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銅鑼灣書店的日子》第六回 桂民海指寫書材料來源惹麻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文由作家胡志偉(筆名「鄭義」)撰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鄭義在李波失蹤後,才得悉空降店主陳先生(戴墨鏡者)是經營桑拿浴室。(資料圖片)

日記29:揭開陳先生身分之謎

一月七日

下午四點半,新創刊的《香港01》記者陳小姐來電,說有個黑超男被三男一女軍裝警員押入書店,又抬走一紙箱文件,然後被押上警車。她用手機傳來黑超男的狼狽照片,問我是不是承包人陳先生,我說很像,雖然墨鏡遮掩了眼睛,但鼻與嘴酷似。六點出門時,陳小姐佇立在大樓門外,她告訴我,陳先生名叫陳顯誠,是佐敦道一家大型桑拿的大股東。

日記30:為人義無反顧

一月八日

各大報紙都登出了陳顯誠協助警方調查的相片。《端傳媒》登出李波失蹤前答覆該刊記者「起底」的短訊,曰:「胡志偉是我二十多年老友,他脾氣暴躁,易得罪人,有不少敵人,但其人絕對可靠,人品無瑕疵」。我自忖出身於一流家庭,父親是香港最早的六十家上市公司董事局主席之一,他從小教育我「居處恭,執事敬,與人忠」,我旅港卅六年,交友逾六千,一直是輕財重義,為朋友兩肋插刀,義無反顧。我從不對人發怒,也不會講粗口,談何脾氣暴躁呢?

日記31:兩岸機關來買書挖料

一月十日

晚上收聽美國之音海峽訪談節目,據前台灣國安局第一處副處長蕭台福透露,他也曾來銅鑼灣書店「蹓躂」過。回想羅瑞卿之子、解放軍准將羅宇所撰《告別總參謀部》在我手裡賣了六百多冊;台灣軍情局上校龐家均所著《情報札記》賣到斷市,可見兩岸情報機構都想從港版新書中挖掘對岸的政經軍事情報。

各界對李波的失蹤有多種揣測。(資料圖片)

日記32: 李波失蹤眾說紛紜

一月二十日

在「東西南北論壇」上見到民運健將陳一然(大呂)文章〈是民運組織還是黑道?〉,末尾說某黑社會大佬獲廣東省公安廳頒發五萬元獎金,然而此人正是擁有大飛的少數黑道人士之一。香港警方不從這條線索去破案,成日等候廣東省公安廳答覆,真愚不可及!博訊上有一文,話李波失蹤既非廣東省國安也非公安經手,而是中央公安部第九局經手。該局靠掛在公安部領薪,實質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直接指揮。文章還說,阿海與李波易捉難放,也許會像羅孚一樣長期羈留大陸。李波情節輕微,待遇也會好一些,將允許家屬去深圳探望云云。

日記33:李波夫婦合照惹猜疑

一月廿四日

網上登出李波與舒非前日在深圳的合影,背景是草坪,想必是一家上乘的賓館。博訊的文章果然有準頭,我從來不敢小覷互聯網上的短訊。

李波失蹤後,李太決定把貨倉書本全部銷毀。(資料圖片)

日記34:舒非拒讓支聯會售倉庫書籍

一月廿五日

九樓一百平方米的書倉被業主逼遷,所剩四萬多本書,舒非原已答應以十元一本賣給支聯會年宵花市。可是,對方派貨車來裝運時,舒非食言反悔,我則被人埋怨一頓,可憐那四萬多本書,全部運去造紙廠打紙漿,真是暴殄天物呀!

日記35:銅鑼灣書店復業

一月廿六日

舒非來電,說陳先生約好今天下午來商談銅鑼灣書店復業事項。可是「黑超」始終未出現。

日記36:陳先生不想再續租

一月廿八日

舒非來電,說陳先生昨晚才來商談,想免交本月房租,可是李波失蹤與陳先生關店沒有必然關係。既然十一月十三日簽的合約規定違約一方要賠償對方損失,此事是陳先生理虧。最後各讓一步,陳允在預付房東的按金中扣除月租。

日記37:銅鑼灣書店復業無期

二月一日

冒雨到書店,從街門口到三樓,中外記者擠得水泄不通,好容易眾人讓開一條路,我爬上一樓,但見鐵門深鎖,室內無燈,鐵門與走廊牆壁密密麻麻貼滿了聲援的字條,諸如「等你們回來繼續營業」「Never give up!」(永不放棄)等,粗略估計一下,帶三角架的攝影機就有十多架,我在閃光燈卡嚓卡嚓聲浪中被拍了百多張照片。

