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動節】接丈夫死訊以為「電騙」 遣孀嘆漫長追討為折磨

撰文:趙楚翹
出版:更新:
很多工殤死者家屬,都依靠工業傷亡權益會的指引,不至於傍惶無助。(趙楚翹攝)

去年10月,邱女士突然接到來歷不明電話,話筒中,對方向她查問關於她丈夫的資料,她憂慮是電話騙案,先後兩次掛線,再致電丈夫手機確定,怎料接電話的,已不是丈夫本人……那兩個電話,是警方來電,接丈夫電話那位「不知名」的人,原來是丈夫的同事:「你先生跌了下來……」,邱女士聽到語氣不是說笑,趕赴醫院,接到噩耗。

11歲的兒子患亞氏保加症,邱女士原本全職在家照顧小朋友,丈夫為專業搭棚師傅,入行十多年。「原來真的可以所有事一夜間轉變。」邱小姐指,先生在14歲已修讀建造業課程,每次工作都將安全放首位,甚至會自購安全設備,「試過有徒弟開工嗰日跟咗第二個師傅,點知就出事,跌傷左,做唔返呢行,先生當時好激動,話一唔跟佢就出事」。

出事至今半年,「冇人會諗過發生這種事,一定是沒有經驗處理,當時除了傍惶,就只有傍惶」,邱小姐說幸有工業傷亡權益會的幹事在旁提供意見和提點程序;「公司負責人本來只付5萬元恩恤金,我唔識呢啲,全靠有鄧姑娘提點」,後來金額增至13萬,邱小姐坦言金額不能應付至少1年的追討過程,但因不想再花時間糾纏,故接受了,但自己卻再投身工作,由於兒子有情緒問題,故上班地點要鄰近住所,方便照顧。

「媽媽不要哭,爸爸喜歡你笑」

「仔仔個病令佢唔識表達自己,先生出事後,他變得更懶散,老師話佢上堂甚至會望向窗邊」,「頭兩星期出事,我地更會鬧交,我會怪他不生性,不懂體諒」,但時間過了,邱小姐指冷靜過後,兒子還會走過來安慰她,叫媽媽要笑多點,因為爸爸愛你笑多過哭。

「工業意外一單都嫌多」,她坦言長時間的追討,與不同部門周旋、無盡的等待,對她來說是一種折磨,她沒再追問那麼重視安全的先生為何會出意外,但一單意外,足以改變一個完整的家庭。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