皮膚出現多處潰爛。曾家榮每天回家,都會幫牠清洗傷口,看到Speed身上滲着血水,他的內心亦承受住相同的痛楚。直到有一天,曾家榮發現Speed奄奄一息,便立刻抱着牠跑到獸醫診所,一邊跑,一邊落淚—這是曾家榮與Speed的最後一段路。「情感上,當然想牠繼續陪我,但當無論塗什麼藥,都沒有好轉,就知道不可以那麼自私,最後就決定將牠送走。」

曾家榮提起與Speed的往事,臉頰的肌肉輕微顫抖,話語間少了一份強硬,這刻我才真切感受到他視狗為家人的感情。「現在個個都講『領養代替購買』,但是否抹殺了我們(繁殖者)都愛動物?」剛才溫熱的語調轉瞬消失,回復開初好辯態度。在眾多動物當中,我們與貓狗的關係最為親近,靠牠們來賺錢確實觸碰很多人的神經。「養狗也要錢,我是靠賣狗來換取照顧他們的費用。如果說生命不應該涉及買賣的話,那人類都要吃素,我們不可以雙重標準。」

身為繁殖者,曾家榮覺得部分動物義工十分偽善,為何他有這種想法?詳情請看下集:

【繁殖條例】不恥領養人的偽善 繁殖者:我是真小人 他們是偽君子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