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囍】半百女工再覓新跑道 大妗姐孖必吸客 打爛茶杯點執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現代的婚禮,繁文縟節漸漸簡化,不過喜事再簡單,雙方的長輩總是期待新人奉上的那杯茶,出門、入門及奉茶儀式仍是基本盤。冰姐及萍姐這對新晉大妗組合,就負責在大日子中確保婚嫁儀式一切順利,例如新抱茶、女婿茶:新郎新娘如何奉茶、何時奉茶,先向誰奉茶、新人該怎樣說,都會打點妥當。

冰姐(左)及萍姐(右)刻意穿上同款的大妗衫,企理得體之餘也顯示兩人平起平坐的拍檔身份。(蔡正邦攝)

碎碎(歲歲)平安 化解打爛茶杯

訪問期間,冰姐及萍姐示範穿著裙掛後的著掛歌,以及大妗金句,例如於女家奉茶時,她們會說:「今天喜得迎佳婿,愛女覓得有情郎。」於男家奉茶時,則說:「新娘入門家興旺,旺夫旺子旺門楣。」如此金句一句接一句,兩人琅琅上口一唱一和,可以想像新人雙方家庭都聽得順耳,氣氛迅速炒熱。又例如奉茶時打爛茶杯乃大忌,幸好亦有金句化解:「落地開花,富貴榮華!碎碎(歲歲)平安!」

新娘向男家斟茶 輩份要叫高一級

除了帶領儀式進行,於新人的大日子,大妗猶如全能保母,會照顧新娘子的情緒,現場稍有「火花」,大妗姐隨即安撫;一旦衣飾有紕漏,即時協助縫補;又要確保流程暢順,以免誤吉時,她們都說「執生」的能力,相當重要。因此能夠事先準備的,都準備妥當。她們會「溫書」熟讀金句,事前亦會跟主人家開會解釋清楚流程,問清楚奉茶名單以計算長輩輩份:「因為新娘在男家斟茶給長輩時,輩份要叫高一級,即係新郎的姑姐,新娘要叫姑婆奶奶,我們會事前準備好,到時新娘跟住我哋講就可以。」

龍鳳茶枱上擺放的物件各有喜慶寓意,例如結子石榴代表多子多孫。(蔡正邦攝)

大妗姐熟習婚嫁傳統,許多時候成為新人及長輩,以及親家之間的中間人,以專業的身份提供意見,事前解釋清楚避免兩家人在現場有任何不快。不過「各處鄉村各處例」,另一方面,大妗也會問清楚兩家人有沒有甚麼鄉例要跟隨。不過冰姐強調,她們所做的只是傳統婚嫁儀式,不涉宗教元素,因此與宗教的儀式也沒有矛盾:「有次到了男家,全部人都低頭祈禱,我們就靜靜地在一旁準備。」

冰姐及萍姐連耳環也襯成同一款,十分協調。(蔡正邦攝)

緊記身份 化淡妝不搶風頭

在客人的大日子,冰姐及萍姐緊記自己的身份是工作人員,因此只會化淡妝令外表精神,而不搶主人家的風頭。為求企理得體,又為了顯出兩人平起平坐的拍檔身份,她們刻意穿上同款的大妗衫,同時佩帶同款的耳環。她們的手上,不會佩帶任何金器飾物,除了避嫌,也避免勾到新娘子的衣物,但手錶卻是例外,皆因大妗姐須留意時間,以免誤了吉時。

一位大妗全日的工作,早至新娘出門前的清晨,晚至夜間約9時開席,動輒工作十多小時,加上要一整天打醒十二分精神,實在不簡單。最後能得到主人家認同,令她們最開心:「有次新娘的外母拎走我哋成疊咭片幫我地派,很有滿足感。」

冰姐曾是美容治療師,現時大妗的工作得到主人家認同,令她很有滿足感。(好日子Facebook圖片)

轉行做大妗:無退休年齡

雖然冰姐及萍姐對大妗工作如數家珍,但兩人入行的時間其實不太長:她們年約五旬,一位曾是美容治療師,另一位則是製衣女工,分別因身體問題及公司遣散,決定另覓出路。她們2015年於香港婦女中心協會修讀大妗課程,認為大妗職業沒有退休年齡,只要身體可以應付,工作至70多歲也沒有問題。「反而年齡較大的,令人感覺比較有經驗,更加受歡迎」,萍姐說。完成課程後,冰姐及萍姐當了約一年的助手汲取經驗,才開始以搭檔形式工作,兩人互相補足互相提點。在缺乏宣傳的情況下,至今已經約15對新人採用她們的服務,令兩人十分鼓舞。

香港婦女中心協會服務督導陳慧德表示,協會舉辦的再培訓課程,除了大妗,還有化妝、花藝設計、製作環保產品等,不過婦女修畢課程後,往往因工時太長,難以照顧家庭而放棄:「可能雄心壯志地入行,但很快就會打退堂鼓。」於是乎,協會嘗試自行成立社企「好日子」,以婚嫁服務將上述手藝串連,婦女便可以自僱形式工作,時間較為彈性。

萍姐指年齡較大的大妗,看來比較有經驗,更加受歡迎。(好日子Facebook圖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