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八婦女節】麾下過百男郵差 郵政「女大幫」用汗水建立威信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推開沙田中央派遞局的分信部鐵門,數十名身穿深綠衣服的郵差,正忙碌地將信件地址逐一「掃描」,再熟練地放在樓層夾內。密密麻麻的信架之間,萬綠叢中一點紅,正是高級郵務督察區惠芬,監督各人的分信情況。她,是本港僅有的兩名女性「大幫」之一。

「一介女流」要率領逾百郵差絕不容易,初時更備受質疑,但她願意用行動建立威信,落力跟各郵差實地派信,上山下海流著同樣的汗水:「我不是只坐冷氣房,不知前線做什麼。其實他們多辛苦,大幫是知道。」

區惠芬從前線做起,5年前署任高級郵務督察時,曾擔心未能管理近百個路段的派遞工作,一度萌生放棄念頭。(盧翊銘攝)

+3
+2

1986年,區惠芬加入當時的郵政署,任郵務員負責櫃位服務、分揀郵件等,一做便16年。其後獲晉升為高級郵務員,繼而晉升至郵務主任,多是做文書工作,至5年前、2013年遇上新挑戰,接手高級郵務督察、人稱「大幫」的工作,負責監管郵差工作及人手調配等。

在中環郵政總局的時候,下屬以男郵差居多,少不免會有被人質疑,她坦言署任期間掙扎又擔憂,「大家知道我的背景,沒有做過郵差,心裡會想我有什麼能力勝任。」

區惠芬表示,任職郵務員期間,曾上堂學習溝通技巧,故現時要求下屬執行任務時,會說:「你覺得咁樣做會唔會好啲?」(盧翊銘攝)

理解前線郵差辛勞 「女大幫」炎夏出動

初時,她屢遭下屬「明知故問」考自己;一班男同事圍起聊天時,見她走近便安靜散去。

為建立互信橋樑,她走向前線跟隨派信。在炎熱夏天,她和郵差頭頂烈日在長洲「攀山涉水」四處派信,「我只是徒手跟住走,都已經大汗淋漓,跟得很辛苦,更何況他們揹16公斤郵袋出勤,按時間路線表又不能行太慢。」她形容流著同一滴汗的經歷,加深明白前線辛勞,「他們反映問題,我可以從他們角度理解困難,幫助他們解決問題。」

郵差服務是按地區的路段劃分,外勤郵差會先在所屬路段的「紫箱」拿取郵袋,再按設計好的路線依次派遞,以節省時間。去年她調至沙田分區,即駕車行遍派遞的98個路段,當中一段在觀音山,「負責的郵差試過遇上大霧,上山後伸手不見五指,又無法接收信號,我就說安全至上,不要急住派信。」

每位派遞郵差會負責當區的一段路,而沙田分局的範疇包括大埔及黃大仙的部分地區。(盧翊銘攝)

+3
+2

當郵差們出動派信,她總會輕聲叮囑:「小心啲,記得飲多啲水。」作為女性上司,她認為軟性的說話技巧是其優勢,「男上司未必說得出口,但他們聽到關心說話,從眼神會感受到他們是接受我的。」

她說,通常不以命令口吻分配工作,相反會先對同事說明事件背景,對方了解清楚便會做得好。她又不喜歡私下對同事說工作安排,「要說就向大家說,避免有同事誤會我對不同人說的版本不同。」

區惠芬認為,傳統以男郵差為主的郵政中,樹立威信毋須嚴詞厲色,而是有自信及關心下屬。(盧翊銘攝)

沙田中央派遞局平均每日處理20萬封信件,當中地址填寫不清、欠資等屢見不鮮,郵政在其網站提供郵寄地址正確格式及郵費計算,方便市民使用,亦方便郵差工作。

一段字、一封信,由寄出至收下,是郵差承托住兩個人的連繫,而「大幫」則肩負監察使命,讓「郵差叔叔送信純熟迅速送出」流傳下去。

根據資料顯示,香港郵政聘請的派遞男郵差為2060人,女郵差為 51人;「男大幫」有6人,女大幫則有兩人。

+3
+2

派遞郵差每日到所屬路段的「紫箱」中,拿取郵袋後,便開始逐家逐戶派信,而郵務督察則會依照時間表,巡視郵差工作情況。(盧翊銘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