患罕見病中年婦淚灑羅致光前 申訴申領綜援被DQ後頭暈送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關愛基金舉行第四次諮詢會,有近百名公眾人士出席。有參與諮詢會的罕見病患者落淚控訴,突然患上重症肌無力症,喪失工作能力,因不符合綜援資格,經濟負擔極大,她直言「我想問我仲有咩生存機會?」她在諮詢會後段感到頭暈及無力,完場時需由救護員到場為其供氧並,並送院治療。

惟出席會議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未有直接回應其問題,僅在回應各與會者意見時,簡略指「N無人士」已涵蓋在今年財政預算案推出的關愛共享計劃。

關愛基金舉行本年度第四場諮詢會,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左)出席聽取在場市民意見。(余俊亮攝)

出席關愛基金本年第四場諮詢會的聶小姐,在會上提問時說,她人到中年突然患上重症肌無力症,不能工作,她的強積金亦差不多用完。患病前,她租住月租7,000元的單位,但患病後租金及醫療費用成為沉重負擔,同時因沒有入息證明未能轉租其他單位。

繳付租金高於綜援 申請被DQ

聶小姐其後向社署申請綜援,獲回覆指由於她繳的租金比綜援額更高,不會獲批,惟現實是有很多其他類型的資助都只讓符合綜援資格的人申請,她激動落淚質問:「我想問我仲有咩生存機會?」

我想問我仲有咩生存機會?
罕病患者 聶小姐

聶小姐人到中年患重病,不能工作,儲蓄將花盡,卻不合符申領綜援,淚灑當場。(余俊亮攝)

身兼關愛基金專責小組委員會主席的勞工及福利局局長羅致光未有直接回應聶小姐的提問,只在回答與會人士意見時概括地指,「N無津貼」自推行以來已是「補漏」措施,而「N無人士」已涵蓋在今年財政預算案推出的關愛共享計劃,各人受惠的金額需視乎家庭人數及財政狀況而定。

台下問羅致光有否牙患

有市民詢問羅致光「請問你有無牙患?」羅點頭,市民續指現時65歲或以上長者,只可在11間政府的牙科診所免費求醫,建議政府增加牙科診所服務,並增設牙科醫療車,服務偏遠地區長者。亦有其他市民要求政府將關愛基金資助長者鑲活動假牙的計劃,變得更靈活,而非限制長者需一次過使用。

聶小姐在諮詢會後段感到頭暈及無力,完場時需由救護員到場為其供氧並將她送院。(陳倩婷攝)

羅致光未有直接回應聶小姐提問,僅稱「N無津貼」自推行以來已是「補漏」措施,各人受惠的金額需視乎家庭人數及財政狀況而定。(余俊亮攝)

羅致光:睇牙費用過高令人「牙痛」

羅致光回應指,自己過往亦曾為私家牙科醫療費用過高而「牙痛」,政府並非不知道本港牙科服務不足夠,但需時間令牙科服務「由無到有」,長遠會以增加牙科診所數量及增加牙醫培訓為目標,會再研究關愛基金是否可補充這方面。

另外,有不少與會者是劏房户,無申領綜援及低津等資助,促當局提供水電津貼,以應付劏房業主濫收水電費。亦有團體重提1999年的綜援津貼,要求政府提供包括租金津貼、搬遷津貼、水電津貼及眼鏡津貼等資助,予健全成人及兒童綜援領取者。

羅致光表示,部分資助屬綜援制度,與關愛基金無太直接關係,上述資助須於政策層面討論應否推行。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