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策分析】麻疹再度肆虐 強制接種MMR疫苗值得港府考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日本最近爆發麻疹疫情,香港亦出現懷疑由泰國輸入的零星個案,不免引起擔憂。其實,香港學童接種「三合一」MMR疫苗(麻疹、腮腺炎和德國麻疹混合疫苗)的比例不低,但鑑於近年反疫苗聲音逐漸浮現,政府亦未有強制所有家長必須讓子女接種疫苗,部分家長拒絕為子女接種MMR疫苗,成為防疫漏洞。

事實上,世界衛生組織曾在2010年提出2015年消滅麻疹的目標,但最終未能按時實現,例如日本近十多年不時出現大大小小的麻疹爆發,而之所以有這種情況,是因當地反疫苗聲音高漲,政府廿多年前取消小童強制接種疫苗安排。歐美國家近年反疫苗情況亦嚴重,以致麻疹疫情死灰復燃,部分國家已改變思維,將接種疫苗視為國民須盡的「義務」,保障公共衞生,立例強制小童接種疫苗,違例的家長需要受罰。

沖繩接連出現麻疹個案。(資料圖片/視覺中國圖片)

延伸閱讀:【冬季流感.拆局】疫苗vs反疫苗 謝安琪的疑惑 二百年前已解答

反疫苗聲音充斥 日本1994年取消強制MMR注射

正如《香港01》早前提及,自疫苗於200年前發明後,反疫苗爭議一直沒有止息過。反疫苗者可能是基於保守的宗教觀點,又或是認為疫苗會有不同的副作用。縱然疫苗技術已不斷進步,風險已大幅降低,可是仍有不少人寧可冒患病風險,拒絕讓自己或是孩子接種疫苗,相信其他坊間的「自然療法」。其中MMR疫苗,更是爭議的核心。

例如現時出現麻疹疫情的日本,1966年起引入麻疹疫苗,MMR疫苗則在1989年引入。只不過在1993年,當地發生無菌性腦膜炎病例,被指與腮腺炎疫苗株Urabe AM 9有關,因此政府全面回收MMR疫苗。到1994年,政府基於公眾恐慌,把MMR疫苗由「強制性」接種改為「建議」,由民眾自行決定。自此,日本政府在疫苗政策上也趨向保守。

隨之而來的,是麻疹病例增多,例如2014年多達462宗、去年至少189宗,本年至今也已突破100宗。每到麻疹高峰期,當地中、小學都會可能出現或多或少的患病個案。另外,由於麻疹的傳染性極高,因此今次有旅客將麻疹病毒帶到沖繩,當地很快就爆發疫情,並且傳到東京、大阪等地區。

一幅1802年的畫作,反映當時不少人擔心接種牛痘疫苗之後,會變成半人半牛的怪物。時至今日,仍有人憂慮接種疫苗「會將動物及人類的DNA交叉感染。」(維基百科圖片)

延伸閱讀:【政策分析】流感疫苗接種率低 市民枉送命 扔五億救火又如何?

法國近年有10病例患麻疹致死 去年宣布強制接種疫苗

在歐美,類似的反疫苗爭議更烈。其中英國醫生安德魯.韋克菲爾德(Andrew Wakefield)在1998年發表報告,聲稱MMR疫苗與自閉症有關。當然報告其後被發現篡改數據,韋克菲爾德亦被指與疫苗生產商打官司,具有明顯利益衝突,其本人亦因專業操守問題被吊銷執照。

可是傷害既成,「疫苗=自閉」的流言在一些家長圈子之間已不脛而走,反疫苗團體也不停煽動這種恐慌。結果,近十多年歐美MMR疫苗的接種率明顯下降,如法國前年一項調查發現,多達31%受訪者對疫苗持懷疑或不信任態度,僅52%人表示接種疫苗好處多於其風險。2008年至2016年間,法國全國出現逾2.4萬宗麻疹個案、1,500宗嚴重併發症、10宗相關死亡病例。

由於情況愈來愈嚴重,法國政府於去年中宣布,今年起所有學童須強制注射11種疫苗,包括MMR、乙型肝炎、百日咳、肺炎鏈球菌疫苗等。法國總理菲利普明言,十九世紀著名法國微生物學家巴士德已發明了瘋狗症、炭疽病等疫苗,法國作為疫苗先驅,如今仍有小孩死於麻疹,完全不能接受;意大利也在去年通過法例,規定兒童必須接種10種疫苗,在6歲時仍未接種相關疫苗的兒童,將被禁止上學,家長也會被罰款500歐元(約4,760港元)。

高永文承認,本港並無強制接種MMR的規定。(資料圖片)

延伸閱讀:【政策分析】流感疫苗缺貨 本地生產議而不決 又關數碼港事?

香港MMR覆蓋率高 惟反疫苗聲音始現

回看香港,衞生署自1990年起,為所有1歲的男女小孩提供MMR疫苗注射。1996年起,該署再進一步將注射次數增至兩次(1歲及小六),1998年再改為1歲及小一,沿用至今。根據政府提供的資料,由1995年起,兒童的MMR疫苗覆蓋率一直維持98%至99%左右,高於社區免疫屏障所需的95%。

不過,本港並無強制注射的做法。2015年5月,立法會議員麥美娟向時任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高永文問到,家長是否有權拒絕安排其子女接種疫苗。高永文表示,衞生署有多個渠道向家長鼓勵接種疫苗,所有疫苗都屬於自願性接種。如家長拒絕為其子女接種疫苗,母嬰健康院醫護人員會了解原因,糾正關於接種疫苗的誤解,並解釋拒絕接種的風險。然而,衞生署並沒有備存拒絕接種疫苗個案的詳細統計。

目前香港的情況是,反疫苗聲音確實暫時未成社會主流,但已開始出現苗頭,一些反疫苗訊息以訛存訛地傳播,部分家長信以為真。早前冬季流感爆發,社會上已有質疑流感疫苗是否安全的聲音,例如藝人謝安琪、黎明等都一度發表相關言論。縱然袁國勇等專家都出面駁斥,可是以這些藝人的名氣和影響力,引發社會一定迴響。若反疫苗聲音繼續發酵,恐怕會成為防疫隱患。

謝安琪早前發表一段質疑流感疫苗效用的錄音,於網上流傳,及後她承認那是來自她本人。(謝安琪facebook截圖)

多吵無益 政府拍板最實際

疫苗與反疫苗的爭議持續上百年,發放流言成本很低,一段錄音、一個分享鍵就可令不實流言四散,造成的傷害卻十分大,一般民眾也不會去深究背後的科學原理為何。要是認真去爭辯,很可能只會演變成公婆各說有理之局,各執一詞。

但客觀事實是,只要多一個市民相信反疫苗訊息,社會就增加一分疫病爆發的危險。過往數十年的發展已經證明,減少接種疫苗令一些原本可以預防的疫病再度爆發。持平而論,香港的MMR疫苗注射已算做得不錯,但在如今醫學昌明的年代,麻疹的個案一宗也嫌多,要是患病導致死亡或是其他永久損害,更是不可接受。

這牽涉的核心問題,就是到底接種疫苗是一種「個人選擇權」,還是「公共衞生問題」。若是後者,每名市民都有義務接種疫苗,防止染病,以免疫病在社區擴散。因此說到最後,還是得靠政府出手一錘定音,立下法規強制注射MMR疫苗,防患於未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