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視障女強人】僅餘兩成視力 組百人義工團助人:多用咗耳仔去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得到嘅嘢,比失去的多。」陳文端(Winnie)13年前不幸患病,失去大部分視力;幸運的是,失去視力不代表失去工作能力,她現在於保險公司任高層,下屬多達120人,也令她跟父親的關係改善,病後,兩父女來了人生第一個擁抱。不僅如此,她還組織義工隊,讓同事們在工餘時,也能回饋社會。

Winnie因病只餘約兩成視力,在保險公司任高級行政總監。(蔡正邦攝)

病後視力聽力大減

在Winnie的辦公室跟她見面,眼前人正符合我心目中「女強人」的形象,她在保險公司任高級行政總監,有一個全海景的偌大辦公室,說話速度快而幹練。然而,由外表上看不出來的是,Winnie因病只餘約兩成視力。「我睇嘢好矇,跟一個700度近視的人沒戴眼鏡差不多吧。」2004年,Winnie因罹患聽神經線瘤須動手術,失去三分之二的聽神經線,手術後的視力最差,只餘約半成,左耳聽力亦大減。

2004年,Winnie因罹患聽神經線瘤須動手術,失去三分之二的聽神經線。(受訪者提供相片)

心情谷底:看不清自己面容

「行埋去塊鏡,只係睇到一啲雪花咁嘅嘢。」最難受的時刻是剛完成手術,當時Winnie僅得約半成視力,發現即使近距離照鏡,也看不清自己的面容;做針灸治療時,她發現自己患處連痛覺也失去,不禁淚流。Winnie的平衡力亦大受影響,初時站也站不穩,更要靠輪椅代步,出院後也乘不了地鐵,不能站近馬路邊,最令她不習慣的,是每事要人幫忙。

大病初期近半下屬「跳船」

「本身好灰,我諗住無得返工㗎喇。」做了二十年銀行業,人到中年Winnie轉職保險公司,未站穩就遇上病魔打擊,當時約50名下屬,有近半離職,Winnie待在家三個月,終於鼓起勇氣上班,但公司卻沒有工作可讓她做:「我其實一星期只返三日,每次返一個鐘,我無嘢做,在自己的辦公室內喊。」

修女啟發:想想自己擁有的東西

篤信天主教的Winnie,初初只會問天父:「我幾時好返。」不過,這樣反是心情愈發低落,修女探望她、安慰她,指她有很多人探望,Winnie心想,修女是讓她多想想自己擁有的東西。不過,心情始終難受:「我返到屋企仍成日喊,問朋友:『我個女得8歲,我如何照顧她?」朋友鬧我:『你食得行得瞓得走得,係對眼差啲,點會照顧唔到你個女呢?』」

當時女兒只得8歲,Winnie最擔心照顧不了女兒。(蔡正邦攝)

振作​:接受別人幫忙

Winnie決心振作,但如何振作?「讓身邊的人幫自己,同埋訓練自己習慣囉。我不斷鼓勵自己:『有人幫到你咪好囉,事業仲可以繼續向前行,好多人已經無得諗喎。』」她坦言自己「最唔鐘意人哋照顧」,但為了盡快復元,她放開懷抱,學懂要先接受別人的照顧,才能一步步擺脫。「起居飲食,著衫、食飯、沖涼,初初乜都要人照顧。之前有人拖我,我都會甩開他。」現在Winnie學會了適時開口找人幫忙:「唔係做你鍾意嘅嘢,係做你需要、幫到你嘅嘢。」

剛完成手術的Winnie僅得約半成視力,即使近距離照鏡,也看不清自己的面容。(受訪者提供相片)

父女破冰 擁抱安慰

童年時的經歷,對Winnie來說不算愉快,反倒是練就她堅強的性格:「我家是很重男輕女的,女孩子就是『百無』。自小我就知道甚麼都要靠自己爭取,所以我自己的健康我更加會爭取。」她口中「好難搞」又固執的父親,跟她的關係也轉佳:「在醫院,他第一次攬住我,安慰我,我當時都好震驚。」父親又說要支持她,果真陪她祈禱、去聖堂,有時更會讀書給她聽,這些都是過去的Winnie從未想過的。

患病前,Winnie常打斷別人說話,現在用多了雙耳,以及用心聆聽。(蔡正邦攝)

病後「多用雙耳」 改善同事關系

Winnie患病前,大抵多數下屬都懼怕她。她笑言自己本來比較急躁火爆,記得有人說她強勢、霸氣,好控制別人,也記得自己常打斷別人說話。現在的她仍自言對團隊很嚴格,要求他們有紀律、要負責任,不過同時自己「親和力大了,耐性多了。用多了雙耳,同埋個心,去聽人講嘢……我現在發現少了人怕我,反而欣賞我的堅持。」猶幸的是Winnie的視力較手術後僅有半成,改善至約有兩成:「我一好返啲,同事都好開心。」

十年反覆抑鬱路

鋼鐵般的意志,不代表有鋼鐵般的心。患病後的十年,鐵娘子情緒仍有反覆時,自己身體上的障礙加上工作壓力,她在抑鬱中來回折返。「我照常返工,我逼自己返工,但好辛苦……有時脾氣會差啲,好在我的情況是『反覆向上』。」她認識香港失明人協進會會長莊陳有,以及香港傷健共融網絡總幹事莫儉榮,視障同路人的經歷,令Winnie不再孤單:「我唔係做緊啲無人做到嘅嘢。生命影響生命,就算失去視力,還可以繼續生活及事業,更可回饋社會。」

視障同路人的經歷,令Winnie不再孤單:「我唔係做緊啲無人做到嘅嘢。」(蔡正邦攝)

做義工再助人

Winnie在同事間組織了「信望愛」義工團隊,過往她曾到服務機構的院舍與成年智障人士玩耍,也曾為長者準備飯菜,但她坦言媽媽有嚴重的抑鬱症,過去她在銀行業亦有不少同業患病,更莫論她自己手術後亦飽受抑鬱之苦,因此她特別希望幫助有精神困擾的人,希望他們能及早抒懷。本周六(9日)她也將應香港傷健共融網絡邀請,免費跟大眾分享自己的經歷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