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毛護髮案】官問:男犯剪髮受苦 女犯不准化妝是否也受苦?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長毛」之稱的梁國雄,屢因示威犯案被囚而遭強行削髮,他反思到男犯必須束短髮而女犯卻無這規限,認為涉性別歧視,提出司法覆核並獲勝訴。懲教署不服,案件今(3日)在上訴庭聆訊,署方再指男子蓄長髮純為保安理由,不存在歧視,但法官忽發奇想,指所有人坐牢都受苦,若男子被迫剪髮是受苦,愛美的女犯入獄不能化妝是否也受苦?官續稱,若署方為求公平,最終要男女犯全部去髮。

梁國雄今離庭時撥一撥已留回的長髮。(伍凱瑩攝)

高院去年裁定梁國雄就懲教署要男犯束短髮的司法覆案獲勝訴,並認為懲教署違憲和違反《性別歧視條例》,要更改沿用多年的剪髮規定,署方不服,因而提出今次上訴。

指梁束長髮會易被其他犯人拉扯

代表懲教署的大律師指,規定男囚犯剪短髮是基於保安、衛生、監獄管理等原因,囚犯可利用長髮隱藏武器和毐品,甚至將甩來甩去的長髮當成武器,或用來自殺自殘,所以署方認為容許男囚犯留長髮會增加保安風險。即使申請人梁國雄無意借長髮搞事,但若獄中發生打鬥,其他犯人可能會拉扯他的長髮,令他受傷,署方亦有責任保障他的人身安全。

強調剪髮純為保安考慮

上訴庭法官質疑,男女囚犯不同的髮型規定會否構成性別定型(stereotype)和歧視?大狀否認,稱懲教署的做法是專業判斷過男女囚犯的實際情況,統計數字亦顯示男囚犯比女囚犯有更多暴力和藏械行為,因此剪髮安排完全是基於保安考慮,即使出現差別待遇,亦與性別無關。正如男女犯人分開囚禁在不同監獄,都不會構成歧視。

安排為保犯人安全

若懲教署純粹因為梁國雄是男性,覺得男囚犯較暴力和骯髒而強迫他剪髮,這是性別定型和歧視。但大狀指數據證明,男囚犯整體上有更多暴力和違規行為,這是事實,所以懲教署才要按數據設計獄中法規,保障男囚犯的安全和福祉。法官認同此說法,更舉一反三稱:「就好似話男人的體力一般較好,呢個唔係性別定型。」

獄中要抑壓個人主義

大狀補充,署方無意主張性別定型,但普遍來說短髮才是男性的慣常髮型,監獄要抑壓個人主義和個人特色,所以要求所有男囚犯蓄短髮有助維持獄中管理劃一。法官突然好奇,問道獄中有沒有針對女囚犯髮型、衣着打扮的規定?大狀稱,女囚犯在獄中亦同樣受規管,如不能化妝、塗唇膏等。

官:女犯不許化妝也受苦?

法官聞言坦言:「所有人在獄中都會受苦」,與其說長髮男子被迫剪髮是一種受苦,那些日日化妝的女士到了獄中不能化妝,也是另一種受苦。假如法庭裁定懲教署的剪髮安排性別歧視,其中一個可能的解決方法是以後所有囚犯,不論男女都要剪短頭髮,這對本來蓄長髮的女囚犯也是很痛苦。大狀認同法官的說法,更笑言新例通過後,可能輪到女囚犯來找法官。

梁國雄今早在吳文遠、黃浩銘等支持者陪同下到庭,高呼口號批評懲教署性別歧視,又批評政府已了輸這宗官司,但仍花公帑上訴,是「輸咗就精英心態,贏咗就政府大哂」。

案件編號:CACV34/2017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