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家長辛酸】兒子情緒如風暴 一根髮絲也難容 母:陪伴重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6歲的天樂,或許是旁人眼中的扭計「百厭星」,情緒波動、發脾氣十常八九。

但在媽媽張太眼中,這個孩子如此「非一般」,全因他身患「三料」特殊學習需要(SEN):讀寫、言語障礙,以及過度活躍症,箇中辛酸可謂一言難盡:「佢試過因為浴缸嘅一條頭髮,點都唔肯沖涼」。

照顧兒子勞心勞力,又嘗盡各樣方法希望可以幫助兒子克服困難,她坦言過程辛苦,但始終堅持如一:「對於SEN小朋友來說,家長嘅陪伴最重要,外人或者唔明白佢哋嘅處境,老師又未必可以照顧佢哋,如果父母都唔明白佢哋,仲有邊個明白?」

張太(右)指,照顧SEN 小朋友絕不容易,盼社會給予支援及諒解。(陳淑霞攝)

一條幼髮亦拒絕坐進浴缸

做人父母甚艱難,要照顧SEN小孩更需付出雙倍關顧,張太的兒子天樂個性執著,細微如浴缸一條髮絲,亦足以讓天樂抓狂,「跟住佢就『企硬』點都唔肯落去沖涼喇,我哋要糾纏好耐」。最初她未洞悉兒子行為乖張與學習障礙有關,直至入讀幼稚園時,老師以婉轉口吻著張太帶天樂求醫,「當時未知道發生咩事,但終於有人認同我。」

對於天樂的異常行為,雖然張太早有心理準備,但當她從醫生口中獲悉兒子確診過度活躍症、言語及學習障礙時,仍頓感晴天霹靂,「當時真係呆晒,真係唔知點算好」,其後跌跌撞撞下,及尋求坊間教學支援,始摸索出一套獨門的自家教仔大法。

早前有自閉童於港鐵站誤踢老翁,其母親雖然急忙道歉及作出解釋,但兒子仍遭對方拳打,該母親事後於Facebook撰千字文大吐苦水,這種不足為外人道的箇中辛酸,張太身同感受:「外人係唔會明白照顧SEN小朋友嘅困難,只係睇到表面。」一次途經玩具店的經歷,道盡張太的有口難言,當時兒子突要求買玩具,更即場「瞓地扭計」,期間哭到面紅耳赤,企圖迫她就範,結果惹來不少途人駐足圍觀,而旁人的指指點點,令她內心一度掙扎,「自己都有猶疑,心諗不如下次先教啦!」不過,身旁的丈夫趕緊牽實她,結果天樂哭鬧約半小時後,終見成果,「佢自己起返身,仲同我哋講入去睇吓得架喇,唔駛買。」可喜的是,自此以後天樂再無用同樣方法「扭計」買玩具。
瘋狂拍打玩具櫃   一句說話化解
管教子心機盡用,但亦有力不從心的時候:「每次湊佢返幼稚園,都係一場惡夢:」而且天樂情緒波動如風暴,難以捉摸,亦令她大感頭痛,她憶述,與天樂參加教大訓練課程時,兒子情緒突然失控,更瘋狂拍打課室內的玩具櫃,正當她不知所措之際,老師的回應令她茅塞頓開,「佢問天樂,係咪想反轉張檯啊?」天樂聞言面露尷尬,但仍難掩興奮,「跟住佢哋就真係一齊落手落腳反轉晒啲檯凳」一個簡單的動作,緩和了天樂的憤怒情緒,其後他更應老師的要求,主動將課室「還原」,更笑著與老師一起步出課室。

張太自此明白,靈活變通的重要性,亦善用獎勵推動兒子學習,「例如佢做晒功課,就畀佢炒蛋,佢係好肯做嘢嘅小朋友」。她又指,兒子患有言語障礙,不擅表達自己,卻喜愛唱歌,遂鼓勵他參加校內合唱團,結果他成功突破自我,克服怕黑及吵鬧的環境,與同學們於伊利沙伯體育館踏上舞台表演,「父母對於SEN小朋友真係好重要,因為在學校環境,咁大堆小朋友,老師未必照顧得晒所有人,而且未必有特教經驗,家長係陪伴小朋友克服困難嘅重要角色。」

卓琪(左)以過來人經驗,創辦圖像學字法教導SEN小朋友克服學習困難。右為洗權鋒。(陳淑霞攝)

「仲記得由第一日返學,到小學三年級,我日日都喊唔停,被老師誤會係問題兒童。」博雅思教育中心共同創辦人陳卓琪,曾是學習障礙的過來人,「我唔係唔識,不過啲知識總係困住咗,走唔出來」結果她每每煩躁不安時,便會撕扯頭髮及頭皮,頭上的一大個疤痕洞,見證著她不愉快的童年。

幸好卓琪其後轉往英國讀書,更被老師轉介至教育心理學家,始得悉問題根源,其後她努力學習,又發現以圖像幫助記憶甚為奏效,終克服困難,並取得社工及特殊教育雙碩士,執教鞭十多年,更成立專門的教育中心,協助SEN學童跨越困難。

 

香港教育大學特殊學習需要與融合教育中心總監洗權鋒指,本港目前共有5萬餘名有特殊學習需要(SEN)的學童,其中4萬3千多個就讀於主流學校,另有7千至8千人於特殊學校讀書,佔總體學生10%,他指,及早辦識及支援SEN學生,有助他們盡早適應學習生活。

「意贈慈善基金」今年特設「全城一人一利是愛心行動」,呼籲公眾捐利是,做善事,今年將由「香港兒童啓迪協會」委托專家,為特殊學習需要兒童家長提供支援,包括育兒課程等,詳情可電:2210 260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