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葵涌廣場】一袋垃圾最重60斤 清潔工:執極都滿瀉 做到腰背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時葵涌廣場每日迫滿食客,連垃圾桶也經常爆滿,不少食客索性如玩「層層叠」般,在垃圾桶上堆起一座座由即棄餐具砌成的「小山」。

負責清潔商場的清潔工香姐,每日的其中一項工作就是要清除一座又一座的垃圾山,每次清理時都要防止「山泥傾瀉」,把垃圾山收服在黑色垃圾袋中。每當一不留神,垃圾山內的咖喱汁、豉油汁即散落一地,又要花更多時間收拾清理。

香姐每小時要清理半個樓層的垃圾桶,有時忙得喝幾口水又要展開工作。(譚威權攝)

當食客愉快地享用香噴噴的美食後,隨手把一個又一個塑膠盒、發泡膠碗、膠杯等丟棄時,意味香姐的工作量又再增加。她負責每小時清理半個樓層的垃圾桶,對付堆積如山的垃圾、污漬斑斑的地面,動輒花上接近一小時,完成後喝幾口水再次出發,繼續清理已經爆滿的垃圾桶。

清潔工抱怨食客浪費 一袋垃圾最重可達60斤

今年44歲的香姐,已在清潔業打滾十多年,5年前開始在葵涌廣場工作。「這裡的垃圾太多了!」香姐不禁抱怨,「全部都是杯杯碟碟,每半小時便滿了一個垃圾桶,不少食客都好浪費,酸辣粉不好吃就丟,珍珠奶茶喝兩口又丟。」

葵涌廣場外賣小食店林立,每天丟棄大量即棄膠杯、膠碗等,令垃圾桶經常堆積如山。(勞敏儀攝)

垃圾車人群狹縫中行走 一步一艱辛

香姐單單是走完半個樓層,已經是舉步維艱。記者在傍晚時分隨香姐走了半圈,當時葵涌廣場人流絡繹不絕,「唔該借借……唔該睇住……」香姐叫喊聲幾乎被商場的嘈吵聲淹沒,直至食客意識到垃圾車已駛到身後時,才咬著食物挪開半步,讓垃圾車在狹縫中行走。一不小心,手推車又撞跌了商戶的鑰匙扣,香姐只能不好意思地一一撿起。

香姐說,「經常肌肉拉扯、彎腰等,容易腰痠背痛,初時要搽藥油,慢慢又習慣了。」

當遇上不友善的食客,也是對清潔工EQ的一大挑戰。香姐說,「有時地拖不小心碰到客人的鞋,便被威脅要投訴;有時明明在更換垃圾袋,客人也照樣把垃圾丟到垃圾桶。」

在葵涌廣場工作5年,見盡食客浪費、沒有公德心一面,香姐希望食客能體諒清潔工的辛勞。(勞敏儀攝)

葵涌廣場垃圾桶經常爆滿,清潔工幾乎忙個不停。(勞敏儀攝)

葵廣食肆近年大增 清潔工工作量大增

葵涌廣場食肆林立,難以做到乾淨回收,以致每天製造9至10噸垃圾。清潔監督聰哥說,近年葵涌廣場的食肆不斷增加,同時增加清潔工的工作量,中央垃圾房也經常爆滿。

他坦言,過去負責夜更的清潔工一時許便能完成清理垃圾的工作,但現在部分食肆的員工很晚才收拾,導致清潔工延遲一個多小時才能完成,並認爲有團體在葵涌廣場推行「裸買運動」,有助減輕清潔工的工作量。

清潔工除了要清理垃圾,同時要用地拖處理地面污漬。(勞敏儀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