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聯會主席何俊仁嘆本土衝擊:就算華叔在世 六四晚會仍分裂

最後更新日期:

魯迅曾說:「地上本沒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過去27年,支聯會走過的路始終如一,但伴行者近年不增反減,甚至有人另闢蹊徑尋新路。

面對本土思潮冒起,以及學聯退出的雙重夾擊,支聯會似乎已走到改變的十字路口。外界對支聯會以至「六四晚會」的求變聲音,愈來愈響亮,到底今年維園能否依舊遍地燭光呢?

支聯會主席何俊仁接受《香港01》專訪時說,絕不為迎合本土派而更改任何綱領,坦言早料與學聯分道揚鑣。他又認為,即使支聯會創會主席司徒華仍然在世,亦難阻今天的分裂局面。

何俊仁相信,梁頌恆在最後一刻退選再參選,應該可以成事。(資料圖片)

1989年5月21日,8號風球高懸,百萬市民冒雨參加大遊行,支聯會順勢成立。近27個寒暑過去,支聯會歷盡風雨,成功頂住內地政權打壓,卻敵不過本土思潮冒起。與支聯會並肩作戰27載的專上學生聯會(學聯)近日決定正式退會,外界不免擔心支聯會後繼無人,平反六四等目標再難薪火相傳。

支聯會外的人求變心切,但身處漩渦中的何俊仁,對此不以為然:「學聯並不代表所有年輕人,我們即管看看,今年六四晚會還有多少年輕人會來。」他透露,自3月底有傳媒報道指,學聯打算另起爐灶舉辦六四晚會時,就預料雙方可能有分道揚鑣的一天,雖然他樂意與學生代表溝通,商討未來會否合辦晚會,但相信作用不大,「有些人不是在講道理,有些事情需要他們慢慢覺悟。」

本土派非傳承六四精神

需覺悟的是哪一方,當下未能揭盅。何俊仁多番強調,六四晚會遍地開花,並不會令支聯會支持者流失,因為無論是學聯還是本土派,他們舉辦晚會的初衷,都與支聯會不同。何俊仁深信,他們只借六四議題探討本土問題,並非真正關心六四或哀悼六四死難者,更遑論承傳六四精神。

何俊仁不擔心集會人數下跌,支聯會五大綱領亦會「企硬」堅守,即使綱領之一的「建設民主中國」近年屢遭抨擊,惟何俊仁再三強調,支聯會絕不為迎合任何人而更改綱領,又形容要求支聯會更改綱領的人士根本是「走董建華路線」,因擔心得罪權貴而找藉口避談「中國」。

他激動地反問,「你們不敢做都算了,為何還要反對甚至批評我們去做?」

談到支聯會,不得不提創會主席司徒華。華叔生前出席最後一場六四晚會,曾經在台上道:「只要活着一天,我都會和大家手牽手、肩並肩,走到目的地。」這段發言曾經撼動人心,但人心會變,距今五年,我城光景不再。

本土思潮衝擊下,六四維園的燭光有可能趨向暗淡。(美聯社)

晚會人數非控制範圍

「這肯定不是華叔所樂見的,但我相信,就算是華叔在世,也難以避免,只能順其自然地任其發展。」何俊仁語帶無奈,又帶點憤慨道:「由本土思潮而引發的分裂和爭議,歸根究底是被共產黨逼到萌芽,隨後又在梁振英製造的土壤中滋長。」

儘管如此,何俊仁仍對支聯會前景感到樂觀,「在這種情況下,支聯會每年仍可凝聚一股不小的力量,這本身就是人類的歷史紀錄,如果今年六四晚會可以有10多萬人出席,我都不知道會有多開心。」然而,近年維園燭光減少是不爭事實,何俊仁惟有拋下一句補充:「人數歷年來有高有低,不在我們的控制範圍」。

晚會出席人數高低,何俊仁無法控制,但六四晚會形式,以至支聯會的風格,難道沒半點改變空間?綽號「鐵頭仁」的他斬釘截鐵表示,支聯會只會沿用自己的方法,去延續舊有的傳統活動,如每年六四前夕的放風箏、長跑和大遊行等。他堅信,這才是傳承。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