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30萬死難者尋公義 「香港仔」促成加國安省設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將屆70歲的王裕佳醫生見盡無數痛苦和死別,也不會對屍體陌生,但說到手上那本描述南京大屠殺的書,就如很多人一樣都看不落去,「我看十多頁已『頂唔順』。」

這個加拿大「香港仔」立志要為30萬死難者尋求公義,上周中終於促成安大略省設立中國以外的全球首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

不過他仍認為不足,現正籌備在加拿大設立亞太和平紀念館及教育中心,目的並非要挑起仇恨日本,而是要警惕世人勿讓屠殺重演。

奔波20年,王裕佳終成功促使加拿大安大略省設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但這對他來說仍然未夠。(余俊亮攝)

今年12月13日是南京大屠殺80周年,「當時日本軍隊的殘忍法,愈看愈傷心,同時很傷心,為何人類會如此殘忍。我最記得是(書中提及)日軍將初生嬰兒拋起,用刺刀刺死,怎會有人類這樣做,這不是人做的!」

王醫生所看的,是已故美籍華裔作家張純如著作《The Rape of Nanking—The Forgotten Holocaust of World War II》(中文譯作《被遺亡的大屠殺──1937南京浩劫》)。書中第四章「恐怖的六星期」,描述30萬死難者中一些個案,文字呈現出來的血腥,令人感受到受害者的無助與惶恐。這本書,成為王裕佳推動西方正視日軍二戰暴行的轉捩點。

日軍對南京人民施加的凌虐,幾乎超過人類所能理解的範圍。
美籍華裔作家張純如

名為山崎妙圓的日本學生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留下的信件。(視覺中國)

猶太人紀念大屠殺生啟示

王裕佳於1948年在香港出生,19歲時到加拿大升學並定居。他之所以與推動紀念南京大屠殺扯上關係,是70年代到美國修讀醫科時,看到宿舍對面的猶太教堂,在每年猶太人大屠殺紀念周,都有大批學生出席活動,了解納粹德軍屠殺600萬猶太人的經過,王裕佳於是也跟着去了解,「聽納粹屠殺倖存者講遭遇、全家如何死剩自己一個。倖存者給我的影響很大,猶太社區動用他們的所有資源,令到世界不會忘記他們的痛苦。」

反觀身為華人,「我在香港讀的歷史,只到1911年。」因為看到猶太人堅持保護他們民族的歷史,讓王裕佳深受感動。

國民政府棄守首都南京後,日軍在1937年12月13日入城,投降的九萬國軍,連同50萬未離開的民眾,以為會獲善待,怎料日軍卻拿起屠刀,做盡滅絕人性的殺戮。在前後42日的大屠殺中,遇害人數統計未有結論,少的估計有22.7萬人,多則達46萬人,現時傾向認為有至少30萬人被殺,較廣島和長崎兩次原子彈死難人數21萬為多;而且有別於大部分原爆死難者是瞬間失去生命,南京的死難者是在恐懼中受盡日軍折磨才死去。日本侵華期間,最少1,900萬中國人死於戰爭。
 

同一時期的亞洲戰場,我們沒有同樣的傷痛(紀念),這令我很震撼,究竟亞洲人,尤其是中國人的生命,是否Cheap(卑賤)些、不寶貴?我覺得不公平,公義沒有伸張。
王裕佳醫生

位於南京的大屠殺紀念館為已故作家張純如豎立銅像,手握《The Rape of Nanking》一書。(視覺中國)

在1970年代,他已決心要為被無視的遇難同胞做點事。至1997年,他成立多倫多亞洲二戰歷史史實維護會(史維會)並擔任主席,先爭取將亞洲歷史帶入加拿大的學校,讓學生知道二戰期間亞洲人的苦難。

不過當地華人社會卻對王裕佳的努力反應冷淡,「當地華人會說:過了數十年,還搞來做什麼;向前望吧,不要向後看;更加嚴重是,會問我是否想煽起仇恨、憎恨日本人?」

張純如著作帶來轉機

當王裕佳以為暫時無功而還之際,張純如同年發表《The Rape of Nanking》一書令事情峰迴路轉。他憶述指,當年11月,「我看到《Newsweek》的介紹,只是一版紙,但就相信這本書可將歷史由被埋沒,還原回來。」王醫生隨即邀請張純如到加拿大出席南京大屠殺60周年紀念音樂會,2,000本書一下子便賣光。

該書之後連續40多個星期高踞《New York Times》最高銷售榜,打破非小說類書籍佔據冠軍紀錄。

讓南京大屠殺走入課程

張純如的著作掀起一股關注戰時日軍暴行的熱潮,但王裕佳認為並未足夠。他說全北美、歐洲學校都教授猶太大屠殺及設有教育周,史維會也要推動二戰期間亞洲的人禍走進教室。史維會由2004年每年資助和安排20位加拿大高中教師到中國考察,了解二戰時日本侵略亞洲,特別是中國的歷史。到2005年安大略省教育廳認可將日軍侵華歷史列入高中必修課,超過900所中學採用,現時安省學校多達11科都可讀到亞洲歷史。

安大略省議會當地時間今年10月26日,三讀一條不尋常私人草案,是第79條法案《Nanjing Massacre Commemorative Day Act, 2016》,即將每年12月13日定為南京大屠殺紀念日。當地日裔社區對此雖有分歧,但也有日裔居民一同參與推動79號法案,結果議案獲得一致通過。
 

王裕佳醫生(右七)和支持者為安省議會設立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感到鼓舞。

雖則這一日並非公眾假期,但王裕佳認為意義深長。「通過後會寫入教科書,學生就會問為何有南京大屠殺紀念日,教師便要搵資料解答,所以教師都要知。現在學又得、不學又得,總之無人提問就不用去做。」

20年來的行動,王醫生再三強調,不是指摘日本,而是指摘人類的弱點、人類的愚昧,因此並非從仇恨日本出發,「而是從人類普世價值觀出發,怎樣不會再有戰爭,不希望中國、日本、韓國人民再有戰爭傷痛,這就是我們的出發點。」
 

亞太和平紀念館及教育中心概念圖。

籌900萬加幣設紀念館

王裕佳正積極籌建一座民間紀念館,目前已購入面積約1.5萬平方呎的土地及物業。構思中的這座「亞太和平紀念館及教育中心」,期望讓學生接觸證人證言、紀錄片及其他資料,令他們感受到戰爭的恐怖和苦痛,希望戰爭不再發生。

興建紀念館預計需要900萬加元(約5,471萬港元)。他估計可在北美籌得500萬加元,餘下400萬加元則計劃在亞洲籌款,當中擬推出眾籌活動。

王裕佳強調:「我們需要學習這段歷史,不是用仇恨眼光去學習,而是用世人眼光、普世教育眼光去學習,這個方向中國未能做得到、香港也未能做得到。中國看待歷史還停留在民族主義階段,仍是在政治控制歷史階段,但希望這次可真正用普世價值、用人類價值去看這段歷史。」

上文節錄自第84期《香港01》周報(2017年10月30日),原題為〈 南京大屠殺80周年前夕 加國安省通過設紀念日〉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敬請留意10月30日星期一出版的第84期《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