三個月來,我接到數以百計的慰問電話,海內外的舊雨新知在問候之餘,都提醒我格外注意個人安全,真是人間有情呀!我想,我一定會撐住!套用趙紫陽的一句名言:「我老了,無所謂!」人生自古誰無死……黑狗偷食,白狗當災。

內地中央電視台播出桂民海(圖)就10多年前一宗致命車禍「認罪」的片段。(電視截圖)

日記38:桂民海失蹤報道

二月三日

成報以近半版的要聞版用比麻將牌更大的字粒登出驚人標題「中共特務貝嶺告密,桂民海被拘」,這是左派報業六十七年來最荒謬的一幕。文章說:「中共當局讓貝嶺以桂民海好友的名義前往泰國,以好友名義報警,再以好友名義竊取電腦資料。貝嶺進入桂民海住宅,打開電腦,拷走了資料」,「桂民海是中共當局根據貝嶺提供的告密資料被帶走的。」

多個知情人士透露另一個版本,指桂民海失蹤後十七日,四位便衣就上門取走了電腦,因為對方有鑰匙,保安無權阻止對方取走室內財物。所謂「保安阻撓帶走電腦」的新聞是足智多謀的貝嶺故意向全球傳媒通告的,旨在引蛇出洞。那個負有血債的紅衛兵司令見縫插針,正好中了貝嶺的妙計,反而暴露了他自己比豬還蠢!

日記39:農曆年後銷書

二月四日  

由於運輸公司自明日起放年假,柴灣倉庫也明起休假,至十五日重用。舒非去倉庫收走了大門鑰匙, 她說假後將銷毀一批存書。

日記40:貨倉換了主人

二月六日

蘋果日報頭版刊出舒非偕一口罩男開倉庫門的照片,記者問那是誰,她說:「是公司職員」。雖然黑超換了口罩,我還是從眼睛和衣服認出那人是陳顯誠。他非但接管了銅鑼灣書店,還儼然成了倉庫的主人。

日記41:書店重門深鎖

二月七日

連續七日,每日中午去銅鑼灣書店,記者逐日遞減,但仍重門深鎖。估計陳先生派人察看環境,怕記者糾纏,索性春節後再開了。

日記42:李波失蹤與禁書有關嗎?

二月八日

李波失蹤已四十日,有件事一直在我腦際縈迴:真是因為一本「禁書」就要掀起一場文字獄嗎?記得一九六二年九月,毛澤東在中共八屆十中全會上批判小說《劉志丹》時說:「利用小說反黨,這是一大發明」。於是,參與審閱《劉志丹》書稿的國務院副總理兼秘書長習仲勛被列入「反黨集團」而失去自由十六年。

習仲勛於一九七九年獲得平反,《劉志丹》恢復印行,因這本書對中共政權並無顛覆作用,這證明一部小說推翻一個政權是無稽之談、危言聳聽。一九七九年,中共中央宣傳部理論局副局長李洪林在《讀書》創刊號上發表了〈讀書無禁區〉一文,他說:「我們並沒有制定過限止人民讀書自由的法律,相反,我們的憲法規定人民有言論、出版自由,有從事文化活動的自由……把禁書作為一項政策,是封建主義的產物,封建主義利於人民愚昧,群眾愈沒有文化,就愈容易被人愚弄,愈容易服從長官意志。所以封建統治者都要實行文化專制主義,要開列一大堆禁書目錄。其實,禁書常常是促進書籍流傳的強大動力。因為這種所謂禁書本來是很好的書,群眾喜愛它,你越禁止,它越流傳。所以『雪夜閉門讀禁書』成為封建時代一大樂事。如果沒有禁書政策,是不會產生這種樂事的。」

李洪林是中共改革開放的啟蒙者,他的鴻文至今仍閃爍著真理的光輝。李波阿海失蹤後,所謂禁書並未被禁絕,反而越禁越多,據我從報攤上抄錄,單是一月份上市的政治八卦書籍就超過四十種,這就是「抽刀斷水水更流」。

南華早報中文網刊出旅美民運人士劉路的訪問記,他指出桂民海在內地被拘留,是因他在內地運營一個發行禁書的辦公室,而不是外界所傳的因為出版有關習近平情婦的書而出事。這位劉路,也是一支健筆,香港市面上的情婦系列書籍,有近三十種是他撰寫,民運界傳說他是「共諜」,至少他透露的秘聞是人們聞所未聞的。他說,桂民海等人在深圳設立了一個地下發行部,從那風景點把書寄給內地的客戶,他們把書運到深圳再分發,那就犯了內地的法。另一位民運精英陳破空說,桂明海曾在香港的一次宴席上聲稱,他的書,訊息來自與現領導人不合的一個派系,所以惹上了麻煩。

報料請致電或WhatsApp 「01線報」:6511 0101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