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天邨工潮】單親媽媽當清潔工獨力養家 嘆外判商拖遣散費無良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觀塘順天邨外判清潔工作,由一班老弱婦孺包辦,以勞力揮汗自食其力,不過,做到雙手起繭的背後,卻只能換來微薄的最低工資,是全港僅餘0.9%、領取時薪34.5元的基層中的基層,更遭外判商拖欠應得的遣散費。

單親媽媽容姐是這班弱勢工友其中一員,她在順天邨内倒垃圾13載,卻從沒為此自憐自嘆,全因這微薄薪水是她自力更生的憑證:「就係唔想依靠政府,想自己養起頭家」,偏偏屢遇無良外判商,遣散費不但可能被強積金對沖蠶食,更因勞工權益認知不足,屢遭資方「走數」。本港勞權落後兼外判制不公,困獸鬥般的欺壓,終迫使她與工友們走上抗爭之路,要求前僱主發還應得的血汗遣散費。

工友們向房委會投標小組主席張達棠遞上請願信,可港府可介入事件。(陳淑霞攝)

逾廿名觀塘順天邨外判清潔工人,不滿前僱主拒付遣散費,今日(5月17日)發動警示式罷工,並前往房委會總部請願,要求房屋署介入。工會指,外判商「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誘使工友簽署自願離職信,企圖逃避支付遣散費責任,逾半參願罷工的清潔工年資達到6年或以上,更有逾廿年年資工友,估算外判商拖欠涉款共逾廿萬元。

緊牙關撐住頭家 供書教學盼兒子成才

順天邨井字型的迴旋長廊,清潔工拖著垃圾桶、朝著垃圾槽方向走過的身影,容姐是其中一個。

她今年50歲,早年喪夫,需獨力照顧兒子。她家住順天邨,結果該屋邨的清潔工職位,成為她傍徨中的浮板,生計暫且可以順利過渡。但即使已經咬緊牙關撐住頭家,容姐對兒子仍然感到虧欠:「但都對阿仔唔住,喺佢幼稚園嗰陣我都已經出去返工,沖涼、著衫都要靠佢自己,都無辦法。」

與兒子相依為命多年,容姐不但在家中身兼父、母兩職,在外更要一人打兩份工,做清潔工之外,更會做地盤兼職、散工多賺個錢,只希望可繼續供書教學,養兒子成才:「個仔依家17歲,希望可以供到佢上大學」。

不願意出鏡的容姐,既是順天邨居民,亦是順天邨清潔工。50歲的她早年喪夫,靠微薄收入獨力養家,更遭前僱主拖欠遣散費。(洪業銘攝)

為方便照顧兒子 工資微薄也要忍

最低工資實行7年以來,容姐由時薪28元年代,到今時今日的34.5元,她一直「肉隨鉆板上」,多年來人工沒多沒少,薪水只跟隨最低工資水平浮動。不過累計時薪6.5元的增長,連一份報紙也買不起,月領8千多元的她,生活實在捉襟見肘。

容姐之所以仍然捱下去,因為清潔工分作早、晚更工作,午間數小時休息的空檔,是容姐留下來的堅持:「(休息空檔)可以買餸煮飯、睇住個仔,唔使驚佢學壞。」

不過,有得亦有失,清潔工的辛勞非人人頂得順,容姐包辦11層樓的倒垃圾工作,熱天時汗水淋漓,更要承受其他住客的白眼:「有時拖住垃圾入𨋢,啲人會掩住個鼻調頭走。」

順天邨有清潔工友被前僱主拖欠遣散費逾5個月。(資料圖片)

因海麗邨罷工覺醒 走上維權之路

容姐多年來生活勞碌,卻鮮有了解到自己的應有勞工權益,但今年初海麗邨罷工事件,清潔工成為閃光燈下主角,勞工權益意識抬頭,容姐始驚悉自己一直被資方「走數」,她多年來替數個外判商打過工,但完約時也沒分毫遣散費賠償:「會唔憤氣,明明自己應得,但一蚊無拎過。」

身邊同事個個七老八十,容姐已算是較年輕的一位,她今天暫擱工作,放下掃帚,聯同工友們一起參與工會罷工,於房委會總部外請願,冀作為「大老闆」的政府承擔責任,為一眾工友討回公道。記者問她可擔心新偏主留難嗎?她說不怕:「我哋已經同咗上頭講咗,罷工係我哋權益,無得話對我哋秋後算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