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殖條例.下】領養人的偽善 繁殖者:我是真小人

撰文:柯詠敏
出版:更新:

我們把動物看作什麼?玩伴、家人、工具還是娛樂節目?在眾多動物之中,我們與狗隻最為親近,但同時對牠們又極為殘忍。人們在寵物店外,看着名種犬擠眉弄眼,但是對地盤的唐狗卻不屑一顧,恍似血統純正才配擁有姓名。我們所愛的是牠的品種,還是牠們獨有的性格?每個人都手執一把天秤,狗隻在眾人心中的分量自然不盡相同。繁殖者與動物義工之間,誰又可以批判誰的愛?
現時提倡領養代替購買,動保團體更多次斥責繁殖場猶如人間煉獄,身為繁殖者的曾家榮深感買賣動物猶如原罪。可是,他眼中的「領養」、「動物義工」只是偽善的包裝。「領養應該不問年齡、品種,但有人說『有柴犬便通知他』,這不是貪小便宜嗎?」

曾家榮現設立領養專頁,卻遇上「偽善」的領養者。

上集:【繁殖條例】 當寵物成為「工具」繁殖者:不能抹殺我的愛

近年,動物保護團體積極鼓勵市民領養寵物,曾家榮也十分支持,他早前在Facebook設立「領養專頁」,接收棄養動物的求助。可是,他對坊間動物義工的做法十分不滿。眼見Facebook愈來愈多人成立動物保護組織,經常上載貓狗在繁殖場被虐待的照片,並將坊間的繁殖場塑造成人間煉獄。他氣憤地說:「的確是樹大有枯枝,但他們將貓狗塑造到好慘的時候,對整件事情有幫助嗎?為何不報警將他們繩之於法?」

根據漁護處的統計數字顯示,香港現時只有15個持牌繁殖場,如曾家榮般的私人繁殖者以往則不需要領取牌照。「我是靠良心做事,口碑好自然會有人仿效。」可是,坊間以動物作繁殖機器的多的是。現時寵物店中,有七成動物均來自非法繁殖場;網上更有不少網頁及討論區私下買賣動物,曾家榮斥責多年來的檢控數字少之有少——的確,去年警方接獲的虐待動物個案舉報有32宗,但當中成功檢控的僅得4宗。

非法繁殖場的環境固然令人髮指,但曾家榮亦不恥部分動物義工的行徑,他認為義工打着「捐助流浪動物」的旗號賺錢,當中的開支及所需款項確實令人懷疑。「我是『真小人』,他們(動物義工)就是偽君子。我攞正牌買賣動物,但他們則攤大手板要人捐錢。」曾家榮氣憤地說。

當人人鼓勵領養時,為何買賣動物仍有市場呢?

在人人叫喊「領養代替購買」的時代,不少有意購買寵物的人成為眾矢之的,曾家榮慨嘆現時買賣動物是一種「原罪」。「因為有棄養才需要領養,有問題的是主人,為何將問題推卸給繁殖者呢?即使今次領養,再次棄養的大有人在。」曾家榮開設「領養專頁」後,收到為數不少的詢問,但他發現,不少人假借領養之名,只為貪小便宜。「領養是不應該挑選品種、性別、年齡。但有留言竟說『有柴犬BB通知我』,這不是偽善嗎?」

立法規管一刀切 曾:想杜絕發牌

去年5月,政府修改《公眾衞生(動物及禽鳥)(售賣及繁育)規例》(俗稱《139b》),違反發牌條件及非法售賣動物的罰則分別由1,000元及2,000元大幅提高至50,000元及100,000元。當中最具爭議性的是發牌監管住家繁殖,牌照分為甲類及乙類,前者可飼養四隻或以下的母犬作繁殖用途,後者則可飼養五隻或以上。

在修例之前,政府並沒有任何法例監管住家繁殖,不法份子往往能夠以飼養寵物作藉口,將住所變成繁殖場。然而,有動保團體批評法例門檻過低,牌照亦不設上限,變相鼓勵繁殖業。曾家榮身處其中,卻認為政府法例有意杜絕住家繁殖者。在新法例之下,每隻小型犬(肩膀高度40厘米以下)需要有100呎的活動空間;曾家榮現時有四隻母犬,但連同其他狗隻,已違反法例要求。他認為住屋環境有限,理應評估繁殖者的居所,並非一刀切推行法例。


曾家榮的店內只剩下兩隻柴犬幼犬,當《139b》於今年3月正式實施後,他已暫停安排母犬交配。對於繁殖業的前路,曾家榮的眼中流露着一絲絲惘然。「現在還在計劃中,或許將來不領牌,不再作任何招徠,以私下的形式賣給別人吧。」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