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我快瘋了」 被蜥蜴和遊戲機拯救的學障小孩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Louise認為讀寫障礙的孩子要走的路比其他人艱難,但作為父母一定要陪伴在旁。(余秋婷攝)

卧在樂樂臂彎內的小蜥蜴「蘇蜥」和遊戲機都是樂樂的好朋友,也是兩顆啟發他閱讀的種子。樂樂有讀寫障礙及專注力不足, 媽媽李婉文(Louise)深知主流學校的操練可以提升樂樂的成績,但她認為學海無涯,寧可以樂樂的興趣「打機」和「養寵物」鼓勵學習,多嘗試多接觸,拒絕用分數框起孩子的學習空間。

非常兒童 非常手段 

由於讀寫障礙和專注力不足,樂樂會「b」、「d」不分,難以辨認外貌相似的串字,「want」寫成「went」,「walk」寫成「wolk」;跟他說話時,他總會說東道西,說幾句寵物,忽然又提及遙控飛機。

樂樂的生字簿是又紅又藍,因為媽媽用不同的顏色筆將字詞分拆成幾部分,教他讀字。(余秋婷攝)

樂樂兩歲時,才牙牙學語,句子結構混亂,有時,只有爸媽才能跟他溝通,由於難與人溝通,有時更成為同學的欺凌對象。跑步時,媽媽形容為「膝頭哥撞膝頭哥,腳撞腳」,終於在小一下學期做評估,確定有學習障礙。

她坦言:「不是找個輔導老師就可以幫到孩子」,樂樂不是以聽覺學習,反而視覺圖像可以協助記憶。為了學習a、b、c、d四個字母,爸爸絞盡腦汁,用畫公仔的方法幫助樂樂記憶。以學習讀音為例,媽媽會把詞語分拆,「beautiful」要拆成「beau 」「ti」「 ful」三個部分,教導樂樂讀音,所以他的生字簿又紅又藍,Louise用不同顏色的筆教導他辨認不同的音,縱然用盡方法,但她苦笑說:「不代表用了不同顏色辨認,就一定可以學懂。」

為了讓樂樂有更多學習機會,Louise買圖書從不手軟,企圖讓樂樂浸淫在書海。

愛打機愛蜥蜴 因而愛閱讀

寵物和遊戲機都成為了樂樂閱讀的誘因。(余秋婷攝)

令小朋友閱讀,並不容易,但Louise自有方法。

自從樂樂擁有智能手機後,他開始愛上打機,一如傳統媽媽,Louise初時對打機充滿戒心,但靈機一觸,想到利用打機作餌,引樂樂閱讀。

去年書展,樂樂選購了兩本英文版的打機天書,意想不到,為了要跟同學們在遊戲中達同一級數,樂樂不再抗拒讀英文書,同學「升呢」成為他閱讀的推動力。而為了平衡打機與閱讀,Louise設立時間表,星期一至四晚要看書,星期五可以看漫畫,星期六日就可以打機。於是樂樂星期一至四讀打機天書,準備星期六、日過關。書本上有不少深奧的生字,但媽媽鬆鬆肩,「為了打機,他就會超越這些困難」。

為了讓樂樂閱讀,媽媽Louise買書「從不手軟」,把自己的居所打造成書屋。(余秋婷攝)

另一顆閱讀種子就是眼前這條略胖的蜥蜴,深得樂樂歡心,可說「好食好住」 ,樂樂親自賜名叫「蘇蜥」,英文名「So Sick」,是樂樂成績進步的奬勵,媽媽笑稱:「我好怕這些東西,但為了鼓勵他,我只好犧牲。」樂樂反問:「到底犧牲了什麼?」二人同聲大笑。

家中多了一個新成員,樂樂就開始閱讀寵物書,樂樂更會自己讀,不用媽媽在旁陪讀,學曉照顧寵物後,再跟Louise分享。

如此這般, 樂樂的閱讀習慣開始成型,他每天早上7點起床,便自動自覺地看書。

回歸學習之本

多閱讀不代表高分。Louise表示樂樂讀的書多,讀過的生字卻不一定在作文中大派用場,用字遣詞離不開「十分開心」、「非常高興」。

「媽媽,我快瘋了,我是不是真的太笨?」樂樂曾經雙手抱頭向媽媽訴苦。小四時,樂樂的學校轉了校長,一改作風,由互動教學變成密集式操練,這一年的學習結了「苦果」,樂樂得到數學優異奬,但媽媽並不滿意:「我知道這些成績是催谷出來的,雖然他拿了優異奬,但這個不是我的目標,因為學習的路很漫長。」

奪數學獎卻因密集操練 毅然轉校

這一年的學習中,Louise亦發現樂樂學習變成填鴨式,老師給他一份測驗卷,他不加思考就做,Louise不希望他的思維變成這樣,幾經掙扎,Louise決定為樂樂申請轉校。 對媽媽而言,得奬是喜,但亦要思考犧牲快樂而跟隨主流步伐又是否合理?

樂樂現於新學校讀小五, Louise已經要思考兩年後選讀哪間中學,她的原則是一為不催谷學生, 二為培養學術之外的興趣。在人力資源公司上班的Louise知道社會充滿競爭,但她相信一張沙紙不代表什麼,反而認為孩子的待人接物最為重要。問及孩子的未來,Louise說:「不敢想得太多。」但她只知道:

「他們的路比一般小朋友難走,作為父母,你一定要在他身邊,陪着他走。」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