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公民廣場案】周永康黃之鋒宣判前的陳情書 籲莫犬儒、莫洩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雙學三子面對佔領公民廣場案判決前,已知判刑不樂觀,故在FACEBOOK撰寫陳情書,講述心路歷程,其中周永康寄語市民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黃之鋒則勸勉支持者不要洩氣。

周永康被改判囚7個月。(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三人即時入獄6至8月
三子到庭戰友傷感 周永康:信堅持會令烏雲退散

周永康的陳情書中提到,「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如何?是否傷心?難過?憤怒?還是低落?又會否如部份人因年輕人入獄而拍手稱賀?」他期望低落的人,重新尋覓到自己的位置。「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

對於法治,周永康表示,當下不少人或覺得法治頻危,司法獨立成疑,坦言心裡也有罵過他們的言論狗屁不通,對真正的不公義視而不見。不過,周永康稱,明白他們要肩起法律的專業,擔起法治的領航者,為香港而作出貢獻。「那麼今天,他們是否可以看見種種示威抗議浪聲不絕的根源,當在那裡?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關頭承擔什麼的位置,令民主、自由、人權得以落實,法治得以保障?」他深信不會因為痛罵法官而令他們打從心底裡改變。

周永康簡介自己的歷程,出生在一九九零年,八九民運後的一年,降生在香港,成長於港英治下的最後七年,學成於九七後中國成為宗主國的香港。在二零一四年,在羽翼還未完全長成之際,便要和同代人、前輩、後輩共同承擔起雨傘運動的走向,形容「我們連如何降生、何處世長、吸納什麼資訊,都處處受限時,我們這群被『世代選中的人』,根本就處處受困。」他建議支持民主運動的人並肩繼續學習,繼續成長,繼續前行,壯大民主運動,壯大公民社會,「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

「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
周永康

黃之鋒被判囚6個月。(余俊亮攝)

他期望支持者從他人的內心出發,關照他人,守護他人,從非建制派的內部對話,推展到「黃絲」、「藍絲」重新交流、理解、聆聽與合作。他問到,「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

黃之鋒籲關心無名抗爭者

同樣面對判刑的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亦於出庭前夕撰文,形容面對判刑前24小時,應付排山倒海的訪問確實疲憊,勸勉支持者不要洩氣,稱難以判斷原訟庭和上訴庭,會對「重奪公民廣場」一案有近乎180度的不同理解,但強調作為抗爭者也早已預料有一天將要入獄。

黃之鋒寄語曾參與雨傘運動,但無需面對審訊、判刑和入獄者,希望他們把入獄者在監獄裡的決心和意志,帶到反抗運動的各個場域裡;關心更多藉藉無名的抗爭者;懼怕被捕的人,不要嫌棄過去被稱為行禮如儀的遊行集會,「擋著一地兩檢」,期望明年獲釋時,看到一群未放棄的香港人和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

「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
周永康

周永康陳情書全文:

各位朋友,大家聽到這段由諸位前學聯成員念出我的一些心裡想法時,我們三位年輕人已被宣判罪加一等,即時入獄。

不知道大家此刻的心情如何?是否傷心?難過?憤怒?還是低落?又會否如部份人因年輕人入獄而拍手稱賀?

低落的人,如果我們傷心,就請儘管傷心。因為,我相信我們的感受,都會是我們前路重要的領航指引,引領我們從七上八落的情緒中,突破思考的迷障,因他人的痛苦,而重新尋覓到自己的位置。我們或許感到無力或痛心,但請相信我,也請相信你自己及身邊的人,我們因他人付出而落的淚、生出的憤怒,是推動我們進步的最大的動力。因為,只要我們細心觀察,我們可能就會感受到,其實我們都想要進步,都想更完滿地幫助他人,令到香港,或這個世界,一點一滴地變得更加美好。

當下,不少朋友可能都會覺得法治頻危,司法獨立成疑,甚至對法官懷有恨意。這點,我絕不稱奇,甚至我在心裡也有罵過他們的言論狗屁不通,對真正的不公義視而不見。但在情緒過後,我明白,我心裡對他們是有更大的昐望,想像他們年輕時,是否也可能有過深重的責任感,認為他們要肩起法律的專業,擔起法治的領航者,為香港而作出貢獻。那麼今天,他們是否可以看見種種示威抗議浪聲不絕的根源,當在那裡?而他們,又可以在這個關頭承擔什麼的位置,令民主、自由、人權得以落實,法治得以保障?

我們很多人可能都對法官感到失望,但此際,我更希望與各位朋友分享我內心的一個想法:我們不會因為痛罵法官而令他們打從心底裡改變,當其他人放棄了他們的角色,或根本不認同我們提出來的願景,我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讓我們,擁有相近信念的人,變成一個更有愛、勇氣與憐憫之心的人。

當傷心、難過、憤怒、低落、憤怒纏身時,只有深刻的愛,能讓我們獲得解脫,人心不致擊潰。相反,我們更可以從中得力,成就我們蛻化成一個個更有創意、更有遠見、更有胸襟和視野的香港人。當我們能從中獲得力量,我們便可以使民主運動重新上路,以寬容的心,去包攬、說服及感動更多的人。

或許會有人問:有用嗎?被時代吞沒,有用嗎?「我沒有敵人」,有用嗎?世界崩壞得那麼快,有用嗎?我可以堅定的答你,絕對有用。

我們都渴求命運自主,成為一個自由的人。但是,人生在世,身不由己,我們從來都不由自主,為時代束縛、為歷史制限、為文化所囚。我們既無法選定在那個時代出生,也難以挑選我們要降生的地方或家庭。

就這樣,我這樣一個嬰兒,如同千千萬萬個其他的同代人,在一九九零年,八九民運後的一年,降生在香港,受著父母的關愛,成長於港英治下的最後七年,學成於九七後中國成為宗主國的香港,受著和其他人同樣的教育,在二零一四年,在羽翼還未完全長成之際,便要和同代人、前輩、後輩共同承擔起雨傘運動的走向。當風高浪急,我們被拋到浪尖之際,我們能夠選擇嗎?我們連如何降生、何處世長、吸納什麼資訊,都處處受限時,我們這群被「世代選中的人」,根本就處處受困。

但正正如此,我們每一個人,都是被我們的時代挑選了的一代人,成就了今天我們的模樣,如斯的一個香港人。我們都在千百萬種外力因素的左右下生活。我們都無法選定我們旅程中會遇到的挑戰及難關。但當我們踫上他們時,我們最可以掌控的,就是我們內心的方向,去觀察「詮」摸他,從而在不自主的時代,活出命運自主的生命。穩住內心,我們就可以穩住世界。要穩住世界,我們必須回到內心的探索,去了解自己。

社會進步,就是由這裡開始,就是由我們內心開始下手,積累力量,推動巨變。了解內心投射的方向,我們就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如果我們可以轉換對一件事情的觀察、態度與觀點,我們就會生出與之前對人、事、物截然不同的行動、想法、策略、信念、文化,以至最終,一個不同的社會,一個不同的世界。

而這件事情,不是我一個人可以完成的事情。內心的變革,就如我們的雨傘運動,我們的民主、平等、法治、自由的捍衛,都需要我們每一個人,切切實實的共同參與,才能在當下此刻,走出迷惘,開出一條不一樣的路,開出一個十分不同的璀璨未來。

命運自主的意思,是我們對內心的真正掌握,而對內心的真正掌握,就是重奪自由的開始,活出有意義的人生。只要我們守護得著這一點,我們就能真正開始幫助更多的人,從他人的內心出發,關照他人,守護他人,從非建制派的內部對話,推展到更遠的,所謂黃絲藍絲的重新交流、理解、聆聽與合作。這些,都不是痴人說夢話,而是我心中,也相信同樣是不少朋友心中所展望的理想社會的圖像。

我在想,如果法官、警察與不少對我們反感的人,都認為我們罪有應得;判決一下,你們是否也就會終於釋懷,可以重新以寬容的角度去看待他人,以至檢視自己的內心?還是憤怒、不滿與仇恨,依然會充斥你們的內心?我未有一個高度與深度可以去改變他們,但我相信我們終有一天,會讓他們能打開心窗,見到他們的痛苦,讓他們見到他們現在還感受到,卻真實存在的世界的另一面。

各位朋友,如果你內心聽到的話,願我們並肩,繼續學習,繼續成長,繼續前行,壯大民主運動,壯大公民社會。如果你內心充滿掙扎,不緊要;我們就先繼續在我們各自的路上磨練修行,待機重聚。

但是,請千萬不要讓犬儒、冷漠及無情吞噬我們的內心。我們即使不完美,但我們仍可以朝圓滿的方向推進。我們要深信,了解我們的傷心、難過、憤怒、憂愁、怨恨和義憤等千百種感受,我們就可以開始轉化我們的千百萬種感受,成為我城進步的推動力。讓我們開始成為一個更具勇氣、自省、包容、慈悲、耐性、智慧的人,這座城市就會自自然然地改變。請讓我們一起,共同以愛、勇氣、溫柔和關懷撒遍整片土地,響遍整個地球,一起重奪我們當應擁有的尊嚴、生命及光明的未來。共勉。

黃之鋒判前留言全文:

判刑前夕,本想學像羅冠聰寫下千字文,記下自已的思緒,不過倒數24小時的感覺也不好受,應付排山倒海的訪問(相信會在判決後陸續刊出)也確實疲憊。

此刻難以整理想法,但只願勸勉各位不要泄氣,即使此刻我仍難以判斷原訟庭和上訴庭,為何兩庭法官會對「重奪公民廣場」一案有近乎180度的不同理解,但作為抗爭者也早已預料有一天將要坐監。

五年前,當我仍是15歲的時候,與香港人促成反國教運動,把政總東翼前地命名為公民廣場;三年前,因公民廣場架起圍欄,我們發起重奪公民廣場,促成雨傘運動;與公民廣場結下不解之緣,因這地方被香港人所認識,因此而被捕,最終今天也因這被監禁,但我仍為投身雨傘運動感到光榮。

公民抗命,承擔責任,學生運動,無畏無懼,仍是雨傘運動期間我們所吶喊的口號,如今就是我們兌現誠諾的時候,只盼在社運低潮心灰意冷的香港人記得 —— 當被送進監獄裡的青年人仍未放棄爭取民主,大家又憑甚麼放棄!?

曾參與雨傘運動,但無須面對審訊、判刑和坐監的朋友們,有三點提醒:

一、請在我們被限制自由的時候,把我們在監獄裡的決心和意志,帶到反抗運動的各個場域裡。

二、比起重奪公民廣場案,所獲國際社會關注,大家更需要關心更多藉藉無名的抗爭者,這點不要忘記

三、懼怕被捕的朋友,不要在這個時候還嫌棄過去被稱為行禮如儀的遊行集會了,在社運寒冬行禮如儀還是有其作用,週日大家要去遊行!一地兩檢大家要擋著!

下年,當我們獲釋離開監獄的時候,給我們看到一群未放棄的香港人,還有一個充滿希望的香港,可以嗎?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