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局】勞工假銀行假劃一無期 林鄭不如唐英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社會上一直有呼聲,要求將每年12天的勞工假(法定假期)和銀行假(公眾假期)劃一為一年17天,不過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早前表示,現時未有劃一假期的具體計劃,意味上百萬藍領打工仔短期內「加假」無望。

現屆政府就劃一假期的問題,取態可謂非常保守。早在前一屆特首選舉之中,當時唐英年已經提出了分階段劃一假期的政綱。而「加假」對資方所增加的成本其實非常有限,問題只是政府有沒有決心處理這個問題。

羅致光。(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羅致光:MPF對沖勞資立場強硬但「有偈傾」 暫不處理劃一勞工假

香港工時長假期少 劃一假期願望卑微

打工仔希望「加假」,其實只是一個相當卑微的願望,因為香港打工仔每年能夠享受到的假期,比其他先進經濟體明顯偏低。有勞工團體去年進行的研究指出,一個有10年年資的香港打工仔,每年可享的法定年假再加勞工假,總假期天數只有26天,比台灣的28天、德國的30天、南韓的34天都要少,更和一些北歐國家的每年34至36天有相當大的差距。

因此,就算香港將勞工假和銀行假劃一為17天,香港的假期日數只是追近國際水平。加上香港打工仔的工時是全球最長,每周平均工時超過50小時,較全球平均水平高出近四成,對打工仔而言,劃一假期「加假」五天,只是一個紓緩長工時壓力的一個小小希望。

現時香港的勞工假比不少地區還要少。(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2018公眾假期】復活節請3日假可放10日?放勞工假就無希望

勞工假與銀行假看齊 林鄭較唐英年更保守

然而,羅致光的表態,恐怕反映現屆政府對這個議題並不上心,或至少仍未列入要處理的勞福政策清單之中。而最諷刺的是,基層出身的特首林鄭月娥未有「加假」的打算,但在前一屆的特首選舉之中,商界出身的唐英年開出了劃一假期的競選支票,提出每年「加假」一天,分5年將勞工假和銀行假看齊為每年17天。只是唐英年提出這項政綱不久,就爆發了「唐宮」事件,唐英年落選後,劃一假期的議題就先後被梁振英和林鄭月娥掃進了地氈底。

但有趣的是,為何一個商界出身的政治人物,反而對劃一假期取態更積極?相信背後的原因,是這項政策對商界的影響根本相當有限,而社會以至政治效益卻相當高,是一項「低成本、高回報」的勞福政策。

職工盟轄下七個工會,宣布組成集體談判組,主力與資方談判爭取劃一17天勞工假。(余秋婷攝)

延伸閱讀:同是打工仔 點解勞工假、銀行假相差5日?原來有段故

「加假」低成本高效益 勞資政府多贏

據了解,政府曾經估算,如果勞工假期每增加1天,資方每年的額外薪金開支,以2011年的薪酬水平計為3.7億元,「加假」5天的額外成本則約18.5億元,以當年商界整體薪金開支逾5千億元計算,根本是九牛一毛。

而且,相比於標準工時立法可能令商界每年增加上百億元的薪酬開支、取消強積金對沖亦涉每年約30多億元,劃一假期所涉的成本只是一個細數目,受惠的卻是上百萬的藍領打工仔。但如果政府推動假期劃一,一方面有助政府建立關顧基層勞工的正面形象,二來亦有助紓減社會對超長工時的怨氣,三來假期增加亦有對帶動本地消費有正面幫助,可謂除笨有精。

瑞銀去年一項調查發現,香港是全球工時最長城市,每周平均工時為50.11小時。﹙路透社﹚

延伸閱讀:公眾假期照返工 迪士尼前線感嘆同公司不同假 巴士司機有假難請

政府若有決心 劃一假期並非難事

事實上,增加假期只看政府有沒有政治決心,例如去年額外增加一天抗戰勝利紀念日假期,也不見得商界有多大反彈;而政府帶頭實施5天工作制、率先推行男士5天侍產假,不少企業為保持薪酬福利競爭力,也要仿效政府的安排。

假如政府擔心劃一假期立法過程會有波折,其實最簡單的方法是,今後政府的所有外判服務合約、特別是針對如清潔等基層工種,要將僱員享17天銀行假列為標書的基本要求,只要政府願意下定決心,相信大部分企業也會自自然然作出相應的調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