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喜瑪拉雅山的菲傭.下】掙扎3年決定不回鄉:女人不能沒野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集:【征喜瑪拉亞山的菲傭‧上】黃泥涌峽作起點 「香港改變我一切」

1996年11月Liza從菲律賓來到香港,那年她23歲,有兩名兒子,今年她46歲。「當時我沒意識到過來香港改變我一切。」Liza在訪問的3小時中說了五遍。

揹6月大女嬰行山作重量訓練

2015年Liza第一次去喜瑪拉亞山征島峰,那是珠峯的南坡,6198公尺,一般人以島峰作為征珠峯的綵排。要拄着雪鎬,連續4小時攀過超過50度的陡坡,當時她已經43歲。身體一年比一年肥腫,她沒有修飾腰間如露營揹包7公斤重的贅肉,「畢竟我年過40,征峯前要做很多準備。」她帶領僱主一家到大嶼山行山,僱主的幼女只有六個月大,Liza揹着她當成露營揹包作重量訓練,爬了7公里。有時候僱主另一個8歲的女兒不聽話,僱主就要Liza帶女兒去行山,小女孩聽聞噩耗都會大哭一場,因為她知道Liza行的山路難行非常,Liza說的「容易」基本上都是4星級;每晚完成工作後,她就揹着10公斤的露營包去跑後樓梯;周一早上參加一個免費的體能訓練課程;周日又去學跆拳道,「畢竟一個女人經常獨自外遊,要好好保護自己。」

2016年第二次征島峯。(受訪者提供)

+4
+3
+2

第一次挑戰島峯

2015年4月,Liza參加了一位美國人Ian Taylor Trekking的20人登峰團。她的現任僱主送她一件雪褸。島峰原來比日本的槍岳更寒。「我不太清楚穿衣的層次,內裏只穿了幾年平價的攀山背心。」背心質料不好,吸汗後不快乾,全身濕透,「入黑後,我看不清前路。領隊Ian說前面有一塊石,左面怎樣,右面怎樣......」就像聽着語音導賞摸黑攀山一般。Liza患上感冒,呼吸控制不好,「但Ian說:『這裏太高。你一定要向前爬,這裏沒有人能救到你,你要繼續。』」到達大本營(5084公尺),Liza已沒有替換的衣服,全身顫抖,根本捉不緊繩索,加上天氣不好,留在大本營也很危險,領隊決定全隊回程。「當下我崩潰地哭了出來,我真是哭,我可是儲了兩年錢才能來。我怎能什麼也沒看過就回去?」領隊Ian安慰她:「只要你能活着,你就能捲土重來,我也是失敗過無數次。」

Liza的貴人

征島峰的團費是3500美金。「珠峯更貴,8千多公尺,6000美金。」Liza那時的身體與金錢的能力不能負擔。原來大本營那裏有一架直升機接載遊客到珠穆朗瑪峯,每程2500元美金。同行來自俄羅斯和美國的團友,決意前往,他們說:「Liza,你想參與嗎?如果你想加入,無任歡迎,你不需要給錢。」團友深知Liza是外傭,沒有多餘的錢。「那刻所有失望一掃而空。從機上往下望,那些景色美得不知怎去形容。」翌年,Liza再次隨團征島峰,登上Crampon point(5900公尺)。

2015年Lisa征島峯之前,與僱主女兒行山,當作成重量訓練。(受訪者提供)

家裏比她大7年的男人

Liza說因為生命是短,所以才要走更多的路。回望,從黃泥涌峽作起點,走過摩星嶺、蚺蛇尖、加洲Mount Baldy(1278公尺)、菲律賓貴亭山(2058公尺)、槍岳(3180公尺)、喜瑪拉亞山脈的島峯(5900公尺)。記者問Liza為什麼總要挑戰自己,Liza說:「小時候所有鄰居經常看不起我們。」她住在菲律賓鄉郊Davao市,家裏只有一塊稻田。鄰居也是窮的,「但只要他們能力比你稍好,就瞧不起你。」過往的經歷,她每一次提起都無法一氣呵成地說清,她只是說「那年我只有7歲,那時我太小,我太軟弱。」當年發生的事,她終歸沒有說下去。

她20歲時候,父母將她嫁給一位大她7年的男人,「父母覺得他大我7歲,可以照顧我。」然後,她生了兩名兒子,然後來港打工。「你愛他嗎?」「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愛一個男人的感覺是如何。」Liza答。

2015年在喜瑪拉亞山。(受訪者提供)

她是女性主義者

初來港打工,她每月幾乎把3000元都寄回去,家裏可以建一座房子,還開了一間雜貨店。

「Liza,那你現在每月究竟儲幾多錢?」記者疑惑。「大概3000至4000元。我替現任僱主工作12年,他們有加人工,而且每年也會發放花紅,我便儲起來。」「那你寄多少錢回家?」記者問。她停一停,回答:「我沒有再寄錢回去了,我想為自己做一點事情。」父母瘋了,她丈夫就更抓狂。

她男人沒工作,終日賭錢和喝酒,和他父親當年一樣。「菲律賓傳統價值觀,就是要女人為家庭犧牲一切,我要改變這種想法。為什麼家裏只有我一人付出?他也應該為這頭家付出。」她說小時候大部份時間都是餓着肚子,來港打工的6年也是穿不暖,「他們以為我在香港嘆世界,吃麥當勞,他們不知道麥當勞在這裏是便宜的。為什麼我要餓着肚子供養他,他還要說我沒用?」她丈夫從早到晚瘋了一樣打電話找她,想激怒他僱主辭退她,要她回家。「我怎能再跟他一起生活?」她掙扎了3年,2002年沒有再回鄉。僱主每兩年應給傭工回鄉的機票,她便決定用那張機票去不同地方登山。

菲傭自強:
菲傭棒球隊打入甲組 做家務當練習:「掃地扭腰練擊球角度」
【菲傭選美】為患病女兒放下教鞭當傭工 參賽鬥靚第二獎金第一​

腳下風景,能使一個女人強壯。(受訪者提供)

我是失敗的母親

「我是一個失敗的母親,大家可以批評我。」Liza抹一抹眼角的淚,指很多人說菲律賓的女人經常情緒波動。但外人無法想像她們的眼其實是一個將近滿瀉的水庫,一句話扭開水閘,淚就傾瀉。同鄉說Liza跟她們不一樣,「不同的只是我想自己進步,我們本來的目標就不一樣,我不喜歡女人沒有野心。人要抉擇的,你不能說你沒有抉擇。你有,但不能兩全其美。是的,我是自私的。但這是自愛。」今年,他兒子已經25歲了,打電話給她說要錢,她給他:「我想補償。」但後來沒有再給兒子供錢,「他25歲了,應該有自立能力。我不希望他像他父親一樣。」

僱主鼓勵她要讀書取一張「沙紙」,否則香港不能成為她的家。關係崩壞了,他說自己沒有家人,因此也沒有退路,她只有越攀越高。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