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鄭泳舜勢戰九西補選 冀洗富二代標籤 變深水埗「字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去年一場立法會宣誓風波,令青年新政梁頌恆、游蕙禎被裁定失去議員資格,其後,梁國雄、劉小麗、羅冠聰,以及姚松炎亦被高等法院裁定宣誓無效,由去年十月起喪失議席。雖然政府仍未公布補選安排,但早前民建聯已就新界東和九龍西兩個議席進行了內部遴選,深水埗區議員鄭泳舜「跑出」,勢必代表建制派出戰九龍西。

提起鄭泳舜,政圈不少人都知道他是藝人胡杏兒的姐夫,還是保良局前主席鄭錦鐘的公子。然而這位「商二代」十年前選擇落戶基層選區深水埗,銳意,洗脫「富二代」標籤,只想做深水埗「活字典」。他不嫌地區工作瑣碎,反而一直記掛早年做過「救人英雄」,將一個企圖自殺的街坊從死亡邊緣拯救過來,令他反思區議員的角色。

鄭泳舜出任區議員多年,熟悉深水埗區。(盧翊銘攝)

鄭泳舜由2005年開始接觸地區工作,到2007年第一次參選區議會,轉眼間從政十多年。由兼職處理地區事務,變成全職區議員,他坦言是人生一大決定,尤其本來的正職有不錯收入,而且以往較少人全職出任區議員,他當時與家人商討後,認為「是選民選我出來,我覺得我有責任完成所有要做的工作」,促使他踏上這條全職從政路。

鄭泳舜是保良局前主席鄭錦鐘的長子,父親先後經營服裝生意及電腦配件分銷,之後更創立上市公司偉仕控股,因此鄭泳舜從政初期被外界標籤為「富二代」、「公子」。他指,其童年其實與一般家庭無異,在深水埗南山邨長大,放學就與街坊在後巷踢足球,只是因為父親電腦配件分銷的生意漸上軌道,家境才有改善,到中四與家人移民新西蘭,之後入讀新西蘭奧克蘭大學,修讀統計學。2003年大學畢業後回港時,他曾經對外界附加的標籤相當介意,「話我什麼都是因為我老爸,所以以前介意跟他一齊,刻意跟他分開」。直至一手一腳參與地區工作,開始做出成績,建立起信心,「富二代」的稱號才漸漸洗走。

鄭泳舜擔任十年深水埗區議員,不少街坊、檔主對他都有一定認識。(盧翊銘攝)

區議員向來要深耕細作,變成「社區保長」,鄭泳舜在深水埗的十年是否平淡如水?有一事他至今談起仍心有餘悸。早年他遇上一位街坊因為被收樓而企圖跳樓以及開石油氣雙料自殺,「當時很多警察、消防到場,但他說個個都不見,只會見鄭泳舜」,令剛做區議員的他化身談判專家,游說一手執著石油氣喉、一手拿著打火機的大叔放棄自殺,最終成功,並轉介他給其他部門跟進。從那次「救人英雄」的經歷,他感受到市民對他的信任,寄望他協助解決問題,這些得來不易的信任是他最大的工作動力。出任近十年深水埗區議員,他形容該區富有人情味,「好貼地,個個都是有一句講一句,會有街坊大大聲同你講嘢,又夾雜粗口」,但正是這種溝通方式,令他直接聽到市民的需要及想法,更希望轉化為政策,真正改善基層生活。

鄭泳舜的辦公室內有一幅深水埗地圖,他一看就清楚記得區內各大廈的情況。(盧翊銘攝)

對每棟大廈情況如數家珍

鄭泳舜的辦公室內有一大幅深水埗的地圖,清楚標示區內各座住宅及街道,被問到為何要貼上大幅地圖時,鄭泳舜即時向記者指出地圖上哪些大廈正在維修電梯或外牆,哪座大廈的業主法案團要特別留意,顯得對整區情況都瞭如指掌。他稱一直不斷要求自己進步,除了要清楚所屬地區的情況外,亦要多參與政策層面工作,因此過去一段時間著力關注教育、家庭以及少數族裔等政策,加上長時間在深水埗處理舊區問題,令他更關注房屋問題,眼見不少基層市民住在劏房,使他希望可以改善他們的生活環境,加快輪候公屋的時間。

+8
+7
+6

熱愛跑步 追求突破

隨著議員工作愈來愈繁重,鄭泳舜坦言難免影響到日常生活,所以一回到家中就會珍惜與家人共聚的時間,盡量安排多些活動與三個兒子相處。此外,他一直熱愛運動,以往多參與團體運動,但自工作時間較長後,就改為自己去跑步,以及參加三項鐵人。他稱,跑步不斷挑戰自我,追求時間的突破,而且運動時既可以訓練體能,亦有助自己思考,保持清晰的思維,對日常工作均有幫助。

日前民建聯的內部遴選,鄭泳舜將會代表民建聯出戰九龍西,他稱,現時政府仍未公布補選的安排,一切仍言之尚早,自己會積極考慮、做好準備,希望可以提高知名度,讓更多人知道他的想法及從政態度,自己亦會多走出深水埗,多走訪其他地區,了解各區的情況。他稱已有十多年的從政經驗,市民對其政績肯定有跡可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