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天邨工潮】清潔工遭剝削仍留守崗位 工友啞忍多年各有苦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順天邨清潔工今(5月17日)發動警示式罷工,冀港府督責涉事外判商,向工友發還應得的遣散費。不時有新聞指,一些基層工種缺人嚴重,例如有餐廳出到兩萬月薪也請不到洗碗工,但房署屋邨外判清潔工,卻月領僅八、九千元的最低工資、做到身水身汗,或許不少人或狐疑,工友們何以選擇繼續留守崗位,甘被無良僱主勞役剝削?

根據記者親身接觸了解,今次站出來的工友們,清一色是順天邨居民,繼續留守崗位各有苦衷,有女士因丈夫退休,為生計而被迫外出工作養家,又要同時兼顧家庭;亦有老邁長者因生活費不足難以安老,要繼續「活到老做到老」,工友們各有前因不怨苦,無奈同遭前僱主壓榨,迫不得已下只能站出來,盼討回公道。

逾20名順天邨清潔工促請房署介入,協助追討遣散費。(陳淑霞攝)

順天邨清潔服務目前由「民順清潔有限公司」接手,不過逾半工友由前承辦商「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繼承過渡,惟英華於完約時游說工友跟隨到別區工作,否則需簽署自願離職信,若簽了紙,就等同放棄領取遣散費的權利。結果賓主關係結束了,遣散補償沒任何著落,更有工友甚至不知道遣散費是何物,不明不白地遭資方「走數」。

有其他薪金待遇較好的工作可供選擇,奈何因多個問題,他們只得繼續做低薪清潔工。(陳淑霞攝)

年邁丈夫退休 「無文化」師奶幫補家計

50多歲的李女士是這班抗爭工友之一,入行前她不是沒試過其他工種,她做過火鍋店廚房兩年多,不過舖租急升,結果執笠收場,她亦因此失業。沒知識、無文化,是她對自己工作能力的總結:「可以做得啲咩?基本上都無乜得揀。」

她的丈夫是退休公務員,不過卻是鐵飯碗之中的最基層,在職時僅月領萬餘元工資。退休後雖有幾千元長糧,但根本不夠一家5口生活,結果做慣「師奶」的李女士,需要接力賺錢養家,與老公「互換」角色。

李女士一家的3個仔女尚未出身,最細的仍在就讀小六,雖有丈夫分擔家務,但他年事已高,亦讓李女士憂心忡忡:「佢今年70歲,試過有次湊阿女返學嗰陣行斜路,撞車撞到飛起咗。」選擇留守順天邨工作,遂成她迫不得已的選擇,結果一做便5年多:「起碼有啲咩事,返屋企都可以近啲。」

海麗邨工潮於上年年尾發生,遭拖欠遣散費的清潔工終得到的特惠金作補償。(資料圖片)

蕭女士做足21年 年資高不等於工資高

另一位清潔工蕭女士在順天邨做足21年,論工作年資,她可算是數一數二,不過做得耐又如何?人工不會以年資遞增,由當時97年入行之初的4千多元,跳升至現時的8千多元,倍增升幅源於法定最低工資水平調整,但期間香港經濟向好、股樓價格飛漲,種種經濟成果卻沒福同享,糧單上依然是顯示著最低工資。政府外判制下,價低者得是「遊戲規則」,結果僱主從員工薪酬著手,減省成本,於行內司空見慣。

「啲細路要返學,貪呢份工近近地,可以睇住頭家。」與其他工友一樣,照顧家庭是她選擇於邨內工作的主因。不過,年逾60歲的她,日做夜做,身體早已捱出毛病,腰酸背痛,有時侯垃圾堆積如山,甚至會推不動,她唯有找「外援」幫手,「以前老公都係喺呢度做,依家間唔做會走落嚟幫吓我,不過佢都70歲喇。」記者問她可望退休?她苦笑道:「都無諗呢啲,做得幾多得幾多啦。」

逾廿名觀塘順天邨外判清潔工人不滿前僱主拒付遣散費,今(17日)發動警示式罷工。(資料圖片)

廿名清潔工今到房委會總部請願

逾廿名觀塘順天邨外判清潔工人不滿前僱主拒付遣散費,今(17日)發動警示式罷工,並前往房委會總部請願,要求房屋署介入,督責外判商「英華清潔服務有限公司」盡快發還估計逾廿萬元涉款。

《香港01》記者今早及下午曾先後致電「英華」,對方以負責人不在公司為由拒作回應。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