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企辦霓虹燈工作坊傳承手藝 師傅難忘為梅艷芳製作舞台裝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曾是本港獨特的街道風景、「不夜城」象徵之一的霓虹燈招牌,近年陸續被迫清拆,霓虹燈師傅更是買少見少。然而,有社企利用網絡力量,為傳統工藝注入新動力,推廣工藝師傅的人生故事的同時,更利用O2O (Online To Offline) 營銷模式,舉行霓虹燈製作工作坊,現已有逾百人參加,讓傳統手藝繼續傳承。

入行逾30年的霓虹燈師傅胡智楷,有份製作中環中銀大廈外牆、旺角朗豪坊天台的半圓形球體霓虹裝置,但原來對他而言,體積較小的室內霓虹燈擺設,是更難製作。

要數胡師傅最難忘片段之一,是為已故巨星梅艷芳在紅館舉辦的演唱會,製作舞台燈光效果。

社企「傳耆」利用網絡力量推廣傳統工藝師傅的人生故事,更利用O2O營銷模式,舉行霓虹燈製作工作坊,胡師傅(左)是最初合作的師傅之一,右為「傳耆」共同創辦人及執行總監梁藹婷。(歐嘉樂攝)

胡師傅的工作室內,擺了不少其製作的霓虹燈作品,部份作品更連接機械部件,為霓虹燈加入動態效果,能左搖右擺。(歐嘉樂攝)

關上室內燈光,在約150呎黑暗的工作室內,黃色、紫色、藍色不同形狀的霓虹燈散發著暈眩耀目光彩,自2013年屋宇署收緊監管大廈外牆招牌後,不少承載香港歷史的霓虹招牌被迫清拆,霓虹燈師傅更是買少見少。

霓虹燈師傅胡智楷在工作室內,先利用粉筆在光管上畫上記號,然後在近1000度高溫火槍上反覆燒熱,將筆直的光管一屈,再吹氣定型,每個動作乾淨利落。

愛玩火入行30年 1000度高溫火槍燒熱霓虹燈

一屈一扭,一個對稱的「A」字不消十多分鐘便展現眼前,巧妙的手藝始於17歲那年暑假,胡師傅隨從事霓虹燈裝嵌的父親回公司做暑期工,栽入時間洪流中霓虹燈最輝煌的時代,80年代霓虹燈師傅不足,暑期工時老闆便給予眾多機會,本著「覺得好得意,日日都可以玩火」,胡師傅一做便是30幾年。

霓虹燈在近1000度高溫火槍上反覆燒熱,再屈曲定型,胡師傅表示,工作最辛苦的地方之一是太熱。 (歐嘉樂攝)

+7
+6
+5

「日日都可以玩火」,但玩火其實亳不輕鬆,胡師傅表示,工作最辛苦的地方之一,是要抵受攝氏1000度高溫火槍,直言好熱:「當年冷氣無今日咁勁,可以吹風扇,但只吹住隻腳,因為唔可以吹到嗰火。」

胡師傅表示,近年所製作的霓虹燈亦由以前的大型招牌,轉至小型室內擺設。(歐嘉樂攝)

全港只餘7至8位師傅 最年輕的亦40歲

霓虹燈標誌著香港最風光的年代,胡師傅憶述,70年代香港經濟開始起飛,不同行業的商人有錢去訂做霓虹燈招,例如香煙廣告、酒樓、桑拿等。他表示,置於天台的霓虹燈是最大型的,例如灣仔伊利莎伯大廈天台、有近廿年歷史的Panasonic霓虹招牌,而在80年代時一個大型霓虹燈已能盛惠幾百萬元。

隨LED燈逐漸普及,胡師傅表示,相較霓虹燈最風光、全港有近20至30名師傅的歲月,現時全港只餘約7至8位師傅間中製作霓虹燈,最年輕的亦已有40歲;所製作的霓虹燈,亦由以前的大型招牌轉至小型的室內擺設。

曾是本港獨特的街道風景、「不夜城」象徵之一的霓虹燈招牌,近年不少承載本港歷史的霓虹燈被迫清拆,圖為佐敦白加士街的麥文記麵家的霓虹燈招牌,亦於今年初被迫清拆。(資料圖片)

4500枝霓虹燈點亮中銀外牆 小型裝置更難製

大型霓虹燈招牌雖然減少,但原來旺角朗豪坊天台的半圓形球體、中銀大廈外牆的燈光裝置也是由霓虹燈所製,胡師傅亦有份參與其中。然而,他直言體積較小的室內霓虹燈擺設,遠較朗豪坊等大型裝置更難製作。

他透露,朗豪坊半圓形球體及中銀外牆約4500枝的霓虹燈,大部分是直光管,毋須屈曲,直言:「放喺室內嗰啲先最頭痛,因為全部都係眼望、手摸到嘅範圍,可以睇到個缺點出嚟,要好小心去做,先可以瑕疵少啲。」

製作霓虹燈涉多個步驟,將霓虹燈屈曲至固定形狀後,需要進行真空處理。 (歐嘉樂攝)

為梅艷芳製舞台燈光最深刻

做過大大小小不同的霓虹燈,胡師傅憶述最深刻的片段之一,是當年為已故巨星梅艷芳在紅館舉辦的演唱會,製作舞台燈光效果,然而作為霓虹燈師傅,只負責前期光管製作,大部分時間留於工作室內, 但因為那次有光管壞了,安裝師傅未有時間取回,胡師傅直接將製成品送至紅館,正好碰上梅艷芳進行彩排。

霓虹燈手藝逐漸消失,但胡師傅認為一日仍有人需要,工藝亦不會失傳,而社企「傳耆」近年更利用網絡的力量重新為傳統工藝注入動力,不但透過社交平台推廣傳統工藝師傅的人生故事,更利用O2O (Online To Offline) 營銷模式,舉行港式奶茶入門班、霓虹燈製作工作坊等,讓手藝得以傳承。

與社企「傳耆」合作,胡師傅於過去一年間共舉辦了約10個工作坊,有逾百人參加。(歐嘉樂攝)

傳承的意念,來自於「傳耆」共同創辦人及執行總監梁藹婷(Joyce)的個人故事,她表示,媽媽煮飯很厲害,想保留媽媽煮飯的那個味道,直言一個小小家庭亦有想傳承的文化,放諸社會,現時租金高企、滿街淘寶貨品扼殺傳統手藝的生存空間。

因此,利用自身於數碼銷公司工作的經驗,Joyce於2016年成立社企傳耆,而胡師傅便是Joyce最初合作的師傅之一,過去一年舉辦約10個霓虹燈工作坊,每次約有12人,而現時的候補名單更有約1000人等候參加。

曾有一、兩名參加者有意再深入了解霓虹燈手藝。被問及會否收徒弟,胡師傅表示,要視乎對方誠意,因學習手藝並非一時三刻之事,至少要半年時間才能掌握。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