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福邨良心燒味小店疑被拒續租 街坊難捨「冇得輸叉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時房屋署豁下不少街市,均外判不同管理商,部份街市商戶被迫捱貴租,更嚴重者會面臨迫遷的威脅。元朗「洪福619街市」開業至今兩年,屬「開荒牛」的明哥所經營的燒味店租約屆滿,卻在洽商續約時指遭外判管理商無理拒租,被迫經營至2月底後遷出,但外判管理商則指其實已與燒味店租戶洽談續約,惟租戶卻因要求凍租至約滿前仍未達成共識,才另行接納新租戶。

孰是孰非,雙方各執一詞,但苦了邨內一班街坊,他們得悉燒味店將結業感到十分可惜,更大嘆:「明哥嘅叉燒同燒雞翼冇得輸!」他們亦擔心,新商戶「燒味未必有咁好食。」

洪福邨坐落於新界元朗洪水橋洪元路,落成後由於缺乏社區配套等設計,邨民儼如入住孤島。直至於兩年前,「洪福619街市」開業,為居民一日三餐燃起了一線曙光,但房署卻將街市外判,街市不少商戶先後遭受加租及迫遷困擾。

+2

「洪福619街市」的開業,為「孤島」上居民的一日三餐燃起了一絲的曙光。

實惠價益街坊

一踏入進洪福邨內的街市,便迎來一陣濃烈的蜜汁混合燒雞的味道、當愈來愈走近明哥的舖位,味道更愈來愈濃烈,令人垂涎欲滴。「明哥嘅叉燒同燒雞翼冇得輸!」這是洪福邨內大部分居民的心聲;明哥每日燒的燒味,都是洪福邨邨民每餐時桌上的「席上客」。

洪福街市內唯一的燒味檔「鴻福燒味」,由明哥及另一位合夥人郭太合資擁有,兩人當年合共花費100萬裝修舖位及申請牌照創業,主打街坊生意,為他區內的市民提供優質、實惠的燒味,因為知道街坊大都來自基層,所以優惠價33元的雙併飯連湯水,支持街坊。

紅褲子出身    曾月租8萬蝕本經營

55歲的明哥年少時,已經做燒味起,在燒味界已經打滾了三十多年,由「紅褲子」出身,由學師做到師傅。後來因為工作的餐廳面臨被收購、結業。於是,兩年前找了元朗洪福村街市找來舖位,與當時的同事郭太出來創業,希望可以在燒味界創出名堂。明哥的燒味舖可謂街市內的「開荒牛」,但卻曾經歷「每月8萬租、蝕住做」日子長達一年。

及後因房屋署介入,外判商減租至3.8萬元,一直捱至去年年中,生意才稍見起色「終於蓄到熟客、收支開始平衡」,但不料卻碰上租務問題。

接終止合約通知  交涉只獲多續租一個月

本於於上月底租約期屆滿前,一早已填好續租意向書向管理公司表明會繼續租用舖位的明哥,先後就續租及新租金的問題,分別進行各一次會面及通電,「管理商同我哋講,話將會每月租金增加至4.8萬元,我哋一直傾緊個租金可唔可以減少啲。」

不過,明哥稱,期間卻突然接獲終止合約通知書,以「事主不肯續約、檔口出租予其他人為由」,要求他們2月底正式遷出。及後經多次的交涉下,外判商允許將明哥繼續以原有租金,短暫續租多一個月。

明哥表示傷心及無奈,並稱:「新年後會先好好休息,之後可能做住替工。」

55歲的明哥年少時,已經做燒味起,在燒味界已經打滾了三十多年。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表示,「管理權可以外判,但責任不可以外判。」

鄺俊宇批房署外判責任

得悉燒味店明哥將被迫遷消息,居民胡小姐表示,為明哥的遭遇抱不平,直斥管理公司無良,大讚明哥是區內的良心小店「師傅好、食材新鮮、好味」,並連連誇口讚「明哥嘅叉燒同燒雞翼冇得輸!」她更擔心,日後接手經營的新商戶「燒味未必有咁好食。」

立法會議員鄺俊宇直斥,房署不負責任「管理權可以外判,但責任不可以外判。」他指,洪福邨區內只得一個街市,市民的日常的食材都在街市內購買。房署放任外判商,讓其可以任意妄為、不斷大幅加租,最終受罪的只有小市民。

外判商:原有商戶續約多次要求凍租   約滿前仍未達共識

好眼光有限公發言人李先生回應指,一直與租戶郭太就續約後的租金多次進行洽談,「郭太多次要求凍租,或只可以接受最多兩、三千元的租金增幅。」最後雙方在租約期屆滿前,仍未能就租金達成共識,公司才終接受新的租戶加入。

他又指,因考慮到居民在新年期間有需要享用燒味,公司決定恩恤郭太,在其租約屆滿後以原來的租金,讓燒味店可短暫經營至2月底。

李先生稱,郭太曾在收到終止租約通知書時,曾致電公司高層要求收回新租戶的申請,並提出可以賠償15萬元予新租戶;惟已遭新租戶拒絕。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