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澳茶座三盞燈月底結業 老闆娘回首過去:成功的榮譽歸於父母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穿過海味店林立、遊人如鯽的大澳永安街,走到相對平靜的太平街,步過通往三涌的小木橋,盡頭處便是能飽覽大澳日落美景的三盞燈茶座。然而,昔日飄搖河上的三盞燈,本月31日便會隨夕陽西下,老闆娘Julia亦要暫別其咖啡店夢。

茶座即將結業,大澳土生土長的老闆娘Julia有感開咖啡店的目標已完成,感謝上天給予她夢想成真的機會;為回饋社會,下月中更將免費招待弱勢社群。

Julia說,年少時曾嫌棄過大澳,但畢竟故鄉滿載童年時與父母相處的回憶,「我以今年88歲的媽媽為傲。我希望將三盞燈成功的榮譽,送俾爸爸媽媽。」

大澳三盞燈茶座的「三盞燈」,分別代表父母、老師和身邊人。(林若勤攝)

現齡56歲的黃樹蓮(Julia)是大澳原居民,是家庭中「第七女」,5歲時經歷喪父之痛,其母親隨後帶同9名子女舉家遷往九龍灣當年的木屋區。然而,年輕時期的Julia對大澳並無好感,因為在她過往的記憶中,進入大澳需歷經長達8小時的舟車勞頓。

雖為原居民 惟年輕時對大澳並無好感

Julia長大後曾到日本留學,後來移居英國,開始著手經營地產生意。她形容,地產生意永遠是強調金錢,但其開咖啡店的夢想並無熄滅。

Julia經常與顧客談天說地,分享其理念。(林若勤攝)

3年前重返 發現最好嘅地方原來係故鄉大澳

在2015年,她與英國籍丈夫Steven Thriscutt重回大澳度假,發現故鄉祖屋附近的小橋流水、令人讚嘆的日落;她還發現,在步伐急速的香港社會中,大澳還有一份繁華都市中難得的悠閒,「原來最好嘅地方唔係法國、瑞士、英國,原來係自己嘅故鄉,大澳都有美麗一面,唔只係一條『鹹魚街』。」

還是覺得故鄉好,但如何留得住?如何將一份感傳遞?Julia的四哥,是祖屋繼承人,經過Julia的多次遊說,最終接納了開茶座的建議,更一手包辦裝修。四哥由初時的抗拒,變成今日經營茶座的愉快,除肩負茶座的維修、裝修重任,更不時會招呼客人,面帶笑容地與不同國籍的顧客聊天。

三盞燈茶座內擁有逾50本顧客留言簿,Julia視如珍寶。(林若勤攝)

大澳景色令居英格蘭丈夫印象難忘

「大澳的群山令我想起蘇格蘭,駛過小艇的畫面猶如身處威尼斯(The hills remind me Scotland. The boats remind me Venice.)。」丈夫Steven雖然長居英格蘭,但坦言大澳的美景令他十分難忘,兩年來多次穿梭港英之間。在本月初,Steven悄悄地飛抵香港,給妻子一個驚喜。

因茶座未能領長期牌照只好結業

然而,Julia本月(5月)9日毅然在Facebook專頁宣布,三盞燈茶座將於5月31日結束營業。她向記者解釋,結業主要是因為兩個原因:「第一,我屋企係英國,結業之後我就會返去;第二,因為茶座無長期牌照,被人咬住唔放。」

丈夫Steven Thriscutt說,大澳的群山令他想起蘇格蘭,駛過小艇的畫面猶如身處威尼斯。(林若勤攝)

+4
+3
+2

「三盞燈」代表三份情

對於經營兩年的心血要結業,會否覺得可惜?Julia說,「三盞燈」代表父母、老師和身邊人,「好多人都忽略咗老師,其實老師都係大家人生中其中一盞指路明燈。」與三者一樣,Julia認為「三盞燈」的存在不能用金錢衡量,要時常保持感恩,「我無覺得可惜,因為我已經完成(開咖啡店)目標,夢想成真,感恩上天給予機會。」

母親曾因嫁予因意外截肢父親而遭嘲笑

Julia跟記者分享說,父親是一名漁民,後來因意外需要截去單腳;當時其母親十分年輕,背後被人指指點點,笑她嫁給了一名「跛腳佬」。Julia感激母親一直以來的養育之恩,眼泛淚光道:「我以今年88歲的媽媽為傲。我希望將三盞燈成功的榮譽,送俾爸爸媽媽。」

Julia眼泛淚光地說道:「我以今年88歲的媽媽為傲。我希望將三盞燈成功的榮譽,送俾爸爸媽媽。」(林若勤攝)

雖然三盞燈茶座剩下的日子不多,Julia仍堅持經營理念,鼓勵顧客慢慢享受、不要趕,坐上8個小時甚至一整天都不介意:「你唔可以催我,我都唔可以催你。」她不斷鼓勵到訪的年輕人,靠雙手絕對可以創未來。

下月將免費招待弱勢社群

為回饋社會,三盞燈茶座於6月12日至18日期間,將免費招待社會各界弱勢社群、社福機構及有需要人士,Julia說:「橫掂啲食材都唔會帶得走,幫我宣傳下,俾更多弱勢社群可以嚟享受大澳美景。」

(左起)四哥、Julia及其丈夫Steven。(林若勤攝)

+5
+4
+3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