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打工仔忍夠! 職工盟遊行倡復設集體談判權、標時立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天是五一勞動節,多個勞工團體發起遊行,為本港逾300萬名打工仔爭取權益,職工盟以「忍夠﹗站出來﹗」為題,近300名工友於維園進行集會,及遊行至政府總部,並提出六大訴求,包括立法標準工時、保障集體談判權、訂立外判工人生活工資等,要求港府保障勞工尊嚴。

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指,海麗邨清潔工罷工揭示外判商血汗剝削,九巴工潮則曝露長工時、低工資問題,打工仔已「忍夠」政府卸膊、財團壟斷及打壓工會,勢向不公義說不。

遊行人士於維園集會,高叫「長工時害死工人,衰政府助紂為虐」、「立法標準工時,還我家庭生活」、「忍夠財團欺壓、我要集體談判權」等口號,並遊行至政府總部,政府有派員接信。大會指全日遊行人數有2200人,較預期理想。

職工盟表示,本年先後發生海麗邨清潔工工潮、九巴車長罷工等,而強積金對沖初步方案中,亦充滿魔鬼細節,威脅本地工人的外勞政策亦蠢蠢欲動。此外,香港打工仔一直面對長工時問題,難與家人相處,個別工種亦因長工時而衍生種種意外、工傷,甚或過勞死。

+3
+3
+3

職工盟300名工友在勞動節遊行。(陳淑霞攝)

外判護衛員鍾先生,從事保安行業逾十載,目前時薪只有34.5元。(盧翊銘攝)

職工盟主席吳敏兒批評,政府至今仍未就標準工時、集體談判權,以及全民退保作出承擔,認為政府僅偏袒及顧及商界,漠視工人利益,要求政府就標準工時立法,保恢復集體談判權,設立生活工資以保障工人權益。

她指,標準工時議題懸而未解,惟未看見今屆政府有誠意解決。她又指,部分致命工業意外因長工時而起,「香港人工低,做到半死都要做。」,又質疑港府「大細超」,偏坦商界遂拒推標時;對於取消強積金對沖方面,她認為政府的劃線方案補貼僱主12年,有傾斜商界之嫌,厚此薄彼,「咁劃界前年資長、被對沖的員工又有邊個補貼?」

外判保安時薪僅得最低工資34.5元

外判護衛員鍾先生,從事保安行業逾十載,惟在現行外判制度下,外判公司易手後工友過往的年資不受承認,時薪僅隨著最低工資調整,目前時薪只有34.5元,坦言生活艱苦。他又說,政府應以生活工資以作工資標準,以保障工人基本生活。他又批評,政府容許外判制度剝削工人權益,應盡快撤銷外判,還工人公道。

新巴車長批運輸署倡條例修訂 變容許公司勞役工友

新界第一巴士公司職工會副理事長林康濂指,在大埔嚴重交通車禍後,運輸署倡修訂《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包括特別更次的車長,其最長工作時間仍可長達14小時。

他指,許多車長因長期工作休息不足,形容修訂條例變相容許巴士公司要求車長14小時工作、勞役工友。林要求當局可撤回修訂建議,並減工時加工資,改善車長工作情況。

浸會大學,理工大學及香港大學等八間大專院校的社工系系會,組成社工聯會參與遊行。理工大學應用社會科學系系會外務副會長謝錦華指,社工聯會有兩個訴求,包括訂立標準工時與恢復集體談判權。「希望標準工時可以去到每星期最高44小時,另有1.5倍的超時補薪。」她指,政府在2016年提出合約工時,令人感覺政府在進一步縱容僱主剝削勞工,社工聯會表示強烈反對,「其次是自97年香港回歸後,集體談判權被臨時立法會凍結了,自此工人運動並無法律權力在背後支撐」,她期待恢復集體談判權,以約束僱主真正聆聽僱員的聲音。

政府發言人回應指,一直致力改善勞工權益及保障,亦會在多管齊下提升各行各業的職安健。同時,又稱正積極跟進取消強制性公積金對沖安排,現正就此與商界及勞工界等主要持份者交換意見。當局又指,由勞工及福利局局長成立的跨局跨部門工作小組,會在今年第三季之前完成檢討。政府亦正探討改善產假的可行方案,下半年得出初步方案後會提交勞工顧問委員會討論。

另外,最低工資委員會正進行新一輪法定最低工資水平的檢討,並會在十月底前向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提交建議報告。而在標準工時方面,政府發言人表示勞工處正透過三方小組為11個指定行業制訂行業性工時指引,供僱主參考及採用,以改善僱員的工時安排。勞工處亦正全速檢討職安健法例的罰則,以加強阻嚇作用,並期望於本立法年度內提出修訂相關法例的方向性建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