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周報.專訪下】黃遠輝以普洱比喻粉嶺高球場:視作平常可建屋

最後更新日期: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下稱小組)4月26日展開為期五個月的公眾諮詢,這一場「土地大辯論」至今已過了五分之一。宏觀18個土地選項之中,不外乎三大選項引起社會各界激辯,包括是否收回粉嶺高爾夫球場、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及公私營合作的模式發展私人發展商持有的閒置新界農地等。

土地供應小組主席黃遠輝素愛品茗,他接受《香港01》專訪時,以一直鍾愛的普洱比喻粉嶺高球場,認為珍惜的人自然會珍而重之;相反,對一些視為如飲白開水的部分人而言,高球場或許只是一幅相對較平的地皮,倒不如用來建屋。

在十八個的土地選項之中,有三個選項最受社會爭議。(梁鵬威攝)

開腔談論三大爭議選項    

當黃遠輝被問及,會以什麼茶葉比喻粉嶺高球場?他想了一會,笑稱會以自己鍾愛的普洱比喻。「普洱就是愈舊愈好、愈久遠愈醇厚,價值就愈珍貴,但同時它亦是一種很平凡的茶。」

他認為,懂得欣賞普洱的人,會珍而重之地看待,細細品味它的五味,但普洱同時是一種平凡不過的茶葉。同樣地,從這兩種角度看待高球場,自不免呈現兩極化的意見,高爾夫球運動的愛好者,自然珍惜周遭悠久的歷史、茂盛蒼翠的樹木等;但同時間也可以如飲白開水般平平無奇,「可能對部分人來說,(高球場)只是一塊相對較平的地,如果在無土地的情況下,不如興建公屋吧。」

《香港01》早前揭發,立法會議員何君堯的家族公司擁有粉嶺高爾夫球場旁約12萬呎農地,而他曾兩度於立法會發言,並投票反對有關收回高球場的動議,惟事前都未有申報家族的農地利益。(資料圖片/李澤彤攝)

黃遠輝不認同政府對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是勢在必行。(梁鵬威攝)

發展郊野邊陲地非「勢在必行」

今次土地選項中,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亦引起極大爭議,不少環保人士憂慮一旦發展邊陲地帶,將會撼動1976年制定的《郊野公園條例》,借勢摧毀40年來保護港人後花園的金鐘罩。

不過,黃遠輝卻不認同政府對此選項勢在必行,「如果是勢在必行,就不會納入選項之中。」他透露,小組內部討論時,認同應將房協研究的兩個選址一同諮詢,倘若社會最後不支持開發郊野公園邊陲地,他認為可叫停房協開展中的工作,日後亦不會進一步展開規劃及工程的顧問研究。

他明白社會擔心邊陲地帶難以定義,一旦打開缺口,未來政府對郊野公園的發展便可以「長驅直進」;但他認為,未來可制定機制,確保郊野公園的淨面積不會因發展而減少,例如將高生態價值的地區納入郊野公園的範圍,以騰出其他土地興建公屋。

是否發展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引起社會迴響,但黃遠輝認為最終是否開發,也要視乎公眾諮詢中的取態。(資料圖片)

評公私營合作:政府效益遜發展商

要數土地小組面臨最大的暗湧,便是涉及四大發展商在新界坐擁逾千公頃的農地儲備。作為短中期的土地供應,政府可透過公私營合作的方式,釋放土地儲備,惟民間狠批此舉變相默許發展商囤地牟利,當局不應傾斜發展商的利益,而應援用《收回土地條例》(下稱「條例」)收回囤積的農地,由政府牽頭規劃及發展,才是真正的「急市民所急」。

黃遠輝認為公私營合作可借助市場力量,其成本效益較高。(資料圖片)

黃遠輝一再重申,如果土地不在新發展區內,引用《條例》的法律門檻較高,「如果無辦法肯定所有收回的地段均用於興建公屋,動用《條例》會牽動法律上的不確定性。」此外,政府牽頭的項目,須通過撥款等既定程序,時間相對冗長。採用公私合營模式,可以借助市場力量,當政府投入一定比例的公帑提供基建,便可換取公屋數目,成本效益較高。

至於坊間擔心的官商勾結,黃遠輝指可委託政府外的獨立機構制定相關政策,釋除疑慮。他相信每一個選項都值得考慮,只要開拓持續的土地儲備,社會才能重奪土地發展的話語權,既然沒有無痛的選擇,社會就要作出取捨,為最需要幫助的一群着想及出發。

上文節錄自第113期《香港01》周報(2018年5月28日)《重奪發展主導權 重設土地儲備 黃遠輝點出「大辯論」兩大意義》。

瀏覽更多大灣區文章:【01大灣區專頁

瀏覽更多周報文章︰【01周報專頁

《香港01》周報各大書報攤及便利店有售。你亦可按此訂閱周報,閱讀更多深度報道。

立刻Like!讚好《01新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