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too風暴.拆局】香港性侵案日益猖獗 「閹刑」嚴懲色魔?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欄后」呂麗瑤指控遭前教練性侵,引起社會大眾對性罪行的關注。而根據警方數字顯示,今年整體罪案有下降趨勢,但性罪行,包括非禮與強姦的罪案數字卻不跌反升,有關趨勢惹人關注。

每當社會大眾討論到風化案,往往都會對施暴者的惡行恨得咬牙切齒,甚至認為要對付這些惡徒,應該「閹咗佢」以儆效尤。而事實上,「閹刑」的確是現代社會遏止風化案的其中一個選項。

呂麗瑤今次是因倫奧體操金牌女將 McKayla Maroney ,於社交媒體自白被隊醫性侵犯的經歷,決定公開一直隱藏的被性侵經歷。(資料圖片)

+24
+24
+24

【專頁】 呂麗瑤站出來自揭曾遭前教練性侵 #MeToo風暴襲港體壇

香港整體罪案下跌 風化案呈上升勢頭

香港風化案問題有多嚴重?根據警方數字,今年首十個月,本港整體罪案數字有47,086宗,比去年同期下降了6.5%,例如兇殺、搶劫、爆竊案等都呈雙位數百分點的下跌,但在整體治安改善的同時,風化案宗數卻不跌反升,其中強姦案按年升了9.8%、非禮案更達916宗,較去年同期上升9.2%。

而本港對於風化案的懲處,其中對強姦案的判刑一般都較重,例如早前一宗前男友匿藏衣櫃伺機強姦前女友的案件,施暴者就被重判11年;但對於非禮案,有一些組織曾批評法院對有關案件的量刑太過「飄忽」,重則監禁,但輕者可能只是判罰款,令定罪的阻嚇力打了折扣。

延伸閱讀:非禮案判社服令過輕? 大律師:定義量刑闊、判刑落差大

韓國引入「化學閹割」 偷拍裙底也要「閹」

其實對於風化案的刑罰,韓國的做法有一定的參考價值。韓國政府近月提出計劃擴大「化學閹割」的應用範圍,對一些罪行較輕微的性罪行,例如偷窺者等都施以「化學閹割」。而所謂的「化學閹割」,並不會將人永久去勢,而是要求罪犯長期服用藥物(例如雌激素),將其性慾抑制至青春期之前的狀態。

而韓國是亞洲首個引入「化學閹割」的國家,初時是用作懲治嚴重的案件。在2008年,韓國發生轟動全國的「趙斗淳案」,當時有酗酒習慣的中年漢趙斗淳,擄走了一個年僅8歲的女孩,不但將她強姦,更將她凌虐至永久傷殘,不但失去生育能力,更要終生掛上便袋。趙斗淳在被捕後,以當時飲醉酒失去意識作為抗辯理由,法院最終判他入獄12年,但社會大眾普遍認為判刑太輕,引起韓國社會極大爭議。後來有一齣韓國電影《素媛》,就是以此案作為故事藍本。

十優港姐麥明詩於社交網站帖文,稱自己曾遭性侵。(Facebook圖片)

+6
+6
+6

延伸閱讀:麥明詩與網民通宵激辯「性侵」定義 自揭「侵犯者」為香港人

藥物治療抑制病態性衝動 歐美可以「閹刑」換「緩刑」

「趙斗淳案」的判刑,引起韓國舉國震怒,當時有民調更顯示,不少韓國民眾認為應該把施暴者「物理閹割」。而及後韓國政府透過修法,引入「化學閹割」刑罰以懲治一些性侵兒童的重犯,韓國當局後來更擴大其使用範圍至一些較輕微的風化案,加強對刑罰的阻嚇作用。而除了韓國之外,印尼亦在2015年引入了「化學閹割」,懲罰性侵兒童的罪犯。

波蘭、荷蘭、澳洲、德國、加拿大,以至美國個別州份等,亦有向風化案罪犯施以「化學閹割」的制度,但部分西方國家,並不把「化學閹割」當作懲罰,而是視之為一種治療方式,涉及風化案的犯人可以自願接受,並輔以心理輔導,以抑制其過於旺盛的性慾,從而減低再犯機會,甚至可以此向司法機關提出減刑或緩刑。

一眾荷里活女星陸續指證金牌製作人韋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圖中)乘工作之便非禮或強姦。(視覺中國)

延伸閱讀:一個hashtag勾起全球性侵暗黑回憶 #Metoo成凝聚受害者最大力量

香港對「化學閹割」討論仍有限 為遏止風化案值得考慮

例如在2004年,有一名加拿大的強姦犯主動提出接受「化學閹割」,當時他向醫生表示,自己不斷被病態的性衝動折磨,甚至已有自殺傾向,結果他在一家醫療中心接受了一年多的「化學閹割」治療,當時他表示,在接受藥物注射6個星期之後,藥物就會起作用,完全消滅其性慾。

在香港,社會對「化學閹割」的討論仍然相當有限,甚至只視之為「花邊新聞」,但面對風化案的上升趨勢,無論是將「化學閹割」當成一種懲罰手段也好,又或治療措施也好,「化學閹割」似乎也是一個值得考慮的選